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一家獨大的亞馬遜 讓人恐慌?



據數據統計,亞馬遜雲服務在公共雲基礎設施市場中佔有高達 50%
的份額,排名第一。不過,在收穫全球企業及用戶信任之際,亞馬遜也接連受到諸多創業公司的質疑,其中包括瞭如阿姆斯特丹的軟件創業公司Elastic、MongoDB(利用文檔形式來組織數據的流行技術)公司等,其紛紛表示,基於開源,亞馬遜以技術形式形成了壟斷,而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以下為編譯文章:

Elastic 是一家阿姆斯特丹的軟件創業公司,其業務發展速度非常迅速,員工人數已達100名。後來,亞馬遜突然出現了。

2015年10月,亞馬遜的雲計算部門宣布他們發布了一款免費的軟件工具,其完全複製了Elastic 的功能,人們可以用它來搜索和分析數據,而且他們還會將這款軟件作為付費服務出售。當亞馬遜做出此舉時,Elastic 的產品 Elasticsearch 已在亞馬遜上出售。

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裡,亞馬遜從這款產品上獲得的利潤就超過了 Elastic 這家創業公司,只因為亞馬遜自家產品更容易與其他服務一起使用。因此,去年 Elastic 又添加了很多高級功能,並限制了亞馬遜等公司對這些功能的使用。但亞馬遜仍然複製了其中許多功能,並免費提供了這些功能。

9月,Elastic 開始回擊。他們以侵犯商標的罪名向加利福尼亞州的聯邦法院起訴了亞馬遜,因為亞馬遜的產品曾採用了同一個名字:Elasticsearch。 Elastic 在投訴中說,亞馬遜“誤導消費者”。亞馬遜表示否認。該案正在審理中。

自1990年代中期以來,即便當年微軟憑藉 Windows 雄霸個人計算機行業時,也沒有像如今的亞馬遜這般利用雲計算部門向競爭對手灌輸技術平台的恐懼。亞馬遜與 Elastic 之爭彰顯了他們在技術世界中稱霸一方的模樣。

儘管很多人對雲計算一知半解,但它卻構成了互聯網的基礎。雲計算已發展成為技術行業最大、最有利可圖的業務之一,它可以為各個公司提供計算能力和軟件。而在雲計算供應商中,亞馬遜一家獨大。

亞馬遜首席執行官Jeff Bezos,他曾稱AWS是“無人問津”的想法。

自2000年中期推出以來,亞馬遜的雲計算部門 Amazon Web Services(簡稱AWS) 已然成為企業的佼佼者,其發展如此之快,甚至連亞馬遜都有點跟不上步伐。儘管如今開發高性能軟件所需了解的深入知識門檻從未如此高,但將新軟件產品推向市場的過程卻前所未有的便宜且快速。

一家獨大的亞馬遜 讓人恐慌? 1

AWS 的銷售增長

然而,亞馬遜卻利用 AWS 複製和集成其他科技公司開創的軟件。亞馬遜通過一系列的手段為自家的服務建立優勢:以更加方便使用的方式提供產品、掩蓋競爭對手的產品以及通過捆綁折扣來降低產品的價格。這些舉措將客戶引向了亞馬遜,而負責建立這些軟件的公司則會顆粒無收。

即便如此,規模較小的競爭對手錶示,他們別無選擇,只能與亞馬遜合作。考慮到亞馬遜在客戶中的廣泛影響,通常創業公司為了推廣產品,只能同意亞馬遜的限制,自願與其共享客戶和產品的信息。為了獲得在 AWS 上出售產品的特權,創業公司只能將部分銷售收入割讓給亞馬遜。

有些公司這樣描述亞馬遜的行為:公然剝削軟件行業。這些公司表示,亞馬遜巧取他人的創新,挖走他們的工程師,剝削他們的產品利潤,並利用這一系列手段打壓潛在的競爭對手,強迫他們重新調整業務方向。

所有這些都加劇了對亞馬遜及其是否濫用市場主導地位和涉嫌反競爭行為的審查。該公司的策略已導致多個競爭對手商量提出反壟斷訴訟。監管機構和立法人員正在研究其在行業中的影響力。

一家獨大的亞馬遜 讓人恐慌? 2

Cloudflare的首席執行官 Matthew Prince,這家公司是亞馬遜在提供保護網站免受攻擊服務方面的競爭對手。

作為 AWS 在提供保護網站免受攻擊服務方面的競爭對手,Cloudflare的首席執行官 Matthew Prince表示:“人們擔心亞馬遜的野心永無止境。”

AWS 佔據了近50%的公共雲消費市場份額。最初它只提供少量的服務(S3、SQS和EC2),但如今已有170個離散服務,涵蓋23個類別(而這些只是公共領域)。

AWS只是亞馬遜稱霸美國各個產業的一部分。該公司改變了零售、物流、圖書出版和好萊塢的業務。它還打算改變人們如何購買處方藥、如何購買房地產,以及如何安裝家庭和城市的監控器。

但是,亞馬遜借助 AWS 製造了更多間接的影響。毋庸置疑該公司在向雲計算的巨大轉變中處於市場領導者的地位,它的市場份額是其最有力的競爭對手微軟的3倍。數百萬人每天都在與 AWS 打交道而卻不自知,他們在 Netflix 上看電影或將照片存儲在蘋果的 iCloud 上,這些服務都是在亞馬遜的計算機上運行的。

亞馬遜首席執行官 Jeff Bezos 曾稱AWS是“無人問津”的想法。這個服務最早始於2000年代初期,當時零售商都在努力組裝計算機系統來啟動新項目和功能。亞馬遜在建立通用的計算機基礎架構後,意識到其他公司也需要類似的功能。

如今,就連 Airbnb 和 General Electric 這樣的公司實際上也是從亞馬遜租用計算系統(也稱為使用“雲”),而不是購買和運行自己的系統。這些企業可以將其信息存儲在亞馬遜的計算機上,並從中提取數據進行分析。

對於亞馬遜本身而言,AWS 至關重要。去年該部門的銷售額高達250億美元,大約相當於星巴克的規模,是亞馬遜最賺錢的業務。這些利潤為亞馬遜提供了進軍許多其他行業的資金。

亞馬遜在一份聲明中說,認為它是公然剝削軟件行業的想法“愚蠢又離譜”。它說,它對軟件行業做出了巨大貢獻,並且它的行為符合客戶的最大利益。

有些科技公司表示,他們通過 AWS 找到了更多的客戶;就連與亞馬遜糾纏不清的公司也成長了。例如,Elastic 於去年公開上市,現在有1,600名員工。

然而,我們採訪了40多名現任和前任亞馬遜員工以及競爭對手,許多人表示,與AWS合作帶來的成本很大一部分是隱藏的。他們說,很難衡量他們有多少業務流失到了亞馬遜,也很難衡量亞馬遜的威脅勸退了多少投資者。許多人都在匿名的情況下接受了採訪,因為他們擔心會激怒亞馬遜。

四名知情人士表示,今年2月,7位軟件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在矽谷舉行會議,商討針對這家科技巨頭提出反壟斷訴訟。他們的申訴反映了諸多亞馬遜購物網站的供應商的不滿:一旦亞馬遜成為直接競爭對手,它就不再保持中立。

知情人士說,這些公司的首席執行官沒有採取法律行動,部分原因是擔心這個過程需要花費大量時間。

如今,監管機構正在聯繫亞馬遜的一些軟件競爭對手。負責調查大型科技公司的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在9月的一封信中向亞馬遜詢問了 AWS 的做法。聯邦貿易委員會還在調查亞馬遜,他們詢問了 AWS 的競爭對手,據悉兩家軟件公司被傳喚,但不允許他們討論此事。

風險投資公司 Uncorrelated 的創始人 Salil Deshpande 說,亞馬遜針對軟件創業公司的所作所為是不可持續的。

他說:“亞馬遜巧取豪奪了他們的財富,強行從所有者手中奪走了軟件控制權,並吸引客戶使用其專有服務。”

“公然剝削”

一家獨大的亞馬遜 讓人恐慌? 3

MariaDB首席執行官 Michael Howard 表示:“AWS的成功建立在公然剝削開源技術之上。”

十年前,自從亞馬遜開始 AWS 業務以來就一直在努力賺取持續的利潤。提供計算能力的服務似乎有點讓人迷惑。

然而,各個創業公司都接受了 AWS,因為這項服務為他們節省了資金,他們不需要購買自己的計算設備,只需花錢購買所需的軟件。不久後,越來越多的公司蜂擁而,向至亞馬遜尋求計算基礎設施以及最終在其計算機上運行的軟件。

2009年,亞馬遜建立了一個模板,以加快 AWS 的增長。同年,它推出了一項管理數據庫的服務,這是幫助各個公司組織信息的重要軟件。

雖然 AWS 數據庫服務贏得了眾多用戶的喜愛,然而它並沒有運行亞馬遜創建的軟件,亞馬遜選擇了一種可免費享用的軟件——開源軟件。

開源軟件與亞馬遜在業務上幾乎沒有交集。就好像一家咖啡店,發放免費咖啡,寄希望於人們花錢購買牛奶、糖或糕點。

但是,開源是軟件行業培育的一種久經考驗的真實模型,可以迅速將技術提供給客戶。擁有大量貢獻者的社區經常湧現出可共享的技術,還有人做出改進和傳播技術信息。一般來講,開源公司可以在後期通過客服支持或付費插件賺錢。

最初,技術人員沒有註意到亞馬遜在數據庫軟件中的所作所為。後來在2015年,亞馬遜故伎重施,他們複製了 Elasticsearch,並提供了具有競爭力的服務。

他們的此次行為引起了很多人的矚目。

“有一家公司利用人們喜歡使用的開源產品為基礎建立了業務,突然間出現了一位競爭對手利用你的產品與你對立。”Todd Persen說。他於今年創建了一家非開源軟件公司,目的只是不給亞馬遜機會利用自己的產品。他以前的創業公司 InfluxDB 就是開源的。

開源軟件產業一次又一次地為亞馬遜所使用。當亞馬遜複製開源軟件並集成到 AWS 後,就不需要許可,也不需要付錢給創業公司,這重重打擊了人們創新的能力。

這些公司中的許多公司都沒有追索權,他們無法突然開始為免費軟件收費。因此,有些人只好改變如何使用其商品的規則,希望藉此限制亞馬遜和其他試圖將其創造的商品變成付費服務的人。

亞馬遜想法避開了他們的一些變化。

去年, Elastic 公司改變了其軟件規則,亞馬遜在博客文章中表示,開源軟件公司限制用戶的訪問,他們的所作所為“污染了開源領域”。

Elastic 的首席執行官 Shay Banon 當時寫道,亞馬遜的行為“虛有為他人著想的外表”。 Elastic拒絕了我們的採訪。

去年,MongoDB(利用文檔形式來組織數據的流行技術)公司也宣布,任何將其軟件作為Web服務來提供的的公司必須免費共享其底層技術。人們普遍認為此舉針對的就是 AWS,因為它沒有公開分享其用於創建新服務的技術。

AWS 很快就開發了自己的技術,該技術與 MongoDB 極其類似,而這款新軟件不受限於 MongoDB 的要求。

今年,當 MongoDB 首席執行官 Dev Ittycheria 與其他六家軟件公司的負責人一起參加晚宴時,人們第一時間就提起了 MongoDB 的這段經歷。他們在矽谷的一位風險投資家的家中展開了激烈的對話:討論是否公開指責亞馬遜的行為有壟斷的嫌疑。

據知情人士透露,在宴會上,包括軟件公司 Confluent 和 Snowflake 的負責人在內的首席執行官們紛紛表示他們面臨著不公平的競爭環境。他們無處訴苦。

MariaDB首席執行官 Michael Howard 表示:“AWS的成功建立在公然剝削開源技術之上。”據他估計,亞馬遜利用 MariaDB 軟件獲得的收入是其公司所有業務所獲收入的五倍。

AWS 副總裁 Andi Gutmans 表示,有些公司希望成為“獨一無二”利用開源項目賺錢的公司。他說,亞馬遜“致力於確保開源項目保持真正的開放性,無論客戶是否選擇 AWS,他們都有權選擇如何使用開源軟件。”

2012年,在 AWS 舉行的首屆開發者大會上,亞馬遜不再唯一的雲計算巨頭。微軟和谷歌競相推出了競爭平台。

為此,亞馬遜推出了更多軟件服務,希望確保 AWS 不可或缺的地位。 AWS 的負責人 Andy Jassy 在活動中發表講話時表示,他們希望“利用所有可以想像的用例”。

此後,亞馬遜以驚人的速度增加 AWS 的服務,從2014年的30家增長到今年12月的175家。此外,它還具有主場優勢:簡單性和便利性。

客戶只需輕輕點擊鼠標就可以添加新的 AWS 服務,並利用同一個系統管理這些服務。而且這些新服務會添加到同一賬單中,不需要財務或合規部門的額外許可。

相比之下,在 AWS 上使用非亞馬遜服務就遠遠複雜得多。

如今,客戶登錄 AWS,就會看到一個名為管理控制台的主頁,頁面中央列出了約150種服務,這些都是 AWS 自己的產品。

如果你鍵入“ MongoDB ”,搜索結果不會獲取有關 AWS 上 MongoDB 服務的信息;相反,它會建議你使用亞馬遜提供的“與 MongoDB 兼容” 的產品。

即使客戶選擇了非亞馬遜的產品,該公司還會時不時地繼續推銷自己的產品。當有人創建新數據庫時,就會看到一則有關亞馬遜自家產品 Aurora 的廣告。如果他們選擇其他商品,亞馬遜仍會特別“推薦”自家的產品。

Gutmans 說,AWS 與許多公司緊密合作,“盡可能無縫地”集成其產品。

禁止詞

一家獨大的亞馬遜 讓人恐慌? 4

亞馬遜的 AWS 拉斯維加斯開發者大會是當前云計算行業中最大的盛事。

亞馬遜的 AWS 開發者大會是當前世界技術領域的盛事之一,每年都會吸引成千上萬的人到拉斯維加斯來。

大會的壓軸項即是 Jassy 在演講中展示新服務。因為新的 AWS 功能經常都會給一些創業公司帶來災難,所以這場演示也贏得了“血色婚禮”的稱號——《權力的遊戲》第三季中著名的一幕。

“沒有人知道下一個死的是誰。” Duckbill Group 的 Corey Quinn說,他幫助各個公司管理 AWS 賬單,還寫了一篇新聞報導題為:“Last Week in AWS”。

在去年的會議上,亞馬遜推出了一種新工具:Amazon CloudWatch Logs Insights,可以幫助客戶分析有關其服務的信息。

前AWS 軟件工程師Daniel Vassallo 幫助公司開發了這款產品,他表示,高管們想進入這個市場,但他們擔心人們會以為亞馬遜又有瞄準了一家名叫Splunk 的公司,該公司提供了類似的工具,同時也是AWS 的主要消費者。

Vassallo 說,亞馬遜在會議之前讓 Splunk 預覽了新產品,並同意 Jassy 不會在演講期間宣布該產品。

“他們不是特別高興。當然了遇到這種事兒誰會高興啊?” Vassallo (於今年2月離開了亞馬遜)在談到 Splunk 時說,“但我們還是堅持做下去了。”

Splunk 表示他們與 AWS 建立了 “堅實的伙伴關係”,並拒絕進一步評論。

亞馬遜還為開發者大會制定了規則。各個公司需要支付數万或數十萬美元才能拿到一個展位,他們必須將廣告橫幅、小冊子和新聞稿提交給亞馬遜以供批准。

根據 AWS 八月份發布的文件闡明了他們與其他公司合作的營銷準則,亞馬遜禁止使用“多雲”(使用兩個或多個雲平台的概念)等詞語或短語。亞馬遜發言人表示他們已經停止了這種做法。

各家公司還不能稱自己是“最佳”、“第一”、“唯一”、“領導者”,除非經過獨立研究機構的證實。

“愛恨交織的關係”

一家獨大的亞馬遜 讓人恐慌? 5

利福尼亞州米爾布雷的軟件創業公司 Nexla 的首席執行官 Saket Saurabh 表示,他對與亞馬遜的合作關係持保留態度。

Redis Labs 於2011年在以色列特拉維夫成立,致力於管理名為Redis的免費軟件,人們可以使用該軟件快速組織和更新數據。亞馬遜很快就提供了具有競爭性的付費服務。

雖然 Redis Labs 迎來了強大的競爭對手,但亞馬遜的舉動也證實了 Redis 技術的堅實。在那之後,這家創業公司籌集到了1.5億美元,這充分說明了許多軟件公司與亞馬遜之間“無法和平共處,卻又唇齒相依”的關係。

Redis Labs 的前員工估計,每年亞馬遜利用 Redis 技術獲取的收入高達10億美元,至少是 Redis Labs 收入的10倍以上。他們說,亞馬遜還試圖挖走員工,並以超高的折扣低價出售 Redis 技術。

AWS 承諾客戶的消費超過一定金額就可以享受折扣,但是他們沒有公平地對待自家服務和競爭對手服務的消費額度。外部服務的消費額僅佔自家服務消費額的一半。據 AWS 客戶稱,他們的折扣不適用於非亞馬遜產品。

如果客戶仍然通過 AWS 選擇 Redis Labs,則 Redis Labs 必須將其收入的15%返還給亞馬遜。

前員工說,有一段時間,亞馬遜十分熱切地渴望招聘 Redis Labs 員工,高管們甚至從網站上刪除了部分 Redis Labs 的技術人員。不過Redis Labs 的一位發言人說,他們不記得這件事。

前員工還說,部分 Redis Labs 高管考慮今年對亞馬遜提出反壟斷訴訟。而其他人則表示反對,因為這家創業公司80%的收入都來自 AWS 的客戶。

“這是一種愛恨交織的關係,” Redis Labs 前營銷副總裁Leena Joshi 說,“一方面,我們的大多數客戶都在AWS,因此,與他們緊密結合符合我們的利益。同時,我們也知道AWS 搶走了我們的業務。”

Redis Labs 拒絕就公司收入或 AWS 的動作做出評論。它說亞馬遜提供了“重要的服務”。

並非每個公司都將 AWS 視作威脅。舊金山的創業公司 Databricks 使用人工智能來分析數據,公司的首席執行官 Ali Ghodsi 說 AWS 的銷售人員提高了他們公司產品的銷售量。

他說:“我並沒有看到他們耍詭計來阻止我們的發展。”

但是,位於加利福尼亞州米爾布雷的創業公司 Nexla 只有14名員工,公司的首席執行官 Saket Saurabh 表示,他對亞馬遜持保留態度。

8月份,亞馬遜開始提供一項數據處理和監控服務,與 Nexla 展開了競爭。投資者們警告他,不要向這家科技巨頭透漏太多信息。

然而,Saurabh 還是在9月份簽署了與亞馬遜合作的合同。為什麼?因為亞馬遜龐大的銷售團隊可以為 Nexla 帶來更多受眾。

他說:“我們有選擇的餘地嗎?”

如果亞馬遜推出競爭產品,創業公司該何去何從?

對於所有創業公司來說,這都是一個無法迴避的問題。我不太擔心科技巨頭擠兌創業公司的問題。以我的經驗來看,在創業公司倒閉的諸多原因中,科技巨頭的威脅並不是主要原因。雖說如此,對於面向開發人員的創業公司來說,這確實是一個令人擔憂的因素。

AWS 與開源的關係非常複雜。值得注意的是,Mongo 和 Redis 都必須採取行動與 AWS 開戰。此外,這些公司在想法賺錢的時候都要面對這個問題,而且這也不會成為妨礙別人使用你家產品的原因。換句話說,創業公司能夠達到如此規模和水平,我們都應該感到慶幸。很多時候,在這些公司達到這種規模之前,AWS 不會與之展開競爭。

作者 | Daisuke Wakabayashi、Taylor Clauson

編譯 | 彎月,責編 | 屠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