《藏海花》官宣主創引爭議,張魯一又要扮嫩,張起靈再度邊緣化


6 月21 日後看到《藏海花》官微發布主創陣容後,心中不再僥倖,南派三叔終於還是對自己的《藏海花》下手了。

再看一眼“鐵三角”的人物海報,不用看評論我就明白,除了王胖子這個演員角色沒有人“反駁”,吳邪和悶油瓶的選角,又能為娛樂圈增添一波爭論的話題。

張魯一的演技其實不用質疑,科班畢業還有執導的經驗,但他對自己的年齡認知有一定的偏差,不僅僅是因為他在《大秦賦》中,以40 歲的年齡飾演13 歲的嬴政有明顯的違和感。

更重要的是他後來接受采訪時強調,製片方曾給他傳輸:“古人的壽命比現代人更短,13 歲已經娶妻生子上陣殺敵了。”

也就是說製作方認為13 歲的嬴政,是傳統意義上的“成人”,而張魯一本人也認可,所以出現了13 歲的嬴政,長著40歲男人的臉出現這樣的尷尬現象。

無論這件事張魯一後期怎麼辯解?其實都挺蒼白。

而且最重要的是,作為八零後的張魯一“先天”條件欠缺,明顯長得比較成熟,說他是七零後也不違和,因此他演的一些影視劇,CP 很難調和,尤其是和青年女演員搭戲,有“隔輩”的既視感。

延伸閱讀  鄧麗君的死是個迷,25年後鐘南山一語道破,發現法國男朋友的真實身份

可能《藏海花》製片方也知道張魯一飾演的是33 歲左右的吳邪形像上有一些吃力,首發的海報中造型做了一定的修飾。

張魯一鬍子全刮,用了一個極好的側臉顯得不那麼蒼老,但問題是照片就是“照騙”,演劇時本身就長得很著急的張魯一能讓觀眾不齣戲,才是根本,海報不足以說明問題。

更關鍵的是,只要一想到《重啟》中年齡快40 歲的吳邪,是由朱一龍飾演的,再去看張魯一演33 歲的吳邪,怎們看怎麼尬。

小說中的張起靈和影視劇中的張起靈,有很大的配比偏差問題。

在小說中張起靈是故事的核心人物,甚至可以說是盜墓中的“神”,他是吳邪苦苦追尋多年的故事源頭。

熟悉所有地下探險的危險,即便在他自己失憶時,被越南佬作為誘餌投放在墓室中,陳皮阿四找到他時,也是滿地下的“粽子”殘骸,而他赤身裸體的坐在墓室中面無表情。

但是到了影視劇中,這個角色的高光卻被刻意地褪下。

我們可以看到2015 版的《盜墓筆記》,楊洋飾演的張起靈雖然有一些“端”著,但還有小說中張起靈的風範,他的角色“配比”也就比李易峰稍遜一籌。

後來其他版的張起靈似乎就開始漸行漸遠,很多版本中都啟用了新人飾演張起靈,可能真人劇中張起靈這個角色實在不好拿捏,只能將他邊緣化,甚至成了鐵三角中的工具人。

這部劇中的張起靈也同樣如此,看到“張康樂”時費力思索了一番,還是沒有想起他有什麼成名作品,後來查了資料才知道也是科班生,在去年的犯罪動作電影《掃黑· 決戰》中飾演專案組組員周全。

延伸閱讀  年初一肝了4部電影,《奇蹟》最催淚《四海》最拉跨,《水門橋》預定票房冠軍

整體看外形沒有太大的欠缺,五官還算立體,側臉的海報還有點像許凱,最主要的就看在劇中的演技發揮了。

雖然這部劇沒有其他消息透出,但看主演陣容就大致可以預判,這又是一部邊緣“小哥”的作品,心中相當不平。

要知道其他系列中用吳邪做主角都沒有問題,但這部《藏海花》事實上是追溯“小哥”身世的,影視劇還是如此操作,就讓人意難平了。

故事是在小哥進入青銅門5 年後,吳邪已經平靜了一段時間,金萬堂突然帶給他一個消息。

告訴他從張家古樓裡帶出的蝎子圖案與悶油瓶有關。

心中始終無法安定的吳邪開始去尼泊爾和墨脫尋找與悶油瓶有關的線索。藏海花故事的玄幻色彩非常豐富,特別是和悶油瓶有關的橋段。

吳邪拿到悶油瓶的筆記,知道了他當年進入雪山的前因後果。張家從帝王手中拿到過一隻刻著龍紋的石盒子,是死囚從山體之中挖掘出來的,皇帝無法打開,求助於張家長輩。

盒子被打開後,家族長輩連夜密會,一夜之間很多事情發生了變化。而在雪山中而來的悶油瓶,也有一隻傳世的盒子,悶油瓶說:“打開那隻盒子是一個錯誤,有些東西,不知道也就無所謂了,一旦知道,就會扛上不可挽回的命運。”

最讓人感興趣的是” 閻王騎屍”的小說橋段,原本出現在唐卡上的“鐵閻魔羅騎屍”,座下女屍眼盲,用肘部和膝蓋爬行,如同餓鬼一般,造型比閻王的造型更加狠厲突出。

而造訪這裡的悶油瓶看見的女孩,也是手腳全被打斷,眼睛也瞎了,難不成女孩兒就是閻王的坐騎?這一點讓熟悉詭異事件的悶油瓶都很疑惑,明顯有不祥的預感。

但坑人的三叔對這段又沒有合理解釋,她是獻給閻王的祭品?還是什麼儀式?就在日記中斷了線,讓人心癢難耐。

延伸閱讀  男明星直播14天吃喝拉撒,網友想起19年前郭德綱:關櫥窗像耍猴

我想在小說中三叔都填不好坑,在劇中估計更難演繹,《藏海花》能不能爆,真的得看天命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