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銀行在做假數字化轉型?



【閱讀提示:本週推出“投資常識”專題,七篇文章講解投資常識,歡迎持續關注。下週將推出“建材”專題,敬請期待。】

截至2020年末,中國有4600多家銀行,有54家上市銀行。我們投資銀行股也好,分析銀行同業也好,都會發現銀行數字化轉型概念到處被熱炒,但是,有多少家銀行是真數字化轉型,亦或在年報裡面做做樣子,騙別人,也騙自己?

識破假數字化轉型銀行,可以從以下指標著手。

零售營收佔比

零售營收佔比=銀行零售金融業務營收/銀行全部營收*100%。

銀行零售業務主要指借記卡、信用卡、財富管理、私人銀行、零售貸款等業務,覆蓋個人和小微企業。銀行業素有“得零售者,得天下”之說,但是零售最難做,要降低海量客戶運營成本、要控制千變萬化的差異化的風險因素都是要探索的,2020年一些主要銀行的信用卡、消費貸款的不良是上升的。零售金融要做好,是個系統工程,有賴於差異化的具有鮮明場景特徵的APP、豐富的產品供給(財富、貸款、資訊等)、全流程數字化基礎設施的建設,也有賴於快速決策的組織架構(如寧波銀行的零售公司總部,常熟銀行的小微金融總部)。零售業務人力和財力的投入比較浩大。但是零售金融比對公業務的風險總體要低多了,尤其在一些經濟不發達區域尤其明顯,2020年在北方某區域的銀行對公的不良率高達40%。

原來零售都是股份制行和城商行乾的事情,大銀行原來是不屑於做零售,但是最近都紛紛開始零售轉型。從2015年開始,建行就開始將超過一半的新增信貸投向零售領域,2018年確立了零售優先戰略。工行也確立了第一個人金融銀行的戰略定位。

零售營收佔比過低,說明銀行數字化程度還不夠高,做不了海量客戶的金融服務,還在依賴於大企業貸款等傳統服務。除了這個指標,還可以看貸款指標的公司和個人貸款的比例。錦州銀行,2021年H1,對公貸款佔比達88.75,個人貸款僅佔比1.96%,這個比例比較失衡。蘭州銀行,2021年H1,對公貸款佔比65%,個人貸款佔比25%,信貸均衡度少為好一些。招行2021年H1,個人貸款佔比53.22%,公司貸款佔比38.86%,個人貸款已經超過了公司貸款。

2021年招行零售金融營收佔比達53.57%,工行零售金融營收佔比42.20%,光大銀行零售金融佔比為41.5%,2020年建行零售金融營收佔比超過43%。

淨息差

淨息差=(利息收入-利息支出)/總生息資產平均餘額*100%。

該指標是衡量銀行貸款業務盈利能力的指標,指標越高,銀行貸款業務盈利能力越強。

淨息差對於貸款利息收入為主要來源的銀行是最重要的盈利指標。生息資產一般包括存放中央銀行款項、存放同業款項、各項貸款、拆放同業、債券投資、買入返售資產以及其他能夠產生利息收入的資產。付息成本主要是和行記憶體款的利率水平相關,存款利率越低,利息支出越低,淨息差才有可能更高。所以現在爭奪低成本核心存款是各銀行的競爭白熱化的焦點,淨息差指標對於銀行產品要求非常高,對銀行全流程的客戶服務能力也很高。存款客戶在C端需要消費權益聚集、電商購物、財富資訊等服務,在B端需要資金管理、業務流程管理、投行等非存貸服務。在資產端,要提升貸款等高收益資產比重。

如果貸款規模高,淨息差低,那只是低質量、無效的增長。如果淨息差高,但是風控不行、不良貸款多,也賺不到錢,還落下了高利貸的嫌疑。淨息差反映了獲取低成本存款的能力,還有貸款議價能力強。如果銀行真在做數字化轉型,那麼就可以通過數字化的附加價值,如個性化的財富資訊、本地化的消費權益、提升企業資金和管理效率的工具,讓客戶心甘情願將錢放到你這裡。

延伸閱讀  芯朋微:2021年第三季度淨利潤約5876萬元,同比增長115.14%

2021年H1淨息差方面,微眾銀行(4.38%,2020年資料),常熟銀行(3.02%),網商銀行(2.95%,2020年資料),平安銀行(2.93%),招行(2.54%),張家港銀行(2.41%),寧波銀行(2.33%),光大銀行(2.20%),建設銀行(2.13%),工商銀行(2.12%),南京銀行(1.91%),蘭州銀行(1.56%),錦州銀行(1.54%),盛京銀行(1.48%)。

非利息收入比例

非利息收入比例=手續費及佣金淨收入/營業收入*100%。

非利息收入比例越高,意味著銀行的盈利不完全依賴於貸款等重資產業務,也可以依賴於財富管理、支付結算、託管業務等輕型銀行業務。非利息收入收入主要包括債券承銷、託管手續費、借記卡和信用卡交易手續費收入、代理基金收入、結算與清算手續費收入(電子支付)、貸款業務佣金收入等。非利息收入比例意味著銀行抗週期能力很強、綜合金融服務能力很強。

這個指標比淨息差難多了,非利息收入對於金融專業程度、產品豐富程度的要求要遠遠高於貸款業務。

比如2021年H1,招行的託管業務收入高達158億,是招行最高的非利息收入,招行的託管業務不僅僅是託管,還要提供“託管+運營外包”、“託管+投研報告”、“託管+交易結算”、“託管+風險管理”和“託管+績效評估的專業服務,託管+投研報告模組使用招行研究院的專業的行業、巨集觀、微觀研究報告為託管的管理人提供有價值的研究支撐,為管理人提供更持久使用招行託管服務的價值。

非利息收入比例是數字化能力的高階指標,基本上就可以確定領先的數字化轉型的銀行,但是如果銀行貸款業務佔比較高,也要扣除做聯合貸款收取合作銀行的手續費的收入。現在建行上線了建行生活APP,未來一定會對建行的非利息收入有利好。

2021年H1非利息收入比例方面,招商銀行(41.13%),寧波銀行(36.12%),南京銀行(32.72%),微眾銀行(32.30%),浦發銀行(30.51%),平安銀行(29.30%),建設銀行(28.88%),工商銀行(28.11%),光大銀行(27.44%),江蘇銀行(27.17%),浙商銀行(21.33%),張家港銀行(20.04),常熟銀行(15.08%),貴陽銀行(11.82%),錦州銀行(8.23%)。

不良貸款撥備覆蓋率

不良貸款撥備覆蓋率=(一般準備+專項準備+特種準備)/(次級類貸款+可疑類貸款+損失類貸款)×100%。

不良貸款餘額越低,資產質量越高,撥備覆蓋率就越高,意味著銀行對衝風險的能力越強。撥備覆蓋率是衡量資產質量的重要指標。銀行會計提壞賬準備金,形成“資金池”以抵禦不良資產風險。撥備覆蓋率分母-不良貸款的劃分各行有一定的主觀性,有的銀行要求嚴一點,有的銀行要求的鬆一點。撥備覆蓋率目前監管的要求是120%-150%,但是很多優秀的銀行機構撥備覆蓋率遠遠超過這個水平。撥備覆蓋率也是一些經營較好的商業銀行“藏利潤”的地方,是銀行利潤調節的“蓄水池”在這種情況下降低了會計核准的準確性和對外披露財務資料的真實性,如果是這樣,更是說明撥備覆蓋率較高的銀行經營情況也較好。

但是,銀行藏利潤也藏不了多久了。財政部在2019年金融企業財務規則(徵求意見稿)》中提到,以銀行業金融機構為例,監管部門要求的撥備覆蓋率基本標準為150%,對於超過監管要求2倍以上,應視為存在隱藏利潤的傾向,要對超額計提部分還原成未分配利潤進行分配。

2021年H1撥備覆蓋率方面,常熟銀行(521.76%),寧波銀行(510.13%),招商銀行(為439.46%),張家港銀行(416%),南京銀行(394.84%),平安銀行(259.53%),錦州銀行(193.47%),盛京銀行(130.93%)。

活期存款佔比

延伸閱讀  資源股全線大跌 業內: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或近尾聲

活期存款佔比=(個人活期+公司活期)/客戶存款總額*100%。

存款的高質量增長目前是銀行非常關注的一點,吸收大量的高成本存款如結構性存款、定期存款無疑飲鴆止渴,會加速推高貸款端成本。在資產端監管LPR機制的不斷推行、網際網路存款不斷潮退態勢之下,降低存款成本已經是銀行不得不做的工作。傳統的銀行沒有“吸引人”的產品,僅能通過送返點、送禮品等傳統方式去拉高成本存款,時點過去,存款全部歸零。真正在做數字化轉型的銀行可以通過高技術含量的產品去拉活期存款。比如招行開發了託管+產品、聚合收款、CBS產品等有特色的批發金融產品為招行沉澱了可觀的活期存款。CBS是招行2020年投入大錢開發提升的產品,2020年CBS新上線了股權激勵系統,以及“CBS+經銷商協同”、“CBS+費控報銷”服務方案,“福薪通”企業數字化薪酬福利管理服務。招行通過這些產品,用數字化產品可以提升客戶的效率為賣點,攻略了財政、社保、公共資源交易、政府類公司、公積金等政務客群,2020年機構客戶日均存款餘額9143億元。

活期存款佔比指標是衡量銀行數字化轉型重要的指標,也是衡量銀行產品的深厚底蘊的晴雨表,數字化活好不好,產品深度能看出來,從活期存款佔比也能看出來。

2021年H1活期存款佔比方面,盛京銀行(23.32%),張家港銀行(29.94%),南京銀行(30.63%),光大銀行(32.77%),平安銀行(34.49%),浦發銀行(46.79%),青島銀行(47.27%),工商銀行(50.42%),建行(60.08%),招商銀行(66.4%)。

不良貸款率

不良貸款率=銀行不良貸款/總貸款餘額*100%。

銀行貸款按風險類別分為正常、關注、次級、可疑和損失五類,次級、可疑和損失三類為不良貸款。不良貸款率只是一個結果,而且不良貸款的確認有非常大的主觀性,一些銀行為了美化報表,會做大量的“財技”安排,以“時間換空間”。比如要掩蓋不良的銀行會突擊授信給空殼公司,由空殼公司收購出現壞賬的企業,然後借授信資金償還壞賬,以達到掩蓋不良的目的。

還有的銀行會和信託公司勾結,比如某商貿企業從銀行貸款渠道獲得表內貸款1.4億元,發生了不良,銀行為了掩蓋不良,會通過藉助信託公司,通過理財資金池通過表外給該商貿企業融資4億元,表外貸款利率可以高達13%,該商貿企業可以將表外4億元的1.4億歸還表內貸款,剩下2.6億元自用。

即使是正常類貸款,還要關注正常貸款遷徙率。某銀行正常貸款佔比高達90%,但是與此同時,正常貸款遷徙率也高達50%,也就是在期初為正常類、關注類的貸款,在當年期中有可能有50%都變為不良貸款。

不良率是數字化轉型成果的非常重要的體現,你說你淨息差高、營收高、科技人員佔比高,但是不良率卻高的嚇人,也是沒用的,體現了數字風控能力的薄弱。為了降低不良核銷壞賬?也沒用的,營收很高,利潤很低,很明顯知道你貸款質量很差。

2021年H1不良貸款率方面,常熟銀行(0.90%),張家港銀行(0.98%),招商銀行(1.01%),交通銀行(1.60%),吉林銀行(1.79%),錦州銀行(2.29%),秦農銀行(2.43%),盛京銀行(3.04%)。網商銀行2020年不良貸款率為1.54%。

數字化轉型停留在口號上,害了普通員工,也害了股東。

指標只是結果,數字化轉型在過程上更重要。如果銀行內審批流程70%以上都要線下審批,那一定不是數字化銀行。如果銀行財務人員還要用EXCEL表來計算全行的資料,那一定不是數字化銀行。如果銀行僅是依賴平臺貸款飲鴆止渴,自身運營和風控能力虛弱到地上,那一定不是數字化銀行。如果處理一個風控的反欺詐非常緊急的排期,要在1個月以上,那一定不是數字化銀行。如果銀行的大資料產品僅是數倉或者hive,沒有實現資料產品化,沒有業務人員可以低門檻的做產品資料分析的工具,那一定不是數字化銀行。如果我們對公產品還是要大量線下辦理業務,那一定不是數字化銀行。如果我們投入了大量的科技成本,但是客戶使用我們的產品價值沒有增加,那一定不是數字化銀行。如果數字化轉型,沒有給一線業務人員賦能展業能力,那一定不是數字化銀行

數字化轉型,既是星辰大海,也是田間地頭,不能盲目追求高精尖,要追求實用主義,要讓一線員工來評價吐槽,要讓客戶來評價,要讓市場來評價。

延伸閱讀  史上最大新能源車訂單 赫茲訂購10萬輛特斯拉用於汽車租賃

【注: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在任何情況下,本訂閱號所載資訊或所表述意見僅為觀點交流,並不構成對任何人的投資建議。】

本文由“蘇寧金融研究院”原創,作者為蘇寧金融研究院高階研究員孫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