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還沒打完,電影就出來了:《地獄尖兵》編劇,已戰死烏克蘭前線


2022年10月5日,俄軍徹底失守紅利曼兩天后,一部叫做《地獄尖兵》的硬核俄羅斯戰爭片上映。

整個電影,全程充斥著一種粗狂的真實感,跟美國人的那種帶著“說教色彩”還時刻得注意“政治正確”的戰爭大片完全不是一個套路。

這個電影出品公司,開場logo很“俄羅斯”

電影雖然用白、黃兩軍的對峙來指代戰爭雙方,但明眼人都看得出,其背景就是俄烏戰場。

全部戰鬥就圍繞著一個高層建築展開,沒有鋪墊,開場就往死裡打;

也沒有通常意義上的主要人物,每個角色似乎都在“跑龍套”——戰場上,生死之間,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因此,這裡自然不存在“主角光環”——真實的戰鬥中,誰都可能戰死,哪有刀槍不入的“戰神”;

軍車司機在和副駕駛的士兵聊著聊著,士兵就被打中,馬上斷了氣

同時,電影更沒搞什麼可以昇華情緒的說教和往事回憶,節奏很快,甚至都沒有為任何一個戰士的死亡而加入過多的煽情元素,隊友胳膊腿被炸飛後,剩下的人繼續衝;

沒有多少台詞,戰鬥打起來,那些彌留的戰士,幾乎都來不及說遺言,表達自己最後的情緒。

劇終一幕是,地獄般的戰鬥後,兩邊又都補充了一批新兵,就像一個彈夾用光後換上了新彈藥一般….沒人注意,那些倒下的人,他們是誰的兒子,誰的丈夫,誰的爸爸?

這個猶如紀錄片一般的電影,直接赤裸裸地向觀眾展示了,什麼叫做——戰爭機器。

以至於有評論這樣說:

有人拍戰爭片反戰,有人拍戰爭片耍酷,有人拍戰爭片賺錢,這個戰爭片是在——教打仗。

很顯然,這個“教打仗”的電影,它的主要創作人員,肯定少不了“專業打仗的”。

大部分鏡頭均為實彈發射。屏幕右上角全程有一個計數器,時間走完前,這群僱傭兵要完成任務,否則任務失敗

甚至,不僅片中的所有武器,從自動步槍到重砲坦克全是真傢伙,當《地獄尖兵》上映的時候,電影的編劇,阿列克謝·納金(НАГИН Алексей Юрьевич),都已經戰死在了俄烏衝突前線。

電影在開始字幕中,編劇的名字上套了方框。

這個翻譯的阿列克謝·諾金,就是阿列克謝·納金

和阿列克謝·納金編劇情況類似,電影中的很多“演員”,“演”的也都是他們自己,拍完電影后,就回去接著打仗了。

流暢的戰術動作,一看就是專業打仗的

這些人,想必大家看了最近的國際新聞,也都有所了解。他們均來自俄羅斯的神秘僱傭兵組織——“瓦格納集團”。

客觀看,瓦格納並不是俄羅斯版的黑水。

雖然瓦格納集團被認作一個僱傭兵組織,但它和美國黑水集團那種私人運營的軍事公司,還是有很多的不同之處。

比如,瓦格納只認俄羅斯政府一家雇主,其他人給錢也不提供服務。

延伸閱讀  35歲楊冪身材太瘦!小腿跟桌腿差不多細,塞不滿靴子側面空一塊

更大的區別還在於,黑水雖然搞暴力性質的軍事活動,但組織管理和運營上,和一般的企業一樣,有著比較透明的商業信息可供查詢。人們能直接在商業登記部門查到黑水公司的註冊時間、註冊資本和董事會成員的情況,關於其財務狀況也可以通過稅務局公開的信息進行查詢。

相較之下,瓦格納就非常神秘了,它誕生的具體時間,董事會的成員名單,甚至連它的註冊地點,都不為人知,只能查到它的集團總部在聖彼得堡。

瓦格集團總部

因為,根據俄羅斯法律,訓練、招募、資助僱傭兵,以及在戰爭中使用僱傭兵都被認作“違法行為”。

所以,無論是在兩次車臣戰爭中,還是後來的敘利亞戰場,2014年的克里米亞、頓巴斯前線、以及中非共和國(CAR) 和馬里的內戰等等,瓦格納隊員的行動,都還算比較低調。

直到俄烏開戰,特別是進入相持階段後,瓦格納大搖大擺地去監獄招募犯人,組建“懲戒營”;

以及最近用殘忍的手段“錘死”叛變隊員,讓這個類似於兄弟會的僱傭兵組織,驚得國際社會一愣一愣的。

不過,即便如此,在其招募廣告和官方介紹上,卻仍舊打著“音樂愛好者”的招牌。

各種宣傳海報,也總少不了音樂元素。

比如下圖,就是一位跟小男孩合奏的,全副武裝的“瓦格納音樂家”。下面的英文直譯過來則為——只做最好的音樂。

還有這張瓦格納集團在葉卡捷琳堡市的招募廣告,上面寫著——管弦樂隊在等著你。

畢竟,這個“瓦格納”,就源自德意誌著名音樂家理查德·瓦格納的名字。

理查德·瓦格納(Richard Wagner,1813年5月22日—1883年2月13日)

而這位音樂家又是希特勒畢生的崇拜對象。當年的納粹德國,曾經直接把瓦格納的音樂奉為了國樂。

因此,瓦格納集團誕生之初,曾被認為帶有濃郁的光頭黨背景(俄羅斯新納粹)。

他的老闆,葉夫根尼·普里戈津也同樣被認為是個新納粹思想的崇尚者。

但發展到如今,具體啥情況,就不好說了。

畢竟,在俄羅斯,崇尚新納粹的“光頭黨”,一直是個上不了檯面,被主流社會唾棄、受到政府打壓的地下組織和違法社團。

特別是最近十幾年,在普京政府的強力打壓下,已經掀不起什麼浪花了。

聚眾搞事情的話,一抓一大把,絕不姑息

而普里戈津作為和普京總統關係密切的“企業家”,自然也得識時務,順風向了。

更何況,作為俄羅斯餐飲業巨頭,普里戈津素來又有“普京的大廚”之稱。

每次西方對俄羅斯發起制裁,相關聯的企業家名單上,普里戈津幾乎都會被排在前三位。

2011年,殷勤地為普京準備宴席的普里戈津

而正如前面說的那樣,普里戈津作為一個有官方背景的“愛國企業家”,他的能量是相當驚人的,勢力強大。

延伸閱讀  童星霸屏,楊紫、吳磊、張子楓、趙今麥新劇PK,誰的作品更勝一籌

這次特別軍事行動中,他曾屢屢抨擊俄軍前線指揮失誤,言語間也挺不留情面。

普里戈津一看就是個“有故事”的人

紅利曼大撤退前後,普里戈津旗下的瓦格納隊員開始大批量,高調地出現在了俄烏戰場上最艱苦、最血腥的前線。

比如,在打起了一戰式的“戰壕戰”的巴赫穆特,俄烏雙方以“米”做單位的殘酷的血肉對決中,俄軍裡打頭陣的部隊,就是瓦格納成員。

你猜這戰壕里的是俄軍還是烏軍?

這是烏軍還是俄軍?

雖然現場橫屍遍野,但俄軍戰報裡的死傷數字,卻並不是特別的驚人。

因為,瓦格納編制不在俄軍之中,所以,他們的死傷事故,也不會記入正式俄軍的戰損之列。

不過,跟美國黑水僱傭軍相比,有很大區別的是,在前線參與戰鬥的瓦格納和俄軍正規部隊,他們的戰死待遇,基本上是差不多的,都能受到政府的嘉獎和撫卹。

瓦格納的臂章,一看就是狠角色

死的特別壯烈的那種,甚至還能被授予俄聯邦最高軍事榮譽——俄羅斯英雄稱號和金星勳章。

比如,電影《地獄尖兵》的編劇,阿列克謝·納金,就被追授了這個殊榮,政府給他舉辦了隆重的葬禮。

追悼儀式選在了在“斯大林格勒戰役”博物館全景圖的凱旋廳舉行,規格很高。

阿列克謝·納金的葬禮,屏幕上的勳章就是俄羅斯英雄稱號專享的金星勳章

穿黑衣抬棺材的,是他在瓦格納的兄弟。

阿列克謝·納金的老家所在地,伏爾加格勒州的州長主持了葬禮。

不過,隨著戰爭的無休無止,瓦格納的兵源也愈發吃緊。

於是我們看到,如今的瓦格納成員中,除了那種用高薪招募而來,自帶“經驗值”,戰鬥力強悍的老兵,還有一些屬於原本沒什麼軍事經驗的“菜鳥”,甚至是從監獄裡忽悠來的重刑犯。

瓦格納的一名囚犯兵,因為作戰勇敢,受到了嘉獎

比如,那個大錘揮向叛變者的新聞。

正如前面所說,這個瓦格納是帶著“兄弟會信條”的組織,對叛變深惡痛絕,甚至在很多時候,連投降都是不被允許的,同樣會被視為叛變。

而傳說中瓦格納集團對於叛變者的處刑方式,則相當聳人聽聞——用鐵鎚猛砸受罰者腦袋,直至腦漿迸裂而亡,施刑時讓其他成員圍觀,以儆效尤。

瓦格納宣傳畫,混搭迷彩是東斯拉夫人的風格,手風琴是他們的“追求”,大錘則為“執法工具”

這方面,瓦格納在徵募“囚犯兵”之前,就已經把話說的很明白了,你加不加入,我們不強迫,一旦加入了,再反悔或投降,那就是死路一條。

傳聞中被“錘死”的那個瓦格納隊員,叫做葉夫根尼·努津,原本是在監獄裡服刑的囚犯。 9月初主動報名加入了瓦格納,經過兩個星期的訓練,剛到烏克蘭沒多久,9月底就主動投降了烏軍,並在10月12號在電視節目上,親口表達了支持烏克蘭的立場。

於是,瓦格納想方設法地把他搞了回來,隨即將其處以“錘刑”。

延伸閱讀  女媧神話皮膚首曝,預定史詩限定,1242點券給公孫離和瀾

網上流傳的“錘刑”視頻,行刑前,葉夫根尼·努津承認了自己是叛徒,話音剛落,後面執行者的大錘就砸了過去

視頻傳出後,馬上引起了一片嘩然。出於國家形象考慮,俄羅斯方面很多媒體人都宣稱這段私刑畫面,是烏克蘭方面偽造的。

沒成想,瓦格納的老闆葉夫根尼·普里戈津卻主動承認了視頻的真實性,並宣稱——戰爭就是戰爭,葉夫根尼·努津沒有在烏克蘭找到了他的幸福,卻遇到了“不友善但公平的人”…..

幾天后,歐洲議會直接宣布,要認定俄羅斯為“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

而這邊的瓦格納,則立即派人向歐洲議會送出一柄裝在小提琴箱子內的,帶有瓦格納logo的鐵鎚,而鐵鎚的手柄疑似抹上了紅色血跡,暗示意義十分明顯…

以這個角度,再說一下前陣子網上熱傳的瓦格納指揮官重傷後選擇自殺的視頻。

這位指揮官在重傷無法動彈的狀態下,掙扎著用AK步槍瞄準自己心臟,並在最後時刻,面對無人機,摘下了戰術頭套。

那麼,聯繫到瓦格納的傳統,這名指揮官的選擇,除了骨子裡的那種勇敢犧牲精神的,似乎也跟“錘刑”處決的震懾力有關——與其被俘,不如選擇殉國,自己的名聲和家屬的撫卹待遇,都將會有比較靠譜的保障。

說了這麼多後,大家再去看《地獄尖兵》,可能就不會那麼一頭霧水了。

據說,這部電影劇本的誕生,是瓦格納指揮官阿列克謝·納金在5月初前線受重傷後,療養期間構思出來的——它源於戰爭,體現著戰爭的真實和殘酷。

只是,阿列克謝·納金沒等到電影上映那天,就戰死頓巴斯前線了。

而電影中唯一的看起來稍微有點“文藝”味道的情節,可能就是下面這個了——炮火將一個聖像從牆壁上震到了地上,一名黃隊士兵(烏軍)將其放回到原位,然後畫十字禱告;不一會兒,白隊士兵(俄軍)也殺了進來,聖像又被震到了地上,匆忙交戰中的白隊士兵馬上將其撿起放歸了原位,還劃十字禱告了一下。

同宗同源同信仰的東斯拉夫兄弟,如今在手足相殘。

而正如電影結尾雙方補充新兵的一幕暗示的那樣,在殘酷的前線,雙方最著急做的,卻都是把一批批鮮活的生命投進這個地獄,讓地獄之火越燒越旺。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