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聲界不存在的“標準”,會唱太平歌詞是相聲演員的硬指標?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相聲界出現了很多之前沒有過的一些“規矩”和“標準”,這些東西有一部分以前已經被遺棄了,還有一些則是相聲歷史上壓根就沒有過不存在的東西,但也被一些人別有用心“發明”出來。


本文要說的是其中流傳比較廣的一條:會唱太平歌詞是相聲演員的硬指標,不會唱太平歌詞連工錢都拿不到整份。

相聲歷史上的太平歌詞真的這麼重要嗎?真的是分辨相聲演員的標準嗎?真的是相聲藝人拿工錢的前提條件嗎?

當然不是,因為太平歌詞在相聲行業裡幾乎可以用一個詞來形容:啥也不是。


一、太平歌詞不是相聲行業獨有的

有些人被洗腦,總以為太平歌詞就是相聲本門唱,好像這是相聲行業專屬的東西一樣。

實際上,太平歌詞脫胎於蓮花落,這種小調在舊社會只要跑江湖賣藝的藝人幾乎都會唱,和相聲行業根本沒啥專屬性,很多雜耍藝人和賣藥糖的都會這玩意。


相聲本門唱是什麼,在相聲歷史上一直就沒有標準答案,一般來說,行業內比較認可的是—“凡是正唱都可以算唱”,意思是,你要是在相聲里正兒八經唱首歌、唱段戲或者唱個小調,都可以算說學逗唱裡的唱,這個觀點雖然也不是標準答案,但卻是大多數相聲藝人都認可的。

歪唱則可以算逗,歪唱就是那些改詞、改調把原作魔改了的唱法。所謂學,在相聲歷史上更多地是指學口技。

所謂相聲的本門唱是太平歌詞,其他唱都算學的說法,只是一小撮人的商業洗腦套路,你腦子被洗了相信他們的鬼話當然也可以,但是請不要到處說這是相聲行業標準,相聲行業最大的特點之一就是—沒有標準。

延伸閱讀  正月十六年收尾,民俗:1落、2走、3忌,記牢傳統順利一整年


二、太平歌詞不值錢

馬三立和趙佩茹在相聲裡說過“太平歌詞,那玩意不值錢”。

一位相聲泰斗,一位相聲界的亙古一人,之所以他們這麼說原因很簡單,太平歌詞這玩意確實沒啥技術含量,兩個調來回倒騰,只要記住詞就沒有不會唱的,曲調比《世上只有媽媽好》簡單多了,當然,好聽的段子也有但也談不上多麼經典,說白了這就是舊社會的口水歌。

有一說一,太平歌詞論技術含量還沒《驚雷》高呢,雖然驚雷也不算是個玩意。

郭德綱的師爺趙佩茹說太平歌詞不值錢,就跟現在的頂級歌唱家說網紅小調不入流一樣。


當然,我們不是說太平歌詞不值錢就沒必要傳承,而是說沒必要把這玩意神話,說得好像不唱太平歌詞就不能當相聲演員似的,難道每一個音樂人和歌手都得會唱一段《老鼠愛大米》這樣的口水歌才算歌唱界的人嗎?

那些以為太平歌詞有多難學的人,建議速到醫院檢查一下智商和記憶力。


三、太平歌詞的作用

舊社會太平歌詞主要用於江湖藝人在撂地和畫鍋時招攬顧客,簡單說就是讓小徒弟站在路邊對著路人唱幾嗓子招攬顧客圍攏過來,這並不一定非要唱太平歌詞,唱十不閒發四喜也行,打快板也可以,總之你只要把“粘子”(顧客)圓過來就行,德雲社早期在大柵欄廣德樓演出時,經常幹這個活的是李菁,他就是站在街邊打快板招攬顧客。

後來隨著相聲演員普遍進入茶社和戲院演出,不需要再圓粘了,太平歌詞也就沒有了用處,解放後曲藝團更是直接賣票,太平歌詞也就逐漸被放棄了。

延伸閱讀  國民組合割粉絲韭菜?劉濤拯救了海清?楊紫惹前輩背黑鍋?


至於什麼“不會太平歌詞,相聲演員不能拿整份收入”的說法則純屬胡說八道,相聲演員當年可不是考職稱,會太平歌詞就發個證書,有這個證就能拿全份工錢。人家那是真正的績效工資,小徒弟只要能把顧客招呼過來,你管他唱不唱太平歌詞呢,人家打快板招來的顧客不是顧客嗎?唱發四喜招來的顧客就不是顧客嗎?

小徒弟要是唱太平歌詞連一個顧客都招呼不過來,你也給他全份工錢嗎?


等到相聲演員進了茶社、戲院和曲藝團,不需要圓粘了也不需要太平歌詞了,只要人家的相聲觀眾愛聽買票,你管人家會不會唱太平歌詞呢?

打個比方,周杰倫不會唱《老鼠愛大米》這樣的口水歌,所以他的演唱會門票必須打折賣嗎?

觀眾是去聽相聲的還是聽不值錢的太平歌詞的?


說穿了,所謂會唱太平歌詞是相聲演員的硬指標的說法,就是一幫唱口水歌的人為了抬高自己身價,通過胡說八道去抬高口水歌的身價,廖昌永不唱口水歌,所以他不算歌唱家嗎?

總結起來就是,有那麼一幫人,打著相聲的旗號到處胡說八道亂定所謂標準,有那麼一小撮人,啥都不懂還跟著起鬨,最後就把一個口水歌給神話了,把太平歌詞吹成了說相聲的硬指標。

說到底,還是郭德綱的師爺趙佩茹說得比較客觀:太平歌詞,不值錢!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