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暴风影音退市:播放器时代正式终结 昔日“妖股”今何在?



8月28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称暴风集团未能在被暂停上市后的一个月内公布2019年的年报,因此将被终止上市。暴风集团随后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将自9月21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此前因暴风集团在法定披露期限届满之日起两个月内未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公司股票自7月8日起暂停上市。

暴风影音退市:播放器时代正式终结 昔日“妖股”今何在? 1

这个曾经创造不少“造富神话”的“妖股”,在上市5年后,迎来了自己的终点。暴风集团曾创造过40天连续37个涨停板的“奇迹”,2015年5月底公司股价更是一度触及327.01元的历史高位,市值一度超过400亿元。如今“繁华褪尽”,股价已下跌至1.48元,市值不到5亿元。

时代周报新媒体多次以投资者身份拨打暴风集团的电话,希望获得公司的更多信息,但至截稿时均无法打通。

有分析认为,暴风集团的退市,标志着PC互联网时代,用户需要使用播放器观看下载在硬盘上的视频的时代正式结束。

昔日辉煌

睡觉前打开迅雷下载影视资源,睡醒后打开暴风影音或者快播等软件观看下载好的资源,是很多80后的大学生活日常。

暴风集团在2007年创立,当年5月,CEO冯鑫对媒体透露暴风影音的用户已经超过4000万。2009年,暴风影音用户总数发展到2.8亿,每天上线用户达到2500万,仅次于当时的QQ和迅雷。

在PC互联网时代,暴风影音采用“免费+广告”的业务模式变现盈利。2014年销售收入3.86亿元中,广告业务收入达3.43亿元,占营业收入的89%。广告收入的持续增长,似乎蒙蔽了冯鑫的双眼。

2010年前后,优酷、爱奇艺、腾讯等在线视频网站开始进行版权大战,然而主要运营产品就是视频播放软件的暴风影音没有加入。冯鑫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生买版权,生把钱消耗掉,并不是我们(暴风影音)能熟悉的战场。”

然而冯鑫并没有意识到,用户只对内容忠诚。随着在线视频服务发展,和流量资费的降低,流媒体App成为新的宠儿,缺少独家内容的暴风影音很快开始面临用户流失,广告收入下降的问题。但是,从2012年就开始筹划上市的暴风集团的管理层,对这些隐忧并没有很重视。

2015年,暴风集团在创业板上市。或许当时的创业板缺乏标杆级别的科技股,暴风集团受到了资本的追捧,飚出的37个涨停板,成为那轮牛市当中的耀眼的明星。

据媒体报道,因为上市,暴风内部因此诞生了10个亿万富翁、31个千万富翁、66个百万富翁,暴风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冯鑫本人账面身家也超过百亿。暴风集团的市值达到了历史新高,超过400多亿。

高峰陨落

眼看他高楼起,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2015年也是暴风集团由盛转摔的转折点。

暴风集团自上市以后就开始了频繁的多元化业务拓展。2015年,暴风集团首次提出“DT大娱乐战略”布局,要将公司业务全面布局到视频、VR、秀场、TV、文化、影视、游戏、海外八大领域。为了打通这八大领域,暴风集团在上市后累计投资并购了16家公司。

然而激进的并购策略未见其利,先见其弊。暴风集团的现金流开始紧张,资产负债率从2015年的50%,飙升至2017年的67%。

更糟糕的是,这些投资大多未能获得理想的回报。比如在虚拟视觉方面,暴风集团在2016年乘着VR热潮的东风,推出了VR设备“暴风魔镜”,并在2016年底突破了200万台销量。

然而VR热潮来得快去得快,暴风集团的VR业务很快面临收缩。暴风魔镜在2017年开始滞销,售价从199元急剧降价到50元,集团虚拟现实部门也从500人削减到300人。就连冯鑫自己也曾表示,未能在VR泡沫破灭之前及时调整战略方向是其决策的一大失误。

传统的视频播放业务收入下滑,给予厚望的VR业务又遭遇滑铁卢,暴风集团把逆转的希望寄托在电视上。在2018年,暴风提出了“All for TV”的集团战略,将发展TV业务作为暴风真正的未来。

然而,由于暴风集团既缺乏智能电器的硬件积累,也缺乏吸引人的独家内容,暴风电视的市场吸引力极为有限。据统计,暴风电视在2017年和2018年销量均不能超过百万台,投入产出完全不成比例,亏损严重。

根据暴风集团披露的2018年年报,2018年暴风集团的亏损高达10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对于这份年报,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给出的审计意见为保留意见。

进入2019年后,暴风集团再无正面消息。在7月实控人冯鑫被捕后,暴风集团开始大规模裁员。12月,暴风集团发布了一则“末日气息”很浓的公告:“除冯鑫先生外,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公司目前仅剩10余人。”

仅剩10个员工,还要拖欠工资

仅剩10个员工,还要拖欠工资

还能翻身?

今年3月,暴风电视的用户打开电视时,发现自己的电视变成了“风行电视”。暴风影音的手机App也进行了更新,App内也出现了风行的LOGO。事实上,早在今年二月,暴风影音就已经变相“卖身”给了风行集团。

根据暴风集团今年2月发布的公告,暴风集团将合法拥有的暴风影音App、暴风影音PC客户端、暴风影音广告系统运营权交由乙方风行在线排他代运营,代运营期限为自本协议签署之日起15个月,从2020年2月10日起至2021年5月9日止。合同期满后,如甲方决定继续以代运营方式运营产品,乙方享有独家续约权。

根据公告披露,暴风和风行对运营中产生的利润分成比例是3:7。风行需要承诺暴风每个月20万元的收益保底,每年还需要付给暴风100万的授权代理费。利润分成和授权代理费,已经是暴风集团现在能确保的仅有的收入,暴风集团翻身无望。

2020年7月31日,暴风集团发表公告称,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对公司法定代表人冯鑫提起公诉。8月12日,暴风影音手机App更新了新版本,一个使用暴风影音超过十年的老用户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且用且珍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