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暴風年報、工資發不出,存退市風險



暴風離退市越來越近了。

3月30日晚,暴風集團發布《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關於股票存在被暫停上市風險的提示性公告》稱,截至目前,公司現有員工無法承擔2019 年業績預告和業績快報的編制工作,公司無法按相關規則的要求披露2019年業績預告和業績快報;公司尚未聘請首席財務官和審計機構,存在無法在法定期限內披露2019年年度報告的風險。

暴風年報、工資發不出,存退市風險 1

圖:2019年6月,9名外地員工到北京暴風集團總部討薪 來源:8號樓

來源:鈦媒體

作者 | 石萬佳

根據相關規定,上市公司在法定披露期限屆滿之日起兩個月內仍未披露年度報告,深圳證券交易所可以決定暫停公司股票上市。

公告還提到,近期公司經營狀況發生重大不利變化,資金緊張,難以維持公司正常運轉;債務負擔重,面臨流動資金短缺導致無法及時償債的情況;對員工的薪酬支付困難,公司人員持續大量流失,除馮鑫先生外,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已全部辭職,協助信息披露事務的證券事務代表也已經辭職,目前僅剩10餘人同時存在拖欠部分員工工資的情形。

暴風集團還強調,公司存在經調整後2018年末、2019年末連續兩年年末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資產為負的風險。根據相關規定,若經調整後2018年末、2019年末連續兩年年末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資產為負,深圳證券交易所有權決定終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法人被批捕,公司僅剩10餘人

11月21日,暴風集團曾發佈公告稱,公司近日收到大華會計師事務所的《告知函》,由於大華會計師事務所業務規模進一步擴大,2019年報審計業務繁重,在時間和人員安排等方面已不能充分滿足公司的需求,特告知辭去2019年報審計會計師。

暴風集團彼時表示,公司將按照相關規定盡快聘請新的審計機構,但也強調由於人員流失嚴重和暫無合作的審計機構,公司存在無法在法定期限內披露2019年年度報告的風險。 3月30日的公告顯示,暴風集團並未成功找到新的審計機構。

12月2日,暴風集團發佈公告稱,公司經營狀況發生重大不利變化,人員持續大量流失,除馮鑫先生外,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已全部辭職,協助信息披露事務的證券事務代表也已經辭職,公司目前僅剩10 餘人。由於資金狀況緊張,公司存在拖欠部分員工工資的情形。暴風集團表示,公司存在無法在法定期限內披露2019年年度報告的風險;公司目前資金狀況緊張,存在持續經營困難的風險等其他風險。

而根據相關規定,上市公司在法定披露期限屆滿之日起兩個月內仍未披露年度報告,深圳證券交易所可以決定暫停公司股票上市。

更早之前的2019年9月2日下午,上海市人民檢察院官方微信公眾號“上海檢察”發布消息稱,上海市靜安區檢察院以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職務侵占罪對公司法定代表人馮鑫批准逮捕,案件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經營情況堪憂,嚴重資不抵債

暴風集團發布的上一份財報是在2019年10月31日發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財報。財報顯示,2019年前三季度,暴風集團錄得營收約1000萬元,僅有去年同期的二十分之一;淨虧損3.86億元,是去年同期的三倍多。截至2019年9月30日,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淨資產約-6.33億元,手上現金僅332萬元,但負債超過10億元,陷入嚴重的資不抵債。

3月30日的公告中,暴風集團提到,公司存在經審計後 2019 年末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資產為負的風險。根據《深圳證券交易所創業板股票上市規則》第13.1.1 條第(三)項“最近一個年度的財務會計報告顯示當年年末經審計淨資產為負,深圳證券交易所可以決定暫停其股票上市”的規定,若公司經審計的2019年度財務會計報告顯示2019 年年末的淨資產為負,深圳證券交易所可以暫停公司股票上市。

暴風集團還強調,公司存在經調整後2018年末、2019年末連續兩年年末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資產為負的風險。根據相關規定,若經調整後2018年末、2019年末連續兩年年末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資產為負,深圳證券交易所有權決定終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暴風集團表示,近期公司經營狀況發生重大不利變化,資金緊張,難以維持公司正常運轉。公司主營業務收入急劇下滑,應收賬款回收困難,經營發展受到嚴重製約。公司現金流緊張,現金流入已經難以支撐日常經營。公司債務負擔重,公司面臨流動資金短缺導致無法及時償債的情況。

債務方面,暴風集團提到,近期公司收到北京仲裁委員會送達的《裁決書》,裁決公司向上海歌斐資 產管理有限公司支付轉讓價款、違約金等合計 4.7 億元。公司存在由於無法支付上述費用而產生的法律風險。

而暴風集團目前的情況,也已經無法以公開發行等方式獲取資金。暴風集團稱,根據相關規定,上市公司存在因涉嫌違法違規正被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的情形,不符合發行股份購買資產的條件;2019 年9月16日,深圳證券交易所作出決定,對公司及馮鑫先生給予公開譴責的處分,根據相關規定,最近十二個月內受到證券交易所的公開譴責,不得發行證券;公司不符合《上市公司重大資產重組管理辦法》(2019年10月修訂)第十三條關於實施重大資產重組的規定。

經營困難、資金緊張、員工流失又無法自救,暴風集團或許可以通過退市結束這一切,而債權人和股民們又該何去何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