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湧向上海,推高租金,嚇走租客


網紅來了,不僅帶來流量,還推動了房租價格的上漲。同住上海的外地人,往往會受到租金上漲的影響,受到擠壓甚至離開。上海本地人很多人也表示,“並不喜歡網紅城市”稱號,很懷念不被打擾的生活。


這裡是每日人物的專欄“千萬間”。

這期我們關注租住上海老洋房的網紅。網紅湧入上海,改變了老洋房周邊的居住生態,也推動了房租的上漲。

文 | 高越

編輯 | 楚明

運營 | 橞楹

網紅贏了老外

“老外是最受歡迎的租客。”如今,這個結論要加上 “曾經”。

老趙是一名租房中介,負責的區域之一是上海建國西路。曾經在這裡,甚至是整個舊法租界,老外租客都是最受歡迎的,許多房東甚至直接標註“只租老外”。因為他們出價最大方,給的租金最高,但現在,“很多老外都要租不起房子了”。

一直以來,租房圈裡流傳這樣一句話:“有梧桐樹的地方才是上海。”這些地方指的是舊法租界,被老一輩人稱為“上只角”,有一座座花園洋房和街道兩旁的梧桐樹,是精緻生活的代表。

▲ 武康路邊的梧桐樹。圖 / 視覺中國

新金主是網紅。建國西路連線了徐家彙公園和田子坊,雖比不上武康路、思南路等熱門街道名氣大,但這裡也是新晉網紅打卡地,串聯起的七八家麵包店、3家文藝小館和數不清的咖啡館,足夠網紅博主們花上一番功夫。

老趙一直不缺看房的人,“這裡多貴都有人租”,最近幾個月,更是每天都能接到幾十個電話和好友申請。在他看來,網紅在出價大方上不亞於老外,甚至還“更好說話”。在帶人看房的過程中,他不用細談室內設施和周圍交通,只說這棟房子有多少年的歷史,街上有多少能出片的拍照點,就夠了。

街道上既有老破小,也可以“豪”無止境。兩室一廳帶露臺的洋房的租金基本要20000元以上,這是邁入精緻的門檻。許多負責高階洋房的中介,甚至會抱怨租客“反正租不起還耽誤了我的功夫”。

在老趙看來,現在舊法租界裡的租客裡,網紅才是佔大頭的,不僅扎堆租房,很多還在翠湖租工作室。他口中的翠湖在黃浦區淮海中路,市場均價在25000元以上。

的確如此,從年初開始,愛刷微博和B站的網友不難發現,許多網紅博主先後宣佈搬家,目的地均是上海。美食博主“盜月社食遇記”搬離生活5年的北京朝陽區雙橋,一行五人來到上海;時尚博主“竹子”與搞笑博主“野生珍妮”也不約而同選擇入滬。網紅們從天南海北而來,一起搶佔上海灘。

珊珊也是其中之一。她是一名時尚博主,3個月前從杭州搬離,帶著20個用膠帶封好的紙箱和2只貓,目的地是黃浦區鉅鹿路。這裡是上海的“租金天花板”,平均整租租金達到了1.39萬元。珊珊租的是一戶臨街的小洋房,價格高出更多,每個月2.3萬元,是以前她在杭州的4倍不止。

珊珊認為“這才是生活”,她現在樓下有大型商超、咖啡小店和各種精緻簡餐,實現了“3分鐘生活圈”。她幾乎每晚都會踏著梧桐樹蔭散步,再給自己買兩束花。

距離鉅鹿路步行只需要20分鐘的復興中路上,美妝博主“肉圓圓子你喜歡嗎”從深圳搬來這裡。她租住的是一室一廳的平層,目前均價不低於12000元。

人才向大城市流動並不稀奇,但上海與北京、廣州相比,疊加了時尚與流量的屬性,因此成為網紅博主的“造夢天堂”。對於他們來說,上海的海派風光與大城市精緻生活是短視訊拍攝的豐厚的創作土壤。同時,搬到入駐平臺的總部所在地,也意味著距離核心人脈和資源又近了一步。

“好出片”是她們選擇地點的共同原因。圓圓子所在的街道有50餘棟花園老洋房,紅牆、露臺和木框玻璃窗都是法式風格。她在街上經常看到舉著相機、打光板的網紅們,甚至不需要專門取景,“隨便一拍就很有電影感”。

延伸閱讀  2021年國慶檔票房43.87億 《長津湖》成紀錄“收割機”

珊珊也感到了拍攝的便利,她的穿搭偏法式復古,以前就經常來上海街拍,只不過每次兩三個箱子,裝五六套穿搭,拎著去再拎回來,兩頭折騰。現在只需要一個包和一輛單車,在騎車幾分鐘的範圍之內,哪怕是家樓下的步行街道,“都很出片”。

▲ 圖 / 視覺中國

居民與網紅的戰鬥

老趙在租房時會向租客強調:如果因鄰里問題出現矛盾退房的話,租客付全責。

網紅來了,房東們樂於賺得更高的租金,但普通居民並不如此開心。在他們眼中,這是一群大規模的外來者。

上一次網紅打卡引起爭議還是因為一個“粉色蝴蝶結”。武康路129號一棟二層小樓,半空陽臺上懸掛了一個碩大的蝴蝶結,連帶著住在樓裡、會跟人群打招呼的奶奶一起成為網紅景點。他們以見到網紅奶奶、搭上話視作不虛此行。

▲ 上海武康路的網紅打卡地蝴蝶陽臺,每天都有遊客和市民前來拍照。圖 / 視覺中國

網紅與居民們鬥智鬥勇的時候還有很多,甚至越演越烈。

一個居住在上海良友公寓的居民,曾公開講述了樓里居民與“爬樓黨”爭鬥的故事。因一座“鑽石樓梯”,這裡成為熱門的網紅打卡點。為了成功入樓,網紅們用盡了渾身解數。他們蹲守居民,在門禁開了後跟著溜進去;裝作外賣員,把腳架綁在雙肩包下;有人甚至搞到了某位居民的電話,直接撥通過去“我是你家某某的朋友,下來幫我開門”。

居民們在樓下大門張貼了“私宅樓宇禁止入內,面斥不雅請您自重”的加粗紅字告示,但仍然於事無補,會被人頂上一句“拍拍照怎麼了!”

類似的碰撞還有很多。網友March居住的小區因某偶像劇走紅,之後每天都有人溜進私人住宅的院子裡拍攝,她們不得不白天也拉上窗簾;Leila家的公寓成了網紅後,總是有人站在油毛氈的屋頂平臺拍照,多次造成開裂漏水,走廊過道里居民們精心養的蘭花也成了拍攝工具。

作為一名在黃浦區生活了20多年的居民,夏彬彬明顯感覺自己的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小時候,這些街道沒那麼多人,甚至網紅武康路也只是一條僻靜的小馬路,她喜歡在梧桐樹蔭下散步、遛狗。如今,每次遇到拍照的網紅團隊,她只能選擇繞路,或者在原地等待,等到對方拍攝間隙快速通過,稍微走得慢了,還會受到對方的白眼。

她從不駐足去看,其他本地人大都也不會。無論是一個拿著手機自拍的人,還是一整個專業團隊,對他們來說“都已經司空見慣了”。

夏彬彬已經掌握了規律:從上午10點開始,一直到晚上7點半,街上是一撥撥的人群。入夜之後,整條街道都會變得安靜,走出去500米,也找不到一家非網紅的餐館。那些幾十年的老店,很少開在街邊,往往都在深處,七拐八拐才能找到。

這些店不擅長網紅營銷,有的甚至承擔不起飛漲的租金,只能關閉或搬家。留下來的,基本上都被慢慢發現,冠以“本地人推薦”的名頭,進而網紅化,本地人想吃上一口都要排長隊。

最典型的是高安路上的一家包子鋪,在一片歷史街區裡開了30年,曾經條件一般,爐子擠上了人行道,但後來重新裝修,一下成了網紅,粉刷的店面被稱為莫蘭迪綠和“天青色等煙雨”,吸引無數人前來打卡。

社交平臺上,無數打卡武康路的人都會在自己的帖子上寫一句“羨慕住在武康路的人”。然而,居民真正的心聲是“好想搬家”。

趙婧住在武康路附近,拐個彎就能看見武康大樓,她最大的感受是“吵”,“人擠人,想走快點都不行”。他們都是來完成武康三件套的——拍照、打卡、吃冰淇淋,在小視窗前排好長隊,拿到之後先拍照,吃了沒幾口就扔到了垃圾桶。

如果沒化妝,趙靖會避開武康路,因為到處都是妝容精緻的網紅,穿著簡單的她覺得自己“就像是一隻布口袋”,格格不入。

到了晚上,這裡變成酒吧一條街,短短几十米的道路,就開了十幾家。馬路牙子上總是坐著許多人,有的還拿著剛剛排隊買來的包子,爭搶最盛的時候,150元一籠。居民老洋房與酒吧僅僅一街之隔,燈紅酒綠與睡眠難以共存,曾經還發生過老年人不堪其擾,往樓下潑水的事情。

網紅街道最不缺的就是咖啡館,周懿也開了一家,在點評平臺上排名第5,店鋪對面和旁邊還有別的咖啡廳“對打”,但他並不擔心生意,每家店人都很多,時不時就有網紅來打卡和拍照。

▲ 武康路一家咖啡店外,為冰淇淋大排長龍的人們。圖 / 視覺中國

延伸閱讀  國慶樓市遇“寒流”,二三四線城市平均銷量同比大降超4成

比起口味,更重要的是環境。前段時間,“武康路還能露營了”的話題突然出現,周懿瞭解一番才知道是街上有一家咖啡廳,裝扮了一個夏日私家小花園,並放置了許多露營單品,供顧客擺拍之用,一下子生意暴漲。不大的店裡,從早上10點到晚上6點,一直都擠滿了人。

趙婧卻再也忍受不了,在朋友圈留下一句,“要瘋了,我要搬家”。一名住在淮海中路的居民也因為同樣的原因,在最近選擇了離開。

珊珊搬來那天,上海本地阿姨曾開啟自家的門,看著她一趟趟搬快遞迴家,還囑咐她,以後要是不在家,可以讓快遞送到她家。隨著接觸漸多,阿姨看出了她的職業,有一次告訴她,“上海其實不需要‘網紅城市’的稱呼,我也不喜歡”。

濾鏡背後的“雞毛”

這裡既是造夢天堂,也有現實裡的“一地雞毛”。

老洋房大多是老房翻新,居住環境可以極端好,也可以極端差。圓圓子算是幸運的,房子在入住前全部翻修過,只有衣櫃、書櫃等傢俱是舊的。但地板跟這棟樓一樣,有著一百多年的歷史,走起路聲音很大,有的位置還會鼓包,不知是曾經泡過水,還是單純“年紀大了”。

▲ 沒有翻修前的老洋房衛生、住宿條件極差。圖 / 綜藝《生活改造家》

落地窗高,3樓正對著窗外的梧桐樹,每天上午,都有光打進客廳,一同來的還有飛蟲和白蟻。梧桐樹正是白蟻滋生的沃土,加上黃梅雨季,屋子裡各個地方都有蟲子。圓圓子噴了殺蟲劑,也想過各種辦法,但都收效甚微,只能期待冬天的到來。

洋房採暖也是問題,無論是牆暖、地暖,還是空調,如此大的空間,一個月的費用至少2000元以上,晚上要伴隨著“燒錢”的味道入睡。

珊珊要學會與不同人相處,她同層有3戶,既有老兩口,又有一家四口,樓下還住著附近餐廳的群租員工。隔音是最大問題,樓上挪個桌椅,她的吊燈都會跟著顫動,每天早上更會被隔壁關門聲吵醒。

樓梯也是木質的,既窄又高,許多邊緣已經被磨得很光滑了,她晚上回來,每次都只踩前腳掌,不敢讓腳跟同時落地,一旦出現走路的哐哐聲或者把樓梯踩得吱嘎響,對門的老奶奶就會開門訓她。

搬來上海後,拍攝便利了,但居住空間小了。在杭州時,珊珊有專門的衣帽間,用來放品牌寄的快遞和一套套服裝,但現在只有一室一廳,所有東西都要堆在客廳裡。她每次拍攝時,都要花上一番功夫用來清理空間,背景必須乾淨,只保留茶几、大衣架和落地鏡。事實上,有很多沒地方放的快遞箱和衣服都被她推到了鏡頭後,一轉就露餡兒。

同時,3年的杭州生活讓她養成了躺平的工作狀態,出片和視訊的節奏很慢,但現在面對幾倍以上的房租,她明顯焦慮許多,“感覺有個小鞭子在不停抽我”。

對於圓圓子來說,租金也是最大的壓力。她曾經住在深圳阪田,一個緊靠地鐵站口的房子裡,租金只用了不到3000元。如今租金陡增,她的生活壓力一下子重了起來,“會緊張很多,必須要省掉其他亂七八糟的花銷了”。

▲ 圓圓子精心佈置的出租屋一角。圖 / 受訪者提供

崔立曄是一名獨立攝影師,也兼職做博主。他來得更早,也更早發現“雞毛”。2015年,他抱著事業夢想來到上海,住過1000元的小單間,也拼過2500元的合租房。兩年前,小有積蓄後,他選擇整租自住,並租下了一間一百多平米的工作室,加在一起每月光租金就2萬多元。

但他很快發現了問題,工作室地處寶山區,交通不便。受經行鐵路限制,周圍附帶設施較差,且鐵路門每晚11點關閉,要不早下班,要不通宵別走,對他的工作有很大影響。同時,房子地勢較低,每次下大雨都會進水,整個一樓常常全部被淹。

他簽了兩年的合同,卻早已心力交瘁,打算到期立馬退租。但當年做的是長遠打算,花費了十幾萬用來裝修,如今回報無門,全部搭進去了。

擠壓與離開

網紅來了,不僅帶來流量,還推動了房租價格的上漲。同住上只角或上海其他地方的人,往往會受到租金上漲的影響,受到擠壓甚至離開。

最近,崔立曄正忙著裝修新租的房子。工作室合同到期後,房東提出“一年漲價2萬元”的要求,否則搬走。他果斷選擇離開,打算從此居家辦公,並且打算用省下來的租金搬家,兩室一廳,租金11000元。

新租的房子,崔立曄花了大力氣才找到,是房東2個月前剛購入的二手房。起初要價12800元,他花了幾天才把價格挪了下來。崔立曄瞭解到,房東的底線是“覆蓋每個月支付的房貸”,對收益要求不高,同時十幾年前的老房子,內部破舊,入住需要重新裝修。他表示自己可以刷牆、修補破損,所有都不需要房東操心。

延伸閱讀  國家發改委:電廠存煤預計3日內超過1.1億噸

做自由職業者收入不穩定,疫情期間更是受到了影響,幾乎入不敷出。為了承擔租金,他基本是吃老本,如今計劃尋找一個室友,分擔租金壓力。

這是共性問題,從今年六七月開始,許多租客都收到了房東漲價的通知。一個廣為流傳的視訊是,一名房產中介站在嘉善路的十字路口,先指了指右邊的房子,“去年4萬,今年要5萬多,甚至6萬”,再指著左邊的房子,“一個三房去年1萬多,今年裝修好了要3萬”,接著指向遠處的老破小,“60平米也要1萬”。他最後得出結論,“這邊的房子整體租金漲了30%到50%”。

最高峰如此,其他地方也水漲船高,多名租房中介提到,從今年六七月開始,以黃浦、靜安為代表,上海大多數地區上漲幅度均在20%以上。

▲ 上海房產中介介紹上海的房價暴漲詳情。圖 / 微博截圖

夏茹面臨著離開。她2年前從老家安徽來到上海,一直做餐飲工作。不知從何時起,工作的小店成了網紅,每天中午和黃昏,總有一撥撥人來店門口拍照。這些人只拍照,很少進門消費,她不敢按照老闆的吩咐趕人,只能請求他們不要發到某紅書上。

她一直都是包吃住的員工,和同事住在距離店鋪只有幾分鐘路程的兩室一廳,租金由老闆承擔。後來網紅店越來越多,生意明顯不如以前好了,前段時間漲了1000元租金後,老闆不願意再掏錢了。夏茹不得不搬到幾個人群租的小單間中,後來,老闆甚至連2000多元也不想承擔,提出多發一些工資,讓夏茹自行租房。她選擇辭職,也搬去了更遠的地方。

與夏茹一樣,莊靜靜也被迫搬家。她原本住在市中心,做一份金融工作,享受著便利交通和老城區的小資風情。在租金上漲800元后,她不得不重新找房,一路從內環、中環,最後到了外環,從此進城需要花費1個小時。

對於住在花園洋房、有獨立院子的網紅博主來說,800元也許不算什麼,但在莊靜靜身上,這價值四五件衣服、三四十頓外賣和幾次AA制的聚餐,她不得不妥協。

各個行業,更多的年輕人選擇換房,從市中心不斷向郊區遷移,這些人跟網紅們組成了兩股截然不同的人流,懷著不同的心情,朝著相反的方向移動。

珊珊有自己的計劃,她下個月要做視訊,名字就叫“女明星在上海”;明年再換一個面積更大的房子,加一個衣帽間,最好是一層一戶,儘量不用與他人打交道。莊靜靜也有自己的打算,她已經退無可退,如果房租再漲,就回蘇州老家。

(應受訪者要求,夏彬彬、趙婧、周懿、崔立曄、夏茹、莊靜靜為化名)

參考資料:

外灘TheBund:我住上海網紅洋房公寓,天天和“入侵者”鬥智鬥勇

文章為每日人物原創,侵權必究。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