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信用卡江湖不平静 11家银行去年新增发卡大降57%



2019年,信用卡经历一系列事件冲击,包括刚性扣减要求、继续严查信用卡涉房地产交易、部分银行“降额封卡”、现金分期持续收紧,这显示行业可能正在经历拐点。“共债”的风险尚未远去。多位银行业高管在近日的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了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银行资产质量,特别是信用卡影响的担忧。

信用卡江湖不平静 11家银行去年新增发卡大降57% 1

近期陆续公布的银行年报显示,  信用卡作为银行零售业务的主要抓手,2019年发卡量总体下降超57%。

除中国银行外,其余银行信用卡新增发卡量均下降,尤其是国有大行降幅最大,工商银行、农业银行新增发卡量较上一年度分别下降接近7400万张、6000万张。

不过,大部分银行信用卡交易金额仍较快增长,如中信银行、平安银行和邮储银行的信用卡交易规模增速2019年均超过20%。信用卡贷款增速较上一年度大多下降,而交通银行是目前唯一透支金额、交易量下降的银行。

新增发卡量大幅减少

银行机构经历过2017年、2018年狂飙突进的发卡,信用卡2019年新发卡量大幅减少,但仍是银行增长最快的业务之一。

3月31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银行年报统计,2019年,11家上市银行信用卡新增发卡量约1.2亿张,比2018年的2.8亿张下降了57%。除中国银行外,其余银行信用卡新增发卡量均下降,尤其是国有大行降幅明显。

降幅较大的是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两家银行2019年新增发卡量分别是约800万张、约1700万张,而2018年新增发卡量分别是8259万张、7865.67万张。建设银行、中国银行2019年信用卡新增发卡量分别是1275.93万张、1429.28万张,较上一年度的新增发卡量分别增减-171.07万张、67.61万张。

股份制银行中,招商银行2019年新增发卡量约1100万张,较上一年度下降1085万张。股份行信用卡发卡增长最快的是中信银行,去年新增1626.81万张,但较上一年度新增发卡量仍下降121.79万张。光大银行、平安银行、民生银行的信用卡新增发卡量分别是1149.83万张、880.91万张、790.89万张,较上一年度新增发卡量分别下降376.57万张、437.09万张、289.97万张。

多位业内人士指出,信用卡新增发卡下降,除越来越多的持牌和非持牌经营者涌入消费金融市场外,也与监管“刚性扣减”的要求有关。

“整体上,我们行经历了一个高速发展期后,在2017年底到2018年初发卡量最大。因为当时强化线上、线下拓展,行里对于获客量相应的考核机制配套比较‘厉害’。但是还是要尊重业务发展规律,所以接下来对信用卡业务进行了结构调整和质量控制。总体的贷款余额没有变,但是客户数又增长了。”一位股份制银行信用卡中心人士称。

特别是,信用卡监管也在加强,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对此有过持续报道,  为防范潜在风险,监管部门提出信用卡“刚性扣减”要求。

交易分期占比提升

银行信用卡新增发卡量不如往年,透支(信用卡贷款)金额增速也多不及往年,但大部分银行的刷卡交易量仍在快速增长,这提高了银行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

中信银行、平安银行和邮储银行的信用卡交易规模增速在2019年均超过20%,三家银行2019年信用卡交易量2.56万亿元、3.34万亿元、0.93万亿元,分别较上年增长23.05%、22.5%、20.24%。

国有大行中,工商银行2019年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1556亿元,比上年增长7.1%,其中银行卡业务收入增加33.35亿元,主要是信用卡分期业务收入增加;结算、清算及现金管理业务收入增加55.36亿元,主要是第三方支付业务增长较快带动收入增加。工行信用卡透支增加514.65亿元,增长8.22%,增速不及上一年度的17%,该行称主要是信用卡分期付款余额稳健增长所致。

建行银行卡手续费收入526.20亿元,增幅13.92%,主要是信用卡业务紧抓加快产品创新,丰富各类客户产品线,稳步推进发卡量拓展和消费交易额提升。建行信用卡贷款7411.97亿元,增长13.79%。

信用卡交易唯一下降的是交通银行,该行2019全年累计消费额2.95万亿元,同比下降3.97% ;集团信用卡透支余额4673.87亿元,较上年末下降7.48%。

疫情如何影响信用卡

“前两个月,我们的信用卡一般的情况下是负增长,特别是今年,负增长的情形更严重一些,没有增量,这个(不良)率自然就上去了,这是必然的。”3月20日,建设银行首席风险官靳彦民在该行业绩发布会上直言。

值得注意的是,多家银行在业绩发布会上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对信用卡交易量、资产质量有不小的影响。

招行表示,受共债风险等外部因素影响,信用卡贷款不良率1.35%,较上年末上升0.24个百分点。

“去年89亿元的新生成不良贷款中,信用卡就多生成80亿元,占了绝大多数”。招商银行副行长王良说,如果今年没有疫情影响,信用卡会保持比较好发展质量,但是目前判断信用整体资产质量态势可能受到疫情冲击,整体风险可能有所上升。

3月27日,交通银行副行长侯维栋在谈到新冠疫情对银行业的影响时说,受疫情的影响,2020年交通银行的资产质量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反弹,这个反弹应该说总体上也是与银行同业资产质量影响是基本一致的。从客户维度来看,个人客户、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受到的影响程度也是比较大的。其中信用卡业务新增影响是最大的。

光大银行副行长曲亮指出,疫情对信用卡业务的影响概括起来总结为“三降三升”。新增发卡量增速下降,但数据营销类发卡的增速在明显地上升。线下的销售人员展业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客户面签办卡的意愿也受到疫情的影响,使得近期发卡的速度是放缓的。但是线上数据+线下预约面签,即称之为数字营销模式的获客的量在快速提升,增长达到了10倍。

此外,交易增速总量下降,但是线上交易增速显著上升。数据显示,线上的交易量增长达到了27%,光大银行阳光惠生活APP业务量增长了6%。回款的总量增速在下降,风险管控的压力明显上升。催收运营的难度的确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很多工作无法正常开展,疫情冲击面还是比较大的。“聚焦到信用卡领域,下一步信用卡信贷业务的风险的确面临上升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