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不可一世”的魯豫,到底得罪了哪些人?


提到娛樂圈路人緣最差的主持人你會想到誰?

有人說是張大大,有人覺得是謝娜,也有人認為是“陳魯豫”。

魯豫曾憑藉《魯豫有約》這檔節目紅遍全國,同時也因為創造出讓眾多明星尷尬的“名場面”黑爆全網。

圍繞在她身邊的爭議聲不斷,大多數都是對她某些低情商發言感到不滿,以及過於削瘦的身材不適。

“她是只會一句我不信嗎?”

甚至有網友在看過節目後,對魯豫到底是如何當上主持人這一點非常納悶。

可魯豫的水平真的有網友們所說的那般不堪嗎?她路人緣斷崖式跌落又是惹毛了誰?

1

相信許多讀者都看過一篇“魯豫翹二郎腿和院士握手”的報導。

2016年,清華大學彭教授在節目中,指名道姓的點評魯豫“最沒文化”。

簡單來講,就是魯豫在節目中坐在沙發上,無論對誰都是微笑著等待嘉賓來到面前握手,全程翹著腿不起身。

這一點有人推測,一是魯豫為了掩飾骨瘦如柴的腿部缺陷,故意設計成這樣的動作。

另一方面,也是節目組想營造出一種嘉賓來做客的感覺,讓觀眾有代入感,走親民路線,彼時很多節目都曾採用這種相似的方式。

不過,在某次採訪中,上來的嘉賓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魯豫一如既往的行為引起了大眾的不滿。

“她的腿沒毛病啊,怎麼能如此傲慢無禮!”

其實,從道德角度來批判魯豫在這件事中的對錯,與她實際的工作能力沒有太大關係,她被觀眾討厭也是因為有鮮明的對比。

比如在《開學第一課》中,董卿採訪許淵衝老先生的那一集,短短三分鐘的時間,董卿在一旁下跪三次,舉起話筒,一舉一動充滿了對老人的尊敬。

實際上,那次也不是魯豫第一次引發眾怒,在此之前,她也曾因為一些口出不遜陷入輿論風暴。

在採訪影帝梁家輝時,只要對他稍有了解的便知道,當時的他對妻女有多寵愛,幾乎是所有人眼中模範好父親、好丈夫。

一般情況下,其他主持人會把這部分一筆帶過,最多就是問一些生活上兩人甜蜜的細節,然後轉到事業方面,提問一些在成為影帝前的勵志經歷。

但魯豫卻劍走偏鋒,句句不離家庭,最後甚至問起了梁家輝的女兒。

“如果你女兒愛上了一個不好的男人,你會怎麼做?”

一句話直接令梁家輝如鯁在喉,相信如果不是在錄節目,他已經轉身離開。

“當年我老婆嫁給我的時候,我也是一文不值啊,再說女兒要真喜歡上,那也不是我嫁給他。”

類似的情況還擺在了周迅面前。

周迅正興奮地分享曾經遇到的一些趣事,當問到魯豫“你能想像我當時的開心嗎?”

魯豫耿直地潑了盆冷水,以一句“不能想像”,直接令周迅的笑容凝固了,起身就想走人。

雖然強行挽留住了周迅,也重新打開了話題,但當周迅說到自己在家會和自己玩時,魯豫反復強調這是自閉症的表現,又使現場的氣氛達到了冰點。

除此之外,還有黃渤、王力宏、牛群、范偉、姚明等等一眾大咖慘遭奚落。

2

這些有部分人強調這是她的採訪風格,也有網友認為魯豫是基本功有問題。

比如在採訪星爺時,魯豫也跟大多數主持人一樣,從日常生活的角度切入,見識過大風大浪的星爺回答起來也是尤有餘韻。

“我經常會一個人逛街,也不用刻意打扮。”

星爺隨口的一句話,讓魯豫說出了那句“名言”。

“真的嗎?我不信。”

其實,香港的追星熱潮不會像內地那樣,只要明星出現就會被圍個水洩不通,兩個人說的不是一個地方,魯豫的這種“不信”,也是觀眾的一種質疑,在這裡是沒有問題的。

但配合她的語氣和眾多“名場面”,人云亦云之下,怎麼想都覺得奇怪。

延伸閱讀  只變臉型不變五官,這8位明星“脫胎換骨”,直接從一般變絕美

最主要的還是兩人提到《長江七號》後,星爺明顯來了興趣,對影片中的一些台詞開始分析解釋。

當他說到“我很英俊”時,引起了台下一堆人的哄笑,星爺面露疑惑地掃視了一圈,待笑聲停止後,本打算繼續說,旁邊的魯豫卻不合適宜的笑出了聲。

“有那麼好笑嗎?”

說這句話時,星爺明顯帶上了一絲情緒,熟悉他的人清楚,儘管星爺的作品大多是喜劇,但作品中的內核豐富,星爺拍電影的其中一個目的也是為了傳遞出一種精神力量。

在這方面,可以說是相當嚴肅的一件事,魯豫的笑容在當時就顯得不太合時宜。

“同樣的話,假如是周星馳再說,我們就會覺得比較搞笑。”沒有察覺到異樣的魯豫繼續打趣著。

“你覺得好笑嗎?”星爺語氣嚴肅的再次重複了一遍。

“是很好笑啊!”感覺到氣氛不太對勁的魯豫稍微收斂了一些情緒,然後從旁邊的徐嬌那裡打圓場。

“我不應該笑是不是?”

這段在多年後《新喜劇之王》中的一段劇情裡,被懷疑是在內涵當年魯豫與星爺的尷尬場面。

而同樣是採訪周星馳,柴靜卻收穫了星爺由衷的感謝。

在採訪中,星爺在新拍《西遊》中一意孤行地為唐僧加了一段“愛你一萬年”的台詞。

柴靜就這件事與星爺的回答提出了自己的理解:“想在這個時候,說出人生中最想說的話,既是角色,也是周星馳。”

然後引起了星爺的共鳴,“你也有這樣的感覺嗎?”

周星馳紅著眼眶,滿臉的悵然若失,明顯是遇到知音後,情到深處的表現。

這種完全迥異的結果放在一起自然會引起網友的猜忌,但也不能因此走入誤區。

3

魯豫之所以會有種種“低情商、口無遮攔”的表現,除去本身的問題以外,和外在條件也有一部分關係。

首先需要明確的是,主持人在採訪時,為了解答大眾心裡的疑惑,展現出公眾人物最真實的形象,有些時候需要直擊一些敏感點,俗稱“爆猛料”,某種意義上是站在明星對立面上的。

這就意味著主持人如果沒有過硬的實力水準,根本不可能讓“人精”一般的明星大咖心甘情願地展現自己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而相比其他學術性較高,又或者氛圍輕鬆的訪談節目,從《魯豫有約》中爆出的猛料可以說在業界是最多的。

四千多期的節目,上萬個出場的嘉賓,讓它早已成為了近乎“人物資料庫”一般的存在。

其中涉及到的群體,從影視明星到奧運冠軍,包括社會精英、商業大咖、普通群眾等等,跨度之大超乎想像。

各行各業的人由於社會經歷、年齡大小、處世方式、人生感悟等不同,在上節目後的表現也會完全不同。

甚至,一些嘉賓在曾經參加過後,會在多年重返節目,這時為了保證節目效果,必須要找出新的問題。

這些方面,如果沒有充足的知識儲備和業務水平,魯豫又怎麼可能和每個人都聊上幾十分鐘甚至幾個小時呢?

比如,在某次節目中,魯豫與歌手李延亮在聊到最近觀看的書籍時,李延亮賣了個關子,先說的內容,結果沒出三句話,就被魯豫猜出了書名。

也許有人會覺得這些都是提前設計好的情節,這點不否認,《魯豫有約》在早期週更的時候,從最初選題,到中期策劃,再到最後與魯豫討論問題,然後邀請嘉賓,確實會安排這樣的橋段。

但在節目改成日播以後,所有的流程都被大幅度縮短,魯豫往往是粗略地掃一眼提綱,就要忙不可迭的上台。

這也意味著魯豫在節目中的大部分時間都沒有臺本支撐,全靠即興發揮,嘉賓提到的各種冷門知識也主要靠自身的積累補足,面對突發狀況也會因此產生各種各樣的問題。

最終就會出現觀眾眼中“情商低”的種種表現。

4

如果把《魯豫有約》將周更、日更以及日更多年,分成三個階段,魯豫的表現也不盡相同。

最初時,整體看起來和諧舒服,嘉賓不停地在說,魯豫表現得非常有耐心,永遠都是安靜地坐在邊上,從不打斷,只用眼神和笑容鼓勵嘉賓,有時也會順著嘉賓的話表達尊重和欣賞。

這一點在魯豫對古月老師的採訪中可以看出來。

彼時的話題是古月老師與偉人的半生緣,魯豫其中的一個切入點是從特型演員和偉人相似度極高的外形上。

“古月老師,有人說您和毛主席這麼像,是不是當年主席丟失的孩子?”

延伸閱讀  《且試天下》打戲超燃,白風夕白綾玩得溜,比小龍女還颯

對此,古月連連擺手,澄清事實,然後引導到家庭方面的一些事情。

整段節目不僅氣氛非常輕鬆,前後的話題轉折也很自然。

而到了轉變為日更,可以明顯地發現魯豫多出了一些沒事找事的“廢話文學”,以及與嘉賓的“暗中互懟”。

比如在採訪趙本山時,兩人就於月仙演小啞巴的戲閒聊。

於月仙雖然從中戲畢業,有著豐富的演繹基礎,但趙本山先是給了她機會,然後又希望她能夠忘掉這些,打破桎梏,將演技融會貫通,重新回到生活裡。

魯豫將此定性為“給一甜棗,又給一棒槌”。

趙本山反應很快,先是調侃自己最怕遇到專業演員,一遇到專業人士犯怵,緊接著話鋒一轉,對魯豫打趣道:“你不是專業主持人吧?”

儘管聽出了趙本山的言外之意,但魯豫也不好發作,只能尷尬地承認,一笑而過。

這樣的場景出現過很多次。

至於到了節目後期,由於投入與產出失衡,《魯豫有約》做出調整,走精品化服務路線。

再加上隨著年齡的增長,魯豫的精力逐漸減退,也就頻頻出現了許多讓人啼笑皆非的段子,以及能讓觀眾腳底摳出三室一廳的尷尬場面。

比較明顯的是她對黃曉明的一段採訪。

“我這輩子除了幸福什麼都有。”

黃曉明主動拋出了一個話題,一般而言,主持人需要就此話題展開深入,魯豫的反應只有一聲“wow”,沒有絲毫接“包袱”的意思。

大概沉默了幾秒鐘,可能是黃曉明覺得魯豫沒有聽明白他的含義,再次出聲提醒了一下。

“我好難過你知道嗎?”

魯豫平淡地“嗯”了一聲,強行轉移到了別的話題上。

某種程度上,也算是工作上的一次小失誤,當然也可能是有什麼別的原因,畢竟不是本人,真實的想法和情況誰也不清楚,失誤只是網友的一種推測。

不過,由這些也可以看出,魯豫採訪的水准其實一直都在線,各種猛料也在持續跟進,但在多種黑料的遮擋下,大部分人下意識忽略了她自身的優秀。

就好比一張白紙上出現許多墨點,人們的注意力不會去關注紙本身的質量。

5

說到魯豫路人緣滑鐵盧式下降的原因,追溯根源還是與那一次貧困留守兒童的採訪有關。

“為什麼不吃肉?是因為容易壞?還是有什麼其他的原因嗎?”

魯豫彼時地追問別說是孩子,就連觀眾也覺得很扎耳。

誰都清楚那些孩子生活不容易,往常的伙食大多是白米飯就鹹菜,魯豫的行為,更像是在傷口上撒鹽。

“不是,是因為肉太貴了。”

女孩的眼裡已經泛起了淚花,魯豫卻還是一副咄咄逼人的姿態,讓人倍感煩悶的同時,也深切地感受到觀念上不可逾越的鴻溝。

這一點與蘇芒發出“你不吃雞蛋,不喝牛奶”的疑惑後,引發的“明星天價餐補”事件殊途同歸。

支持魯豫做出這樣行為的根本原因還是源於她的經歷和資本。

魯豫的家人都是從事播音工作,從小就生活在優渥的環境裡,而長大後又憑藉努力躋身商圈闖出一片天地。

雖然不能說是“十指不沾漢陽水”的大小姐,但起點和取得的成就便使她與底層群眾有一種隔閡。

據說,當年從央視離職後,魯豫在《魯豫有約》中每年的收入高達百萬,而在之後的《超級演說家》中,單是報酬便收穫了633萬。

同年,魯豫又入股某能量公司,以325萬的股票份額,一舉狂賺3800多萬,此外,儘管沒有官宣,但還是有媒體爆出她是最少6家公司的老闆。

不僅如此,魯豫住的地方是歐式風格的別墅,隨便一個包價值不下4萬,每年接廣告和代言的勞務費也有1000多萬。

這樣的家世也難怪魯豫會發出“何不食肉糜”的疑問。

6

不過這些都不是魯豫“無禮”的藉口,如果硬要解釋,她對所有人的“傲慢”可能是一種偽裝。

延伸閱讀  央視製作國慶音樂晚會,龍洋搭檔新面孔完成主持

魯豫曾有過兩次婚姻,但結果都以失敗告終。

在第一段與美國丈夫的婚姻裡,有網友傳出魯豫被騙錢,又被家暴的傳言,現在的“皮包骨”和無法生育,也是當時留下的後遺症。

從那時起,魯豫在事業上展現出了女強人的一面,一路高歌猛起。

整個人也像是披了一層刺猬皮,凡是有人靠近,都會被她的鋒芒刺傷。

比方說在節目轉型戶外後,魯豫與洪金寶的那一期。

前者提到功夫,洪金寶順著說可以教魯豫幾招防身術。

師父教徒弟不可避免的會有一些肢體接觸,這種行為在觀眾眼中是比較正常的。

但魯豫卻表現出了強烈的抵觸,三番五次的想要“逃跑”,這種本能的反應也體現出魯豫極度缺乏安全感的一面,女強人外表下的柔弱,也許那才是她真實的自我。

說回魯豫的路人緣問題,讓網友反感的無非是她尷尬的採訪方式以及“無禮傲慢”的行為。

簡單來講,還是功課做得不到位,談話沒有方向性以及認知上的不同。

這些是魯豫無法迴避的過去,也是她曾經不成熟的一種表現。

不過,魯豫現在也做出了一些改變。

她變回了最初的那個傾聽者,在採訪中展現出了自己的共情力。

比如那個痴迷追星,引得父親跳海的楊麗娟,在採訪中哭成了淚人,魯豫只是一言不發的摟住了她的肩膀,絲毫沒有曾經的奚落和無禮。

而在採訪“髮嫂”時,談及兩人遲遲不確定關係,是否害怕周潤發在外與別的小姑娘曖昧這一段,魯豫表情自然,語氣真誠,兩個人像極了無話不談的閨蜜。

其實,人心中的成見是一座大山。

在給一個人打上固定的標籤後,很難在接受其新的改變,而如果一個人不停地重複在“錯誤的莫比烏斯環”中,“是”也成了“錯”。

就好比易立競採訪時的“冰冷”,用最簡單的話語揭開明星羞於啟齒的地方,然後把大眾的評論客觀的帶入到被採訪者面前,這種行為獲得了眾多網友的支持和點贊。

而如果魯豫做相似的事,只會被懷疑帶入了自己的主觀判斷,然後被扣上一頂頂帽子。

魯豫確實有許多明顯的缺點,也因為這些“尷尬”掩蓋了她的光芒,但我們與其去關註一個人的不足,不如多注意她的閃光點。

至少,能夠取得今天的種種成就,魯豫小小身體內所蘊含的巨大力量,值得網友的一個點贊。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