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滴滴順風失踪一年多後,我邊吃邊吃。



2020年10月8日,Tida Travel正式向香港聯合交易所提交招股說明書,併計劃在香港聯合交易所上市。 毫不奇怪,Tida Travel將成為共享旅行的第一份額。 但是,泰德在香港的首次公開募股並不意味著逆風而上,而是將接受“風潮”對資本市場的考驗。

01

“轉移訂單”再次敲響了生活的警鐘

回顧一年前,Luna(化名)在騎車的途中仍在車禍中揮之不去。

交警認為,順風車的所有者應承擔全部責任,所有者將Luna帶到醫院進行檢查。 幸運的是,她僅有輕度的軟組織損傷。 此後,車主想向保險公司提出索賠。 此過程需要Luna將個人信息(例如身份證)移交給車主。

Luna擔心隱私洩露,希望Tide旅遊平台能夠介入,但該平台只作了回應。 此事需要車主和乘客解決。

一個月左右的時間裡,車主一直與Luna聯繫,甚至受到了人身威脅。 該平台仍然不願干預,最終沒有任何反應。

“假設今天的乘客受了重傷,是否確實只有在生命危險時才會迫使該平台介入。如果這些平台不注意安全問題,’迪迪事件’仍會重演。”

出乎意料的是,露娜成真。 今年7月16日,廣州乘客梁先生乘坐哈爾濱汽車時死於車禍。

他的妻子發現,接單的搭便車司機將訂單私下轉移給了另一位司機,成程,他今年4月才通過實習,事故車輛的強制性交通保險剛剛到期。

哈羅對此回應。 在收到訂單之前,該平台已經對註冊的車主進行了面部識別,但是駕駛員將訂單私下轉讓給了其他人。 Haro Shun Fengche首次建立了一個綠色通道和工作組來處理事件。 有專人對用戶家屬做出反應,並與警方合作調查並澄清事件。

資料來源:論文

資料來源:論文

在《 IT Times》記者一年多的經驗中,發現對於順風車平台而言,最重要的是“轉儲訂單”(也稱為跳過訂單)。

所謂轉移令是指車主在抓取訂單後聯繫乘客,要求取消平台訂單和私人交易。

通常,車主願意給予一定的折扣。 乘客付的錢少了,車主可以多下幾筆訂單,還可以節省最初給平台的8.3%佣金。

“轉移令”的最大風險是安全。 也有許多車主無法運行該訂單,無法將訂單轉移給其他車主,賺取中間費用並脫離平台監控的訂單。 一旦發生爭執,風險是不言而喻的。

在今年國內流行病得到控制之後,林青(化名)重新開始了上海和浙江之間的往返旅程。 經常出現奇怪的私人消息,另一方使用秘密單詞邀請他加入驅動程序組。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林青加入了幾個駕駛員小組,才意識到,在了解了方式之後,這些微信小組主要用於轉移訂單。

一些驅動程序使用插件軟件來抓取訂單,然後將訂單轉移給其他驅動程序另加10元和20元。 “對於價格較高的長途訂單,例如三元或四百元的跨城市訂單,人們會額外多收100元,因為該組中的大多數都是專職打車司機。”

林青說,加入這些司機群體有一定的門檻。 只有在一周內收到3個以上的訂單,才有資格加入該組。 這是為了允許更多“主動”驅動程序加入該組。

一家銷售“搶劫物品”的企業向《 IT Times》記者介紹了三款插件產品,這些產品均支持Dida Hello雙平台騎行,三個月168元,一年268元,永久398元。

滴滴順風失踪一年多後,我邊吃邊吃。 1

滴滴順風失踪一年多後,我邊吃邊吃。 2

“迪迪做不到。 被發現後很容易被禁止。 無法下載iPhone。 您只能使用Android手機。” 該商人聲稱已經這樣做了兩年。 被淘汰。

作為一家技術公司,沒有辦法監督這些插件,規範化的“訂單然後取消訂單”現象嗎?

刻度線確實在起作用。 從百度貼吧和新浪黑貓的投訴來看,自今年年初以來,關於永久禁止Dida Travel的投訴越來越多。 招股說明書指出,訂單完成率已受到監控。 如果發現連續跳過訂單,它將被永久禁止。 帳號。

但是,鐵達還承認,如果無法有效地管理跳過行為,則業務,運營條件和財務狀況可能會受到嚴重的不利影響。

資料來源:潮書

資料來源:潮書

顯然,對於這種“頑固疾病”,Tick需要做更多的事情。

02

駕駛員和車輛不合規? 150元套餐

如果該組的所有者沒有從轉賬單中提取資金,他們如何賺錢? 潛水幾天后,小組負責人來到林青談:“如果你想留在小組中,取決於你的性格。只要幫我做點生意。”

珠江三角洲和長三角地區一組司機的老闆所說的“生意”是打車代理的賬目。 “只要500元,不到一年的駕駛經驗,就可以乘車或在某些城市乘車,就可以得到它。” 至此,林青終於看到了車手的套路,選擇在“強迫與誘惑”下退休。 組。

《 IT時報》記者發現,在淘寶等平台上,很多賣主自誇地打著迪達,哈羅等廣告,價格從150元到500元不等。

滴滴順風失踪一年多後,我邊吃邊吃。 3

蒂卡車主的註冊條件是:具有1年以上的駕駛經驗,C2及以上的駕駛執照,不超過15年的車齡以及無法使用的小型車,並且需要對車輛進行定期檢查。

滴滴順風失踪一年多後,我邊吃邊吃。 4

該機構說,只要沒有安全背景檢查的問題,沒有非法犯罪記錄,駕駛經驗少於一年,並且汽車超過15年,它可以順利通過。

在記者的質詢下,另一方也表示:“平台上有人,但被掩蓋了。”

從外部商人和代理機構的角度來看,Didi在安全審核方面最為嚴格。 這可以從投資中看出。 2019年,滴滴出行投入20億元安全保障費用。

另一方面,迪達雖然安全成本在逐步增加,但相差的幅度仍然很大,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支出分別為100.5萬元,949萬元和4.84元萬元。

資料來源:潮書

招股說明書顯示,2019年,Tide平台上的交易總額(GTV)為110億元人民幣。

截至2020年6月30日,該應用程序的註冊用戶總數達到1.8億,騎行次數達到1.79億。

資料來源:潮書

資料來源:潮書

滴滴此前曾透露(包括在線打車服務)平均每日訂單為2400萬張,基於此計算,全年的訂單為87.6億張。 換句話說,在2019年,滴滴訂單的數量是滴滴訂單的49倍,安全成本約為200倍。

03

市場,法規與平台之間的博弈

滴滴出行在8年內損失了超過500億元人民幣,而迪達在2019年扭虧為盈。

根據招股說明書,2018年潮汐旅行網經調整的淨虧損高達10.68億元。

2018年8月,滴滴順風下線。 2019年,滴滴出行實現扭虧為盈,調整後淨利潤為1.72億元,淨利潤高達30%。

資料來源:潮書

潮汐的利潤主要是由於補貼的大幅減少和佣金的增加。 “用戶獎勵”費從2018年的9.398億元人民幣下降到2019年的1.054億元人民幣,降幅達88%。

佣金比例已從2017年的3.7%增加到2020年的8.3%。目前,打車服務佣金的比例通常約為10%。 通過增加佣金來增加利潤的途徑已經達到上限。

迪達在招股說明書中引用了弗若斯特沙利文的報告。 在2019年,按騎乘次數計算,Dida在中國乘車份額市場排名第一,市場份額為66.5%。

資料來源: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

毫無疑問,順風汽車是賺錢的搖錢樹,順風汽車的收入占平台總收入的87%以上。

資料來源:潮書

但是,在這些有利的數據中,搭便車是一項受到政策波動嚴重影響的業務。 如果沒有其他的長尾穩定利潤模型,即使成功上市,Tick也將不可避免地不穩定。

因此,業界一直說安全與合規性是達摩克利斯的兩把劍。

2020年9月2日,龍先生的車在貴陽高鐵東站被交通檢查大隊扣留。 由於要繳納3萬元的罰款,因此尚未取回。

扣留汽車的原因是非法操作。 首先,沒有在貴陽提起Didashunfeng的汽車,其次是貴陽市不允許乘車或網上叫車。

扣留汽車後,龍先生立即與Dida Travel的客戶服務部門聯繫,後者當時表示專員將協助解決問題。 沒想到,第二天他的Tick帳戶就被封鎖了。 “在您抱怨引導旅客進行離線交易之前,由於您的帳戶已被封鎖,我們無法協助您處理非法業務。” 潮汐客服回應。

龍先生向《 IT Times》記者坦白說,他在八月份確實指導乘客進行私人交易。 帳戶被封鎖三天后,平台便被解除封鎖。 他被拘留的那天是他的帳戶被解除封鎖的第二天。

《 IT Times》的記者就諸如汽車扣押,交通事故和帳戶關閉等投訴諮詢了Tide Travel,但截至本文撰寫之時,Tide Travel仍未回應。

在新浪黑貓投訴平台上,數十名順豐車主抱怨該平台無助於解決交警扣留汽車的問題,這意味著車主需要繳納數万元的罰款。

這些事件發生在上海,四川,重慶,河南,河北等省市,不僅是滴滴出行的所有者,而且是滴滴出行和哈羅等平台的所有者。

資料來源:新浪黑貓投訴平台

04

出租車,下一站?

由於無法控制的政策風險,Dida使用出租車作為另一條腿,但該腿尚未完全發展,尚未實現盈利。

資料來源:潮書

根據招股說明書,Dida已在86個城市推出了在線出租車服務,並於2019年完成了1.1億在線出租車服務訂單。

除了使用Dida App的出租車業務外,Dida還正在西安試行智能出租車服務。 出租車智能代碼於2019年推出,乘客上車後可以掃描此智能代碼以實時獲取出租車信息和駕駛員信息。 查看車輛的實時定位軌蹟等。

出租車是下一個戰場,手拉手還是下一塊蛋糕,每個人都會一起使它變大嗎? 目前,所有平台都在嘗試避免零和遊戲。 畢竟,另一場補貼戰爭將不可避免地導致流血和人員傷亡。

搭便車無疑是一個搖搖欲墜的搖錢樹,但是安全和合規性仍然是難題。 趕緊資本市場無異於促進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