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曉替易烊千璽抱不平,卻不知道自己在“裸泳”


易烊千璽考編事件以易烊千璽放棄入職暫時告一段落,但網絡輿情並未熄滅。

也許覺得易烊千璽放棄入職有點冤枉,演藝界多名藝人為易烊千璽打抱不平,其中侯曉就是其中一個。

近日,侯曉在自己社交平台上發文,對易烊千璽的能力大加吹捧,認為如果易烊千璽沒有資格進入國家話劇院,其他人更沒有資格。

此外,侯曉在他的小短文裡稱,只有易烊千璽才能拯救話劇這種快要不行的小眾藝術。易烊千璽被毀,不是他個人的悲哀,是集體的喪鐘。

我仔細數了數侯曉寫的這段話,不算標點符號一共120個字。

延伸閱讀  “人生贏家”宋仲基:180坪婚房被扒、孩子即將出生!

如果用邏輯混亂、雜亂無章來形容這段百字短文,應該是毫不誇張,中央戲劇學院培養的高才生,難道就是這樣的文學素質?

所以就能夠理解,為什麼大眾對這些網絡流量藝人多有非議,調侃其為小鮮肉,嘲諷這些藝人連台詞都整不利索。

而侯曉的這篇百字短文就是最好的證明。

拜請各位網友仔細讀一讀侯曉這篇百字短文,然後在本文的評論區留下您的精彩點評。

現在再來談談侯曉關於話劇這種小眾藝術快要不行了的看法。

延伸閱讀  《我的愛與星辰》首播,姚弛張楠主演,雖然都市甜寵,但故事幼稚

話劇是舶來品,是上世紀初通過日本引進中國的一種藝術形式,它不是中國本土的文化,最初被稱為“文明戲”或“新劇”。

一種藝術形式能不能被大眾接受甚至喜愛,首先這種藝術形式必需符合大眾的審美標準,其次應該具備獨特的藝術魅力。第三應該與時俱進,要按照大眾的文化需求,不斷進行藝術創新和改進。

至於侯曉在短文裡呼籲易烊千璽才能推廣和拯救話劇的說法,筆者認為侯曉言過其實,話劇需要不需要拯救?憑易烊千璽一己之力能不能拯救?都是一個大大的問號。

侯曉發文為易烊千璽打抱不平,不但沒有收到任何效果,反而暴露了他在文學基本素養方面存在令人驚訝的缺陷。

這種缺陷和短板,被侯曉自己給公眾展現無遺的同時,讓公眾聯想到,國家話劇院公開招聘沒有進行筆試,是不是擔心易烊千璽的文學基本素養與侯曉一樣,過不了筆試?

延伸閱讀  《長津湖》的最大輸家,出場時間不到3分鐘,臺詞都沒幾句就沒了

每個圈子裡都有一些無自知之明的人,流量演藝圈裡最多,不客氣地說,裸泳的侯曉就是其中一個。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