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原著:周楠被生父“算計”,悲情結局太淚目,令人感慨


駱士賓,水自流這對道上的兄弟,曾與塗志強是光字片A區“人渣”團伙一員。

他們抱團取暖,模仿古人,結拜為兄弟,均無業,練就了特殊本領,扒、偷、騙、搶之“技能”。這些技能往往是“九虎十三鷹”團體人人要掌握。

搜刮水平一流,專門挑選,有錢有權有勢的三結合”幹部。眼中目無王法,作惡事蹟一件挨一件。而塗志強的慘劇可謂血中加色,他的死亡令“發小”周秉昆時常做噩夢,無奈之下離開紅星木材加工廠。

塗志強一走,周秉昆被兩個人模人樣的人纏上,“棉猴”和“瘸子”,這二人直奔主題,插入了一些小話題,讓他甘願每年給鄭娟送錢,補貼一家四口的生活。

周秉昆最開始沒起歹心,只想看一下能嫁塗志強的女人有多美,《人世間》原著有這樣一段文字讚歎鄭娟的美:

有張蛾眉鳳目的臉,像小人書《紅夢樓》中的小女子,目光裡滿是悟惶,彷彿沒怎麼平安無事地生活過似的。她的樣子,會讓一切男人惜香憐玉起來

美女過得一貧如洗,周秉昆自愧不如。那一年,沒戀愛過的他動了真心,他要和鄭娟這樣惹人憐的女子過一家。鄭娟臨產,他被迫充當“臨時丈夫”,孩子從產房抱出來,駱士賓看呆了。

他是楠楠的親爸爸,生而不養。幹不法勾當,楠楠剛出生時,鄭娟當著秉昆的面,說出了實情:

“兒子不是塗志強的,是駱士賓的。當年三人在家拼酒,我就在一旁,剩下兩個喝醉,駱士賓強佔了我,斷了一根肋骨。

“骯髒的關係”一度讓命苦的鄭娟身心憔悴,兒子降臨到世界,她心裡有了蠻大的責任感。具有仁愛主義的周秉昆,原先也覺得替“壞蛋”養子,心中蒙羞。隨著鄭娟融入周家,給楠楠一個新家。十幾年如一日,他操心楠楠的學業,楠楠的品德。從新手父親到父子情深,周秉昆習慣了非親生兒子的存在。他捨不得把辛苦養育的兒子送給駱士賓。

可駱士賓哪是善類。以親爸的名諱,派人來楠楠學校送信。這一舉止離間秉昆父子的感情。駱士賓玩的這一套,事實上為周楠之後英勇救人喪命海外埋下伏筆。越看《人世間》,我越對周楠有一種說不出的心痛。出生後的“恥辱身份”,長大後的“懂事”,留學後的“仗義”。

在周楠身上,秉昆夫婦的教育影響著她,他最開始和表姐馮玥早戀,情竇初開的年紀,互相親吻,嚴格來說,不是小時候在一起呆過的原因,反而是馮玥的“誘惑”。

1初嘗禁果,養父怒氣沖天

馮玥繼承了周蓉身上的任性

延伸閱讀  阿涵唱歌錢小佳就害怕?這個直男到底經歷了什麼?網友:活該單身

她瞞著家長和表弟戀愛,被郝冬梅看出,是《人世間》一書中最荒謬的舉動。周楠這孩子,自小受周秉昆教育,老實做人,本分做事,與大兩歲的表姐初嘗禁果,在周家是天大醜聞,前腳剛從水自流口中冒然知曉,駱士賓下一步的行動,後腳家裡就出了這等糟心事,他不能在這時候亂了分寸,萬萬不能被家人看出慌亂的心情:

水自流苦心勸告了這樣一席話。

難道你忘了?你如今的大兒子楠楠……他才是楠楠的生父啊!他如今儘管自鳴得意,卻再也生不出兒子來了,他那東西在獄中被人廢了。為了他自己,他會和你爭兒子的。也許,為了爭兒子,他會連鄭娟一起爭。我太了解他這個人了,周秉昆,你得有心理準備。 ”

養子出現如此醜事,周秉昆氣得火冒三丈。 《人世間》原著中,他對外甥女的變化,不惜惡語傷姐姐,周家大亂,當著周蓉的面,以下犯上:

姐,你以為自己是盞省油的燈嗎?我實話實說,你小時候還比較可愛,可你長大後讓父母和哥哥弟弟操了多少心?我擔憂切陰身上遺傳了你那種讓人不省心的基因。估計馮化成遺傳給她的基因也不怎麼樣。一個風流詩人,能將什麼好基因遺傳給女兒?

周蓉得理不饒人,和弟弟大肆爭辯。此刻的周楠正深刻思考要不要答應駱士賓去異國留學,家裡父母們,因他早戀的事吵得一團糟。周楠是個善於為家長遠打算的少年,此刻的他一言不語等候著親戚的宣判。或許,初次體驗愛情美好,心中有那麼一份憧憬,當馮玥和他約定好留學地點,當兩個情竇初開,心花怒放的少男少女深深長吻。

《人世間》一書中,周楠“恥辱”的出身,寓意了他千瘡百孔,血淋淋的人生。無法為父母送老善終,英年早逝,這是意難平的現實。

2被生父”算計“是源頭,連累養父入獄十二年

駱士賓是個野心勃勃的男人。

對於親生兒子,也許打回江遼做生意,大買賣,夢想著有一日要回。十幾年不見面,母子倆不聞不問,他這個人滿口的仁義道德,敬重兄弟情意,塗志強死後愧疚不已,為了鄭娟肚裡的孩子,每個月援助鄭娟。可往深處想一下,駱士賓的積德行善藏著心機與算計。

可能那個時候起,他就在心中籌劃著發財,給親生的兒子像樣的成長環境。駱士賓這種敗類,是當時光字片的惡霸,水自流比他晚出獄一年,他深情款款地迎接過命哥們。原著中,水自流開了一家書店,和做飯店副經理的周秉昆促膝長談,遺留了一段比較有內容的話語:

第一說清楚塗志強“遇害”真相,困惑周秉昆四十年的謎團解開。第二,如今與駱士賓的交情,如君子寡淡,水自流想做個“好人”,再回顧之前的壞事,慚愧萬分。駱士賓在搶兒子之前,周秉昆表明了立場:

延伸閱讀  匯叔爆料:楊冪自曝戀情?金晨鄧倫的愛和情仇?郭碧婷拼二胎?

他敢那樣,我殺了他!

八個字,非常果斷。一語而出,他把楠楠當成心頭肉,恨不得用全身的力量護他周全。因而,與駱士賓有了一次鄭重的談判,他從話語裡悟懂了“真實隱情”,駱士賓不是想要兒子,他要的是周家的關係,楠楠被當成買賣工具,原著裡這段毫無人性的話,讓人脊背發涼:

我只要楠楠,但你要促成楠楠和玥玥的事,起碼不反對。想想看,如果楠楠與玥玥將來成了夫妻,那是多麼完美的事。那我和你姐就是親家了,和你哥你嫂子就是很親的親戚了。我和你和鄭娟呢,那種關係想不親都做不到了呀!想想看,那咱們是多好的組合?論權力,咱有當官的:論知識,咱有教授;論藝術,咱有導演:論財力,有我呢

周秉昆一時間亂了分寸。他明白,這是一樁穩賺不配的生意,駱士賓想以小博大,獨享成果。楠楠是親生的,這是沖淡不了的血緣。即使楠楠不想認他,不願意認他這個爸爸,也無障礙。他可以死纏爛打,他有三套房,隨時住,隨時走。日子久了,父子就有了感情。

楠楠存在的作用,僅是駱士賓博得人脈的險棋。面對駱士賓的挑釁,惡狠狠警告。周秉昆一拳打倒他,揍了他一頓。接著二人見面,眼球紅腫,仗勢更緊。一人雙目噴焰,另一人冷笑。那次惡戰,

駱士賓在醫院被診斷為嚴重腦震盪,脊椎也裂了兩節,連日昏迷不醒,院方認為有可能成為植物人。

周秉昆做了12年的牢獄,那12年,鄭娟送走了婆婆,曲秀貞介紹,鄭娟做了勤雜工,周楠回心轉意,掙脫扯拽跑回家了。他明白了養父的良苦用心。

3悲情結局太淚目,令人感慨

從獄中回家,周秉昆感覺人生如大夢。 50歲了,做事不如以前,家中事有喜有悲。大兒子周楠高中畢業考上了北京一所著名高校的法學院,表現優秀,成為公派留學生。

小兒子周聰大學畢業,學的是曾經很熱門的企業管理。企業都不景氣,專業等於白學,找工作時四處碰壁,經周秉義介紹,成了A市晚報記者,周蓉見到了在外留學的周楠,姑侄倆相見甚歡,講了一段成人和成人間的談話:

我曾因為自己是光字片的孩子而暗暗抱怨過命運,我曾非常羨慕住在好街區好房子裡的同學,羨慕極了。當我知道自己居然還有一位是老闆的生父在世,他向我保證他能完全改變我的命運,讓我也住在好街區好房子裡、以後生活將很闊綽時,我簡直沒法不被那麼一種生活所吸引……但我現在明白了,我抱著你就像抱住了周家每一位親人和朋友,你們對於我才是最寶貴的。那個給予我生命的男人,他不能給予我你們這樣的親人和朋友。他沒有一個真正的朋友,他所認識的人全是他企圖利用或企圖利用他的人。他沒有親情實際上也不需要親情,

長大後的周楠猛然懂得親情的無價,他不知道怎麼面對生父。更不曉得如何報答養父的養育之恩,只可惜一切太晚了,書里關於周楠的早逝,任誰閱讀,無限哀涼。美國教室發生了不明案件,為救女學生和男教授,兩顆子彈打過了他的胸膛。差一點就要和親人團聚,周楠當時在學校已經是導師助教,前途無限好,天意啊,這對分隔12年的父子此生再也見不了面,陰陽相隔。

4《人世間》後輩的淒慘命運

延伸閱讀  還記得《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裡的白真嗎?唱跳被批划水?

周楠用他的英勇犧牲,危急時刻的抉擇,換來了周秉義的認可。

馮玥最後嫁了一個50多歲的老男人,艷羨對方的錢財,再品全書,莫不是那句:人生若只有初見,長久相逢哪是難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