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5G塔传播新冠病毒?百多年前电灯也为俄罗斯流感背过锅



前段时间,有谣言称5G网络信号塔对于新冠疫情有扩散作用,因此在欧洲多个国家出现了信号塔纵火事件,仅在英国就发生了70多起纵火事件,甚至维护5G基站的工程师也遭到攻击。然而类似的谣言并非近日才出现,早在一个多世纪以前,电线杆和其它一些神秘的原因就被认为是造成流感的原因。

随着新冠病毒在全球肆虐,一种关于这种疾病的阴谋论在社交媒体上迅速传播,称这种疾病的起源不是冠状病毒(SARS-CoV-2),相反,这场疫情实际上是由5G的引入引起的,而5G信号塔发出的辐射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当然,最终这种言论也被证实只是一种阴谋论。事实上,纵观历史,阴谋论一直都伴随着流行病一同出现。早在一个多世纪以前,当时的阴谋家就试图将一场致命的流感爆发归咎于类似的技术创新。

5G塔传播新冠病毒?百多年前电灯也为俄罗斯流感背过锅 1

图0:被纵火破坏的5G信号塔。

阴谋论:为俄罗斯流感背黑锅的电灯

1890年1月31日,《纽约先驱报》欧洲版刊登了一篇文章,指出电灯在某种程度上导致了全球流感的爆发。这篇文章指出:“这种疾病主要在电灯普遍使用的城镇肆虐,而且这种疾病到处都在攻击电报局的员工。”

那场流感是第一场现代流感疫情,被称为俄罗斯流感。那场流感很可能是1889年出现在俄罗斯的某个地方,然后迅速传播到世界各地。它只用了四个月的时间就攻陷了地球上的每一个地方,美国在1890年1月达到了流感疫情的顶峰。在第一波疫情中,全世界有超过100万人丧生(全球约15亿人)。

俄罗斯流感在一定程度上源于全球化的后果。铁路和远洋轮船成为流感传播的完美渠道,加速了疫情在各个国家和各大洲的传播。与Covid-19一样,早期的疫情也造成了错误信息、阴谋论和无数疗法的传播。虽然当时没有互联网传播,但报纸和电报传播造成的影响是相似的。

研究阴谋论心理学的研究员卡伦·道格拉斯博士称:“从认知上来说,人们需要了解真相,而且也需要一种安全的感觉。在疫情爆发期间,这些需求没有得到满足,因此阴谋论似乎变得极具吸引力。”

5G塔传播新冠病毒?百多年前电灯也为俄罗斯流感背过锅 2

图1:一份1890年的报纸报道称,电灯是俄罗斯流感的罪魁祸首。

阴谋论的出现部分源于医学知识的匮乏

当有关俄罗斯流感的报道首次出现时,医学正处于重大转变过程中。19世纪早期盛行一种瘴气理论,该理论认为疾病是通过吸入腐烂物质的“坏空气”传播的。然而到了19世纪中期,疾病的微生物理论变得越来越流行,然而瘴气理论的支持者一直坚持到20世纪早期。

1889年医学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俄罗斯流感爆发的原因人们并不清楚。尽管爱德华•詹纳和路易•巴斯德等科学家已经研发出了预防疾病的疫苗,但直到3年后,也就是20世纪初人们才发现能够感染人类的病毒。而且直到1933年,科学家才确定俄罗斯流感和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都是由流感病毒引起的。

1889年严重匮乏的医学知识意味着,医生和研究人员无法解释那种正在全球传播的疾病。当时的报纸记载了医生们对那场疫情爆发的各种理论。《波士顿环球报》的一篇报道指出,它与登革热有相似之处。《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将其与1841年导致总统威廉•亨利•哈里森死亡的疾病相提并论。对流感特性的这种不确定性助长了阴谋论和人们对其原因的疯狂猜测。

5G塔传播新冠病毒?百多年前电灯也为俄罗斯流感背过锅 3

图2:俄罗斯流感爆发导致阴谋论漫天飞舞。

漫天飞舞的猜测与今天的疫情极其相似

对俄罗斯流感的猜测与今天的疫情有着极大的相似之处。尽管科学家对新冠病毒有了相当多的了解,但这并没有阻止人们对其起源的猜测。其中最大的阴谋论是,这种病毒是在实验室中故意制造的。而谁才是新冠疫情的幕后推手,完全取决于你相信哪种理论。已经有相当多的遗传证据证实,引发这次疫情的冠状病毒几乎可以肯定是自然演变的,但这也未能阻止人们的猜测。

道格拉斯博士说:“这是阴谋论的一个典型现象,将不存在关联的点联系在一起。当周围有如此多的信息,而且这些信息往往相互矛盾时,人们更有可能得到错误的信息。”

虽然在19世纪90年代没有人造病毒的谣传,但这并没有阻止更多关于俄罗斯流感起源的荒诞理论感染公众。除了电线杆或电线可能导致流感传播的观点外,芝加哥的威廉·简德利博士声称他已经分离出引起疫情的微生物,引起了报纸的注意。

简德利博士声称,这些微生物的来自于每隔16到17年穿过地球大气层的星尘。其他医学专家则冷静地否认了简德利博士的想法,他们更倾向于考虑火山灰、鸟类迁徙或其它同样被误导的原因。

5G塔传播新冠病毒?百多年前电灯也为俄罗斯流感背过锅 4

图3:1890年,报纸上到处都是“特效”广告。

医生们同样感到手足无措

由于对这种新型致命流感病毒缺乏了解,医生们对这种病毒的最佳疗法也感到困惑。1889年发表在《柳叶刀》杂志上的一篇文章承认,“由于我们对该病缺乏全面的了解,因此除了遵守一般的医疗指导方针外,很难提出什么有效的预防措施。”

在俄罗斯流感缺乏科学治疗方法的情况下,许多可疑的治疗方法也应运而生,它们利用的正是人们对一种无解疾病的恐惧。这与今天的新冠疫情也有相似之处。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已经发出了多次警告,草药茶、胶体银溶液以及摄入洗涤剂等方法并不靠谱。

19世纪的报纸广告也同样在吹捧俄罗斯流感的一些“治疗方法”。蓖麻油成为多家报纸宣传的一种治疗方法,其它治疗方法还包括支气管吸入器和电池。甚至连医生们都在宣扬喝白兰地和吃牡蛎能够避免感染流感病毒。

然而,俄罗斯流感治疗方法中最著名的药物是石碳酸烟雾球,它们是在伦敦制造的,并且通过广告进行了大肆宣扬。这些小球会释放出石碳酸细粉末状“烟雾”,人们可以通过鼻孔吸入。推出这种疗法的公司承诺,它将防止人们感染俄罗斯流感。该公司还承诺,如果产品失败将赔偿顾客100英镑,相当于现在的1.3万美元。

1891年12月,伊丽莎白•卡莱尔夫人购买了其中一种产品,并多次使用,然而她还是感染了流感并最终失去了生命。因为石碳酸烟雾球没起作用,卡莱尔和她的丈夫曾向石碳酸烟雾球制造公司提出了索赔,但是被无视了。1892年,这对夫妇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经过审理认为卡莱尔夫人应该得到赔偿。

5G塔传播新冠病毒?百多年前电灯也为俄罗斯流感背过锅 5

图4:用于治疗俄罗斯流感的石碳酸烟雾球。

被当做特效药的“毒药”?

与Covid-19疫情的另一个相似之处是,也有一种药物游走于科学和一厢情愿的边缘。在1889年的流感疫情期间,抗疟药奎宁被报纸和医生宣传为治疗俄罗斯流感的药物。尽管医疗机构的许多成员似乎都反对使用奎宁治疗这种疾病,但这些反对意见并没有得到重视。

1889年12月,波士顿的一家报纸记载了人们服用奎宁对抗疾病的过程。同月,《堪萨斯城星报》的一篇调查文章哀叹奎宁的价格遭到哄抬,而且对奎宁的需求也让疟疾患者无法买到药物。这在今天也有类似的情况,服用羟氯喹药物通常被视作新冠肺炎的一种治疗方法,但也有很多报道称,过量服用可能会对那些患有类风湿性关节炎的人造成伤害。

虽然关于这些Covid-19治疗效果的研究仍在进行中,但毫无疑问,这些药物可能具有很高的毒性,多项临床研究也证实了这一点。凤凰城的一名男子就因此出现了悲剧,他在服用了氯喹的衍生物后死亡,这种衍生物原本是用作鱼缸清洁剂使用的。

不幸的是,俄罗斯流感也曾发生过相似的悲剧。1891年1月的报纸报道了至少两起俄罗斯流感患者误服有毒士的宁的案例。他们误以为是在服用奎宁,结果导致多人中毒死亡。

5G塔传播新冠病毒?百多年前电灯也为俄罗斯流感背过锅 6

图5:羟氯喹药物被视作新冠肺炎的一种治疗方法。

错误信息导致人们很受伤

道格拉斯博士说,“在疫情爆发期间,错误信息、阴谋论和不确定的治疗方法相当普遍。人们的心理状态也因此变得相当复杂。有研究表明,相信阴谋论的人更有可能求助于那些替代疗法,并且不信任主流医学。”

更令人担忧的是,错误信息的传播以及对科学证据缺乏信任,有可能对人们造成真正的伤害。求助于未经测试的治疗可能导致人们得不到需要的治疗并面临更大的风险。虽然喝花草茶等部分替疗法相对无害,但其它的却并非如此。例如,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警告说,胶体银会导致永久性皮肤变色,使你的身体难以吸收包括抗生素在内的药物。

有时候,阴谋论的传播伤害的并不仅仅是人。在英国,5G导致新冠疫情爆发的观点已经在相当一部分人心中站稳了脚跟,该国已经发生了数十起针对信号塔的纵火行为。虽然目前还没有人受伤,但这阴谋论者已经在海报中威胁要伤害那些相关的工作者。

就在各家公司竞相研发针对Covid-19的疫苗之际,阴谋论者可能会阻止人们接种这些疫苗。反疫苗的活动人士已经向新冠肺炎疫苗发起猛攻,抗议疫苗的研发工作,并与那些厌倦了居家令的抗议者合作。道格拉斯博士说:“研究表明,接触阴谋论会增加疫苗接种的犹豫心理。”民意调查也证实了这一点,在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中,五分之一的美国人表示不会接种冠状病毒疫苗。

5G塔传播新冠病毒?百多年前电灯也为俄罗斯流感背过锅 7

图6:Covid-19的疫苗研究正在紧张的进行中。

淡化其危害性才是最大的阴谋论

或许,关于新冠病毒最阴险的阴谋论似乎更无害,那就是简单的淡化这种疾病的危害。有许多文章和电视节目都致力于宣扬这样一种观点,呆在家里的命令造成的经济损失比疾病本身造成的危害更大。

道格拉斯博士说:“这种理论之所以流行,就是因为它可以让人们假装一切正常,然后继续正常生活和工作。”这是一个动机性推理的一个典型案例,人们会相信他们想相信或者愿意相信的事情。”

关于病毒无害的理论,俄罗斯流感可以说是创造了先例。在《纽约时报》一篇关于俄罗斯流感的文章报道中,作者宣称,虽然流感正在传播,但它基本上是无害的。普通感冒而已,并不致命。然而,就在几个月后,当疫情平息时,俄罗斯流感已经夺去了2500多名纽约人的生命,纽约也成为美国疫情最严重的城市。

5G塔传播新冠病毒?百多年前电灯也为俄罗斯流感背过锅 8

图7:淡化和忽视疫情的危害性才最可怕。

俄罗斯流感的幕后真凶是谁?

1889年的俄罗斯流感已经过去一个多世纪了,关于它的起源仍有多种理论。在1957年类似的全球流感疫情期间,有证据表明两场疫情都是H2N2流感病毒引发。但1999年的一项研究得出结论说,俄罗斯的流感可能始于一种H3N8流感病毒,这种病毒通常存在于鸭和马身上,而且能够感染人类。

还有另一种有趣的可能性。2005年,研究人员公布了OC43病毒的基因序列。这是一种与普通感冒有关的冠状病毒。他们指出,OC43可能是在1889年前后从牛传染给了人类,他们推测它可能是俄罗斯流感的起源。虽然对于其真正的起源问题,研究人员仍然需要更多的研究,但让我们铭记的是,Covid-19是第二场冠状病毒引发的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