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隱入塵煙》真的是在“刻意”引導觀眾嗎?


身體的遲緩讓他們走在了眾人的步調之外,本應該之後就是各自孤獨,可是兩個人因為緣分走在一起,如此相互攙扶著過日子。從前的日子是給自家哥哥嫂子過的,之後就替自己過了。

導演很善意地表現他們真正為自己過日子時是如何把貧窮的日子過出滋味的,眼看一種被眾人期望的生活快要來臨時意外發生了。這是真正的意外,但這個意外是起因於一個女人對丈夫的關心,所以悲劇意味才如此明顯。我們已經很久沒在屏幕上看到如此安靜和朴實的愛情了,愛幾乎不是用嘴說出來的,而是很機械的身體表達,看起來很不自然,但這是那些樸實的人在克服掉巨大的羞澀之後做出的。

當然,電影除了表現一段農村人艱難的生活實錄之外(這當然不同於《鄉村愛情》式的鄉村喜劇),最大的意義是強行把眾人的眼睛按著去看這種邊緣群體的生活。因為他們過於邊緣,你可能每天在他們身邊擦身而過,也可以說出一兩位村子裡這樣的男人和女人,你可以講一段從別人口中聽來的他們的故事。

可是,你從未真正想過他們在昏黃的燈光下說什麼話,有過什麼交流和期待。這是你的感情如果不使勁,或者不刻意就無法看見的。你的世界是一個自足的世界,而他們的世界同樣是自足的。兩個自足的世界注定只是不斷擦肩而過,而無法真正共情。可是我們難道真的無法克服這種越拉越遠的距離嗎,能在看到苦難的人生之後再去喝一杯咖啡,說幾句笑話嗎?我們慶幸自己不是如此。但人生總充滿不確定,我們總希望在“無知之幕”揭開時,給我們的世界是一個任何人都願意棲身的世界,有一些好的規則去幫助那些面臨不平等的人,殘疾和疾病就是天然的不平等,誰也不會否認這個。

那麼,當我們真的想要對一些人伸出雙手之前,是不是該以一個平等的眼光去了解他呢,而這種善意就是充滿“刻意”的,如果你不“刻意”就無法真正看見,你的世界和他的世界同時是兩個遮擋,只有勇敢地越過的人才能懂得如何更好地看待別人。 《隱入塵煙》“刻意”讓我們去看,脆弱的人迴避了,勇敢的人接受了。

延伸閱讀  法國電影推薦,這幾部你不能錯過!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