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WeWork的困境導致其抵押貸款支持證券價格暴跌



北京時間5月11日消息,WeWork停止支付租金、重新談判數百份租約的舉動,正波及商業抵押貸款市場,導致該公司的債券價格暴跌。自從冠狀病毒大流行導致商業活動陷入停滯以來,隨著大批租戶尋求租金減免或終止合同,這家共享辦公空間供應商已採取積極行動削減成本。

WeWork的困境導致其抵押貸款支持證券價格暴跌 1

這打擊了依靠WeWork的租金來支付投資者的商業抵押貸款支持證券(CMBS)。 CMBS交易將商業抵押貸款捆綁在一起,以支持新債券的發行,這些債券具有不同程度的潛在違約風險。

據房地產數據提供商Trepp,價值約55億美元的CMBS包括WeWork作為承租人的物業,其中包括該公司在紐約和舊金山的一些旗艦辦公地點。

5212-itmiwry7544622.png

與傳統寫字樓相比,此次疫情使投資者更容易受到WeWork租約短期性質的影響,更容易出現空置率上升的風險,而傳統辦公樓往往有更長期的租戶,這給WeWork自身支付租金的能力帶來了壓力。

“這是一個未經測試的商業模式,”賓夕法尼亞互助資產管理公司(Penn Mutual Asset Management)CMBS負責人詹妮弗·裡珀(Jennifer Ripper)表示。她補充道,“問題”是,一旦解除封鎖措施,WeWork的租戶是否會回來。

在對一宗WeWork支持的交易進行評級時,標普環球(S&P Global)警告稱,“在經濟低迷時期,聯合辦公的商業模式是否具有可持續性,在此期間,隨著就業形勢的變化,租戶可能會迅速取消其會員資格。”

由高盛(Goldman Sachs)和花旗集團(Citigroup)推出的CMBS債券,由舊金山金融區一間辦公室提供資金,該辦公室擁有屋頂露台和健身中心。 WeWork在加州街600號(California Street)租下了這棟大樓的一半以上,並通過相關實體佔有大樓的很大一部分——晨星公司(Morningstar)的分析師去年曾對這一集中提出擔憂。彭博(Bloomberg)數據顯示,在這筆2.4億美元的交易中,評級最低的部分已從3月份的逾100美分跌至73美分。

Trepp的數據顯示,WeWork位於洛杉磯的威爾希爾庭院辦公室(Wilshere Courtyard Office)獲得了4.1億美元的貸款,該辦公室位於奇蹟英里博物館區(Miracle Mile museum district)的拐角處,是所有CMB中規模最大的一筆貸款,這一評級為“投資級”的BBB級債券已經從3月份的不足100美分下降到82美分。

CMBS市場下跌之際,WeWork租戶抱怨難以取消租約或凍結租金支付。米歇爾•奧曼(Michelle Orman)在紐約布魯克林的一家WeWork辦公室為自己的精品公關和通信公司租用了一個空間,她對英國《金融時報》表示,5月份後不會續租。

奧曼表示,由於在目前的環境下無法前往辦公室,她曾試圖提前取消。最後,她說她通過協商降低了5月份的房租。奧曼表示,“在這段經歷後,她無意重返(WeWork);我無法支持一家背棄企業家和小企業的企業。”

WeWork拒絕置評。

“WeWork相信我們門店地理位置和我們與世界各地租戶關係的長期前景,”該公司表示,並補充稱,正在與600多名租戶進行“誠信”談判,以“惠及所有相關方”。

去年,在首次公開發行(IPO)流產、聯合創始人亞當•諾伊曼(Adam Neumann)辭去首席執行官之後,該公司開始評估即將關閉的物業。儘管日本軟銀集團(SoftBank)向WeWork注入了現金,但分析師警告稱,該公司未來一年可能面臨現金短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