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外媒:美国科技公司合作应对疫情的计划步履蹒跚



5月30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今年3月份,Facebook、Alphabet谷歌、微软和亚马逊等硅谷科技巨头、投资者以及美国政府层面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组,旨在合作研发抗击疫情的技术工具。然而由于成员之间存在的诸多分歧,很多合作的项目都未能实现。工作组领导者发现,科技行业可以发挥重要的支持作用,但单靠科技无法拯救世界,“单靠应用程序解决不了问题”。

硅谷科技巨头、投资者以及美国白宫合作研发抗击新型冠状病毒工具的先期努力正在失败。

26684062170_ec5af8d0c6_b.jpg

图示:纽约风险资本投资者约翰·博思威克(John Borthwick)

今年3月,一批有影响力的科技领袖组成特别工作组,为这场疫情设计科技解决方案。Facebook、Alphabet旗下谷歌、微软和亚马逊等硅谷科技巨头的员工、美国白宫和著名风险投资者都参与了进来。

技术与研究工作小组制定了种类繁多的开发计划。但几个月过后,诸如医院病床追踪器、接触者追踪工具,以及向养老院居民发送Kindle设备等项目都未能实现。工作组成员们表示彼此在隐私和其他问题上存在分歧。该组织的成员不断更迭,领导层也不断更换。从微软、Facebook到白宫,组织内一些大名鼎鼎的人物要么已经退出,要么发挥的作用微乎其微。

工作组成员们说,经历告诉他们,在全世界抗击新型冠状病毒危机的过程中,科技行业可以发挥重要的支持作用,但单靠科技无法拯救世界。

“单单应用程序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目前领导该组织的纽约风险资本投资者约翰·博思威克(John Borthwick)说。

工作组一直在与开发人员合作,想要开发接触者跟踪应用程序。当苹果和谷歌后来宣布开发帮助追踪感染者的应用程序时,一些工作组成员吃了一惊。成员们说,不少人质疑这种应用的有效性以及各个公司是否有能力完全保密用户信息。

4月底,博思威克接管了更名后的新型冠状病毒技术工作组。他说,这个组织是在3月初成立的,“一开始就很混乱”。他现在正重新把精力集中在建立联系和分享信息上,而不是自行开发项目。

目前,这个工作组正在组织一场虚拟的“黑客马拉松”,以激发人们对解决社交孤立问题的兴趣,并与公共卫生官员和其他专家举办一些列有关追踪接触者的在线活动。

今年3月,他们召集了科技巨头和政府代表,想要利用多年来定义硅谷的“拯救世界”精神为社会提供帮助。

每个人都想帮忙。成员们表示,最大问题是如何管理来自科技界的海量创意。

这个工作组的动力来自谷歌前员工乔希·门德尔松(Josh Mendelsohn),其在卡特里娜飓风(Hurricane Katrina)过后创立了谷歌的灾难应对计划,这个项目致力于建立一个协调沿岸各州直升机救援行动的系统。

门德尔松现在是纽约风险投资公司Hangar的管理合伙人,他聘请了天使投资人罗恩·康威(Ron Conway)。康威是因早期对Twitter、谷歌和Facebook以及其他行业投资而闻名硅谷。

今年3月中旬,约有45人参加了工作组早期的一次电话会议,其中包括白宫首席技术官迈克尔·克拉特西奥斯(Michael Kratsios)、他的副手琳恩·帕克(Lynne Parker),以及一些大型科技公司的代表。

9720011721_0da38ef8f0_b.jpg

图示:天使投资人罗恩·康威(Ron Conway)

该组织很快就陷入了有关隐私的争议。在看到科技巨头此前因数据收集行为而受到监管机构和议员的抨击后,有关通过手机追踪接触者的讨论和其他举措就因为对政策和监管的担忧而消失。

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家、工作组早期成员卡洛琳·巴克(Caroline Buckee)说,每周的视频电话会议最后都变成了有关隐私影响和数据最佳实践的长时间讨论。

“主题很零散,不清楚目标是什么,”巴克说。

她和另一名早期成员、地理定位初创公司Camber Systems离开了该组织,打造了一个汇总位置数据的网络,以帮助城市和州跟踪居民的移动情况,这个网络被称为新型冠状病毒移动数据网络。

4月10日,苹果和谷歌宣布合作开发的项目让工作更加复杂,工作组成员们越来越不确定下一步的重点。工作组成员之一、哈佛大学的巴克质疑两家公司合作开发的系统是否如设计那样有效。这种系统使用蓝牙技术来跟踪用户手机,并向那些接触病毒携带者的用户发出警报。

其他公司的成员和高管联系了苹果和谷歌,他们怀疑这项努力是否能真正保护用户隐私,也不确定美国的城市和州是否会选择这种科技工具。

虽然二人并不是工作组成员,但微软隐私负责人朱莉·布里尔(Julie Brill)和研究与孵化负责人彼得·李(Peter Lee)在公司网站上发文警告说,尽管人们对使用技术来对抗疫情感到“兴奋”,但公司需要考虑不断变化的法规以及个人对共享数据的接纳程度。

两位高管写道:“比如使用手机收集各种数据等技术进行,需要在更复杂的大背景下加以考虑。”

微软一位发言人说:“我们在苹果和谷歌解决方案中没有发现任何违反隐私原则的地方。”

康威则说,他“强烈支持”谷歌和苹果项目,并说他不清楚工作组中有谁会不支持两家公司的努力。

苹果公司一位发言人代表苹果和谷歌两家公司发言说,这项技术并不能取代传统的流行病调查方法,但“两家公司都坚信这是公共卫生机构可以选择的另一种工具,而不是杀手锏。”

这两家公司本月早些时候发布了支持移动设备追踪接触者的技术。有三个州已经要求使用这项技术,但在美国还没有使用苹果谷歌标准的应用程序。

从3月底开始,一些工作组成员表示,他们无法再联系到白宫助手。城市和州层面的官员正在自行决定使用哪种技术,这使得技术合作更难管理。

白宫发言人表示,自3月中旬的电话会议之后,它再没有参与该组织的活动。他指出,政府正在与科技行业接触,比如与IBM和亚马逊合作提供免费的超级计算资源来帮助开发治疗方法。

工作组负责人门德尔松一边处理有关工作组的大量电子邮件,一边应对自己的日常工作和家庭琐事。

“我终于不得不认输了,”门德尔松在谈到自己决定退出该组织时表示。“这是一份有成年子女的人该干的活。”


博思威克说,除自己之外,工作组目前约有18名成员。有140家公司会定期收到有关其活动的最新消息。每个人都是志愿者。

工作组成立了一个新的顾问委员会,其中包括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mpany)前首席执行官罗伯特·伊格尔(Robert Iger)和美国前国防部长利昂·帕内塔(Leon Panetta)。博思威克说,“当他们希望或有具体事情需要征求意见时,”委员会就会参与进来。

“我们变得更加谦逊,”博思威克说。“更少去想能把技术当作解决方案。”(辰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