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圈頂級排面,終究也難逃一垮


港片裡最大的黃金配角,今天徹底告別了。

昨天下午,曾經在香港仔避風塘停泊近46年的海上餐廳“珍寶海鮮舫”,在南海遇到風浪。儘管拖船公司試圖救援,但最終還是入水翻轉、逐漸沉沒。五天前,它剛剛在無數市民的注目下被領航船拖離香港,前往東南亞。

日媒當時的報導。當時有人接受采訪時說“好像一個親人離開我們,希望它能早日回來。”

沒想到短短幾天,大船就以讓人想不到的速度和方式說了永別。儘管官方尚未明說要放棄打撈,但在聲明中表示“事發地點水深超過1000米,打撈工程非常困難”。不少網友因此猜測,長眠海底或許將成為這艘大船的最終命運。

雖然今年被看作是娛樂圈的懷舊之年,但這無疑是最讓人心酸的一次。作為香港最具代表性的建築之一,珍寶海鮮舫是香港電影的“黃金背景板”,也是那個時代所有金光燦燦事物的凝結。就像是光芒璀璨的大樓上,從來都不可缺少的霓虹燈。如今它在離開香港的途中沉沒,戲劇化到如同小說裡的劇情。彷彿命運的手猛然顯現,拎出了這個“樓起樓塌”故事中橫跨世紀的草蛇灰線。有人引用《後會無期》歌詞,表達自己對它沉沒的唏噓:“當一艘船沉入海底……你不知道他們為何離去,那聲再見竟是他最後一句。”對於沒去過香港的人來說,珍寶海鮮坊的名字或許還有點陌生。直到看到它的夜景照片才會恍然大悟,“這船原來我曾經見過的。”

紅牆綠瓦、雕龙画鳳的船上“宮殿”,在海水映襯下顯得光彩奪目。堪稱對燈紅酒綠的最佳註腳,也讓它一度頗受港片的青睞。

還記得《食神》結尾的超級食神大賽嗎?

讓頭髮花白的史蒂芬週踏浪而上的那艘船,正是珍寶海鮮舫。

在這裡,他做出了讓人欲罷不能又忍不住流淚的“黯然銷魂飯”。而女評委當時就坐在船中最標誌性打卡景點——“龍椅”上。

《無間道2》中,吳鎮宇飾演的倪永孝試圖讓家族重振旗鼓。作為轉折點的回歸晚宴剛好開在珍寶海鮮舫上——那也是他父親生前最常光顧的餐廳。去之前他說出了那句著名台詞:“搞定這次,我們倪家以後就可以抬起頭來做人。”然而最終他死在弟弟懷裡,終究沒能看見家族揚眉吐氣的那天。

除了港片,很多國外大片也喜歡在珍寶海鮮舫取景。

最離譜的是1995年上映的《哥斯拉之世紀必殺陣》。

這個大怪獸來到香港時,第一件事就是來到避風塘“參觀”。

冒著濃煙的身影,配著船上頗具辨識度的大燈牌“歡迎光臨”,還真有幾分黑色幽默的味道。

《中華小當家》中,劉昴星對戰黑暗料理界首領。

對方的大本營“樓麟艦”,同樣是以珍寶海鮮舫為原型。

當劉昴星摘下眼罩,一片漆黑中船上的燈光突然依次亮起,顯出大船全貌。

在一片柔光中,樓麟艦彷彿是飄浮在水上的龐大城堡。

前幾天珍寶海鮮舫被拖走的視頻中,彈幕裡有網友覺得“這裝修配色好土”。但往回倒數幾十年,說它是“海上浮宮”一點不為過。

珍寶海鮮舫是賭王何鴻燊的產業。 1972年,何鴻燊跟“珠寶大王”鄭裕彤合資,從王老吉手中買下了這艘船。

因為建造過程中發生火災,王老吉無力維修,當時它已經荒廢了2年。

延伸閱讀  林心如一家三口聚餐,居家打扮身形臃腫,5歲小海豚圓臉盤太像媽

為了把這艘“破船”翻修成高檔水上食府,何鴻燊花了大約3000萬港幣。

當時避風塘里還有另外兩個類似的海上食府:太白海鮮舫和海角皇宮。後來何鴻燊將它們統統收購,整合成了“珍寶王國”。

在2013年何鴻燊病重之前,幾乎每個生日都是在這艘船上度過的。

1976年開業時,珍寶海鮮舫的豪華程度確實讓人震驚。

裝修整體仿皇家風格,門上、牆上處處裝飾著塗金浮雕和彩石圖案。

四周設著龍頭噴泉,宴會廳更是以“金鑾”和“太和”等宮殿名稱命名。

還精心打造了一把“龍椅”,供賓客拍照。

儘管70年代就開業了,但在很多香港市民的印像中,珍寶海鮮坊名氣最大的時候其實是90年代。

那也是香港文化在全亞洲乃至全世界範圍內,最繁榮的一個時期。

遊客從世界各地而來,一到晚上,岸邊的停車位上永遠停滿了車。

據說甚至連送顧客上船的擺渡船夫都忙到七手八腳,月收入能達到2萬港幣。

這座燈火輝煌的“海上宮殿”,曾是世界眼中香港繁華的象徵之一。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1994年鄧麗君在日本TBS電視台最後一次的公開演出,就是以珍寶海鮮舫為背景。她深情地唱起日語版的《我只在乎你》,背後船上燈火影影綽綽。只是輝煌總是很難留住的——一年之後,鄧麗君因突發疾病在泰國清邁去世。

今天有不少網友,談起自己當年在珍寶海鮮吃飯、遊玩的經歷。

其中特別唏噓的那部分人,他們的回憶也大多也集中在90年代初期。

內地的經濟剛剛開始起步,而當時香港的娛樂業、消費業在全亞洲都是出類拔萃的。

作為其“繁華”符號的集大成者,珍寶海鮮舫帶給我們的情緒衝擊更加強烈。

由於海鮮舫停泊在避風塘的中間,顧客需要先乘坐接駁船。

在黑夜中慢慢靠近燈火闌珊的大船——很多網友都對這個場景印象深刻。

“夜幕中搖著小船向光輝華彩的舫間駛去的時候,彷彿墜入一個千年之前綺麗的夢。”“漆黑的夜裡彷彿飛過無數色彩絢麗的燈帶,伴隨著汽笛的轟鳴飛快匯入海洋。”

這些感慨現在看來可能會有點誇張。

比如2018年韓綜《新西遊記》裡這個“登舫畫面”,看起來甚至跟普通景點的燈光秀沒什麼兩樣。

延伸閱讀  劣跡明星為複出有多拼?羅志祥扮路人,鄭爽壯膽撩官媒,夠狠!

但放在90年代,這就是所有“燈紅酒綠”幻想的具象化表達。

由於珍寶海鮮舫一直以來走得都是高端定位,又加了一層豪華buff。

除了“坐小船”外,另一個被網友頻頻提到的特點是“貴”。餐廳有“粗到嚇人的瀨尿蝦”,以及更嚇人的高昂價格。 “92年畢業參加公司歡迎宴會,一桌海鮮7000港幣,對當時的我來說猶如天方夜譚。”“我不記得當時吃了什麼菜餚,只記得在龍椅上扮皇帝。”在珍寶海鮮舫沉沒之後,人們開始重看它的沒落。通常會把時間撥回到2013年——從當時到疫情前夕,珍寶海鮮舫已累計虧損了1億港幣。但其實在更早的時候,這艘海上皇宮已經開始走向衰退。

幾乎是它在新聞裡、熒幕上大放異彩的同時。

開頭提到了那些化用、取景於珍寶海鮮舫的影視作品,很多都拍攝於2000年之後。但這些熱鬧的表象,更像是一種延時的倒影——反映的不再是繁榮本身,而是人們對所謂宮廷風、豪華餐廳羨慕的餘暉。

2003年,珍寶海鮮舫出現了《無間道2》裡,還有不少重頭劇情。

但在現實中,它同年虧了980萬港幣。

這艘船上的很多名人故事,都出自2000年之後。 《碟中諜2》到香港宣傳,周潤發請湯姆·克魯斯來吃海鮮。

籃球明星麥迪的“第一口魚翅”,據說同樣是在這裡品嚐的。但名人效應也無法掩蓋這座豪華飯店的不合時宜。比如當我在網上搜索麥迪吃魚翅的新聞時,映入眼簾的第一個標題是——

高端的食材、豪華的裝修,曾經讓珍寶海鮮舫吸引全世界的目光。但隨著光環的消失,每個曾經讓它備受讚譽的元素,又都變成了“過時的玩意”。 “珍寶王國”中的另一艘舫船海角皇宮,1999年被賣到菲律賓。 2011年因為經營不善,又被運到青島停泊。原本按照設想,它依然會成為一個海上高端餐飲場所。然而直到今日,這艘船未能投入運營。珍寶海鮮舫的隕落沒它姐妹這麼快,但尷尬的境遇是類似的。前幾年有當地博主去做“探店”,毫不留情地點評那些龍鳳紋、雕樑畫棟:“有點too much,有點土。”

主廳提供的龍袍合照,90年代曾是必須打卡的時髦項目。而後來,照片上標註的50港幣連帶旁邊的皇宮戲服,統統成了掉價的笑話。

這次珍寶海鮮舫在南海傾翻,網上有不少聲音懷疑是“故意的”。一是對它承受海浪的能力存疑。

有人指出,要想在開闊海面保持平穩,船舶中部滿載吃水線到甲板上緣需要保持一段相當的距離。

而珍寶海鮮舫的船身幾乎完全浸入水下,彷彿一棟樓飄在水上,“本質上就是個大號竹筏,離開港口基本就等於要翻船”。

二是珍寶海鮮舫確實已經變成了“砸在手裡的生意”。原本就只有遊客衝著那點港片情懷去打卡,疫情以來游客減少,又給了這座食府重重一擊。 2020年1月,珍寶海鮮舫將130多名工作人員裁減至60人。 3月宣布停業,直到今天。母公司曾在聲明中提到,他們一直試圖跟各個企業和機構溝通無償捐贈事宜,也就是白送。但因為每年都要耗費600萬港元維修保養,營業又遙遙無期,始終沒人接這燙手山芋。期間,香港海洋公園曾經試圖將其改造為一處文化旅遊景點。然而去年年底又拒絕了捐贈,因為“沒有找到停泊點和第三方運營公司。”

離開香港,是因為牌照到期。

找不到可供海鮮舫停放的船廠泊位,才計劃把它送到東南亞,以降低存放成本。

延伸閱讀  黃磊小區跑步被偶遇,真人被贊一點都不胖,像三十出頭的精神小夥

珍寶海鮮舫的母公司至今都沒有公佈,他們原來計劃將這艘大船拖到哪個國家、哪個港口。

但這似乎也已經不重要了,它已經尋到了自己的去處。

昨天聽說沉船的消息,大多數人都在惋惜。

但也有人慶幸——它曾經如此輝煌過,與其在遺忘中腐爛,還不如就這樣轟轟烈烈地沉入海底。

但我卻止不住想起,5天之前翡翠台報導珍寶海鮮舫被拖離香港的新聞。

一位香港市民來岸邊目送這艘船。提到“看著它來,又看著它走”時,不禁摀住了嘴哽咽。

離開了燈火的點綴,珍寶海鮮舫頂部的綠瓦顯得尤為破敗,霓虹燈也舊舊的。

它的廚房船在之前就已經意外傾翻,靜靜躺在主船的側面。所有的細節,好像在預示著一場夢境的終結。

在這條新聞快結束時,主持人提出了一個當時還沒有人知道答案的問題:“這座曾經被稱作最大海上食府的珍寶海鮮舫,最終會遺落何處呢?”畫面裡的大船沒有回答。只是在一聲響亮的汽笛鳴聲後,緩緩駛向遠方。 “築得起,人應該接受,都有日倒下。”“就似這一區,曾經稱得上美滿甲天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