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少年董元翕的創業計劃:我適合做CEO



初見董元翕時,這個穿著深靛藍色西服套裝校服的14歲男孩,透露一絲成熟氣息。但他剛一下課就跑跳起來,略微有些長的中分劉海隨著跑動飛了起來。這個北京新英才國際學校初中三年級學生,在接受采訪時剛好遇到校長,他提出的問題是“學校有沒有能教一個細分科學課程的老師,如果沒有,能否招聘一位”。

16f472ca9f66e73fec7ac877.png!custom660.jpg

智商高、對科技充滿熱情、有執行力並且會直接的表達意見與訴求的董元翕,彷彿是美劇《生活大爆炸》中除去表演誇張元素的少年版謝爾頓·庫珀。

在此一周前,董元翕所在團隊的水下機器人項目,剛剛獲得由國家工信部國際經濟技術合作中心主辦的第三屆中國工業設計展覽會“一帶一路創新設計百強獎”,並以全場最高分獲得“院士推優計劃的創新設計優秀獎”。

幾天前,董元翕剛剛為他的水下機器人項目完成一次路演。未來,俄亥俄州立大學的一個基金會會與他的項目有進一步的合作。此外,他正在寫商業計劃書,希望能從校長處獲得融資。

水下機器人創業

對技術的熱愛,與在家中的耳濡目染不無關係。董元翕家庭環境優渥,父親畢業於清華大學,讀書時是工科生,現在從事金融行業,母親則是北京聯合大學的教授。

董元翕對科技的興趣始於數學,在經歷數學對思維的開發後,他對世界的探索自然地延伸到了科學方面。用董元翕的話來講,“思維鍛煉到一定程度後,就會覺得科學比較好玩。”

學校老師對他的評價也是博覽群書。他自己說,父母在家中為他準備的大量科普類書籍已經讀完。如今,B站成了他學習新知識的另一個重要渠道,最近他正在學習PCB板的製作。

對於自己需要學習哪些知識,董元翕很有自己的想法。 “我需要知道的東西很多,排個序,什麼最需要就先學。比如想做一個自動販售機,就會找類似的視頻。”

因為在寄宿制學校上學,董元翕的生活主要由兩大部分組成,上課和到學校的“i創空間”做創作。

上課對董元翕來講是輕鬆的,據他自己說,即使裸考,有幾門課也能拿第一。因為養成了“比較先進的學習習慣,包括預習,上課一般只聽重點,其它時間,大腦會關於事業方面的東西。”

他口中的事業,是指今年以來參與的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主辦的水下機器人比賽項目。董元翕和團隊設計的水下機器人,更多意義上像是一個用於水下作業的開源平台。

不同於目前需要不同機器人完成不同的水下作業,董元翕團隊開發的是只需一個機器人,通過更換不同機械臂,來配合完成不同的水下作業任務,機械臂可以由來自全球不同團隊開發。

由於比賽項目獲得了很多認可,董元翕看到了市場需求,他已經有了將項目落地創業的想法和計劃。他正準備為項目註冊公司、尋求融資。

董元翕用可燃冰的開採,水下拍攝、大壩檢修、水產養殖等多個應用場景,試圖解釋水下機器人的市場前景。

他說,現在最賺錢的公司是石油公司,如果可燃冰的開採問題得到了解決,未來最值錢的公司就可能是可燃冰公司。利用水下機器人進行水產捕撈,打破了潛水員捕撈作業對於深度的限制,水產養殖範圍可由原來的50米延伸到150米,而且由於大陸架是一個斜面,水產養殖面積又擴大了幾倍。此外,水下機器人作業還能免除人工捕撈的危險、對潛水員身體的傷害以及水產養殖淡季潛水員人力資本的浪費。

之所以要成立公司並尋求融資,董元翕的解釋是,首先他認為公司是實現創新應用最為有效的組織形式,就像埃隆·馬斯克的SpaceX要比NASA效率更高。

其次,項目以公司的形式存在,能夠保證項目的長期持續性。目前團隊成員都是學校初中部的學生,不會因為成員畢業等因素而導致項目自然解體。而且,引入融資可以為公司帶來更高階的人才。與俄亥俄州立大學基金會的合作,就將為項目引入兩名研究生。

提前創業

創業是董元翕人生規劃中的必然事件。小學5年級參與無人機的項目時,他便有過創業的想法,除了經費不足,隨著小學畢業團隊四散,項目隨之死亡。

在這個14歲少年的計劃中,創業本應發生在大學本科或研究生階段。但他觀察到最近幾年,科技正在加速發展,適合他自己創業的領域,比他的個人規劃更提早的出現了。用他自己的話說,如果幾年後再進入水下機器人市場,那就不是一個中學生能夠得著的市場了。

儘管聽起來有些天馬行空,講起自己的創業項目,董元翕卻非常認真,“現在我作為一個公司CEO,我第一考慮公司發展,第二考慮產品研發,第三考慮今年如何撐得下去,怎麼找到投資。”

原本認為自己更適合做CTO或研究員,但經過這次創業體驗,董元翕改了主意,他覺得CEO或真正帶領團隊發展方向的角色更適合自己,需要對公司發展方向的把控。

對於是否享受做研究和創業的過程,董元翕的回答卻是:“好像從來沒有什麼讓我開心過”,但終於能找到既需要他,也讓他專注去做的事情。

對於深耕技術研發或金融創投的專業“大人”來說,14歲少年的想法或許不夠成熟、有些天真。但同時,少年的熱情與專注充滿感染力,會讓人期待這個少年在變得更為成熟後,會取得怎樣的成績。 《生活大爆炸》中,從小便是異類的謝爾頓·庫珀最後獲得了諾貝爾獎,就是編劇對於與庫珀相似的單純而有熱情的人的美好期許。

00後科技咖的金錢觀

儘管最近總在思考如何融資,被問到如果有人借錢時怎麼辦?少年的回答很乾脆:“需要打借條,所以基本沒人會來問我借錢。”

人際交往能力似乎是腦力強大的董元翕較為薄弱的一環,他並非內向或不善表達。相反,他的表達能力很強,甚至他會直接表達自己的意見與訴求。以至於用成人社會的標準來看,有些過於直白。但如果拋開慣性認知,也許這才是00後的表達方式。

00後群體對於金錢有著更為清晰的認識,或者說是更高的財商。在與董元翕的採訪中,“錢”是一個高頻詞。

小學6年級起,在父親的幫助下,董元翕開始了自己的股票投資生涯,由父親代為操作,當初2.8萬元壓歲錢,如今已經變成了10萬元。

之所以會設立這個賬戶,是因為董元翕在小學五年級時就決定未來一定要創業。將每年的壓歲錢存入其中,等到大學時就能有創業的原始資本了。稍顯意外的時,董元翕沒想到自己的創業之路開始得這樣早。

除去購買理財產品以及部分零花錢的開銷,董元翕從賬戶中取出了1萬5千塊,作為水下機器人項目的初始啟動資金。

董元翕的日常消費也簡單有條理,在學校吃食堂,回家基本在家吃,每月幾百塊的零花錢足夠開銷。主要的消費來自”大件設備“的採購。而在學校實驗室所需設備的採購,董元翕則列出清單,向學校打報告申請採購。

對於消費,董元翕有自己的邏輯,他願意為所購買產品10%品質的提升,而額外支付100%的溢價。比如購買電子產品會選擇配置更為超前的,因為這一點點的超前,可以捕捉住意想不到的機會。

或許是父母有意為之,董元翕並沒有奢侈品的消費。這個少年看到別人穿的衣服更貴時,也會希望自己有更多的零花錢,但他會覺得為了這些向父母要錢花的感覺並不好,“自己賺來的錢花出去其實更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