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氣港星要錢不要臉,“撈金”姿態太難看,林正英徒弟成這樣了?


假如問你,這兩年拍片(主演)最多的明星是誰?

我猜,你在腦海里數出了十個名字,大概也會三甲不入。

如果再多加一句提示:港星,過氣的那種。

你大概也會恍然大悟——原來,電影也分院線片和網絡大電影兩種。

別急,別以為不值一提。

尤其是當一些“新人”以破局之態殺入這個“過氣港星養老院”時,其結果也往往出人意料。

如果你看過肉叔幾個月前的那篇文章,當然知道我在說誰。

錢小豪。

這兩年,已開始覬覦網大霸主的寶座了。

提錢小豪,是因為一部新片,《大幻術師2》。

放心,懵逼的不止你一個。

肉叔在看到這個名字的時候都有些恍惚:啥時候出了個“2”? “1”都沒聽過就敢拍“2”?

更沒想到的是,這部電影,居然還是拿錢小豪來捧新人的——主演錢小豪,戲份嘛,大概10分鐘?

電影的類型是奇幻,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靈異”。

一開頭,錢小豪就露了一手。

搶劫現場,有人拿槍指著錢小豪,誰知道錢小豪只隨便拍了一下手帕,眼前的兩個劫匪,一隻變成了豬,一隻變成了老鼠。

看起來有點意思?但也僅此而已。

往後的大部分時間裡,錢小豪都處於“離線”狀態。

以至於豆瓣網友評論:

如果有3,錢小豪戲份多點,別再當噱頭了

“3”會不會有肉叔不知道,但對於錢小豪來說,這樣的“操作”已經變成這兩年的常態了。

還是問你一個問題,你猜這兩年錢小豪主演的電影有多少部?答案是——至今為止,10部。

這還是除卻了劇集和配角的結果。

圖源豆瓣

我們都知道錢小豪是靠著出演英叔的徒弟而大紅大紫的。

1979年出道,1985年成名,那一年他才22歲。

那年的《殭屍先生》系列深入人心到什麼程度呢?多年後麥浚龍拍《殭屍》,他立刻就成了不二人選。

在人們的記憶中,董天寶和霍東閣的高光時刻,只不過是打得好看而已。

或許也正是如此,這兩年,你可以看到太多的“偽道士”、“偽殭屍”上了錢小豪的身。

《茅山》裡,因為不能出現符咒導人迷信,道士鬥法拍得像是古惑仔打架。

《一眉先生》裡,找了個山寨林正英,“改行”去抓山賊了。

《至尊先生之金蟬蠱》,延續《殭屍先生》系列的故事,九叔被害,錢小豪成了師父,只是“封建迷信”沒了,所謂殭屍也變成了人心恐懼。

《靈幻大師》、《茅山天師》、《驅魔天師》、《龍雲鎮怪談》……重複重複再重複,樂此不疲。

只是質量呢?

以上所有的電影中,最高分,5.4。

爛片之王?消費情懷?

延伸閱讀  聶小雨被AI換臉,黑色皮衣不雅視頻遭網絡瘋傳,卻被質疑自我炒作

或許正如他在《至尊先生之金蟬蠱》裡面的一句台詞所說:

我可能一輩子都成不了師傅那樣的人

沒有林正英的錢小豪,僅僅是演員錢小豪而已。

其實諸位或許已經發覺了。

不單是錢小豪,這些年,我們記憶中的港片面孔,大多活在了網大的世界裡。

你或許還記得黃日華版的《天龍八部》。

但你或許沒想過,《天龍八部》三兄弟中,有兩位正在統治網大世界。

“虛竹”樊少皇。

單就這兩年來說,主演的電影就超過10部,題材多樣,片多不挑,當然,清一色的,都是動作片。

評分最高的,是一部豆瓣4.9的《南少林之怒目金剛》,他與熊欣欣的配置,夠得上功夫片影迷的一番期待,可惜,越拍越隨意。

“段譽”陳浩民。

這兩年已經勢頭不如往年了,但數了數也有9部之多,和錢小豪一樣,他也是“特型演員”,多演“魔幻”。

從濟公演到孫悟空,從二郎神演到托塔李天王,最近的一部《仙劍風雲》倒是沒演神話人物,而走向當紅的仙俠世界了。

不知道作為“大哥”的黃日華看到這些會作何感想。

畢竟,我們上次見到黃日華還是5年前,在一部叫做《追龍》的電影裡演一個小配角,警察嚴正。

毫無疑問,選這些過氣港星的原因只有一個——平靚正。

先說“平”。

馬國明曾經說過,在內地拍了一個多月戲的報酬,等於他在無線台半年的收入。

圖源:即時娛樂新聞

但問題是,不說日薪208萬,即便相對於其他同等名氣的演員,這些港星的片酬實際上也很低。

這也是為什麼網大充斥著過氣港星的原因之一。

拿陳浩民為例,2019年,陳浩民主演的十部電影為片方帶來的分賬共計1.7億元,而他的片酬,按照當時的標準,大約是100萬一部。

圖源:小象影視中心

這樣的性價比,一度惹得網大片商瘋搶。

也是因此,呂良偉、湯鎮業、林子聰、黃一山……這些“熟口熟面”的演員們,或許他們做不了主演,但他們在網大的配角市場裡也是混得風生水起。

比如徐少強,單是這兩年,他接演的網大作品就高達20多部,甚至,這裡面還不包括那些電視劇,比如《山河令》。

再說“靚”。

或許是“機會難得”,你會發現,這些過氣港星大多敬業又專業。

樊少皇曾經在微博裡他還曬過自己的新片《廣東十虎:鐵拳無敵》的工作照,是他打過一段鐵線拳後的手臂特寫。

圖片裡,他的手臂上傷痕累累,意思是,咱是認真的。

圖源微博

黃一山早早地就把家搬到了廣州番禺,一年365天,他幾乎定居在片場。

你看他的微博,一年到頭全是工作。

圖源微博

更有代表性的是謝苗。

謝苗沒有趕上好時候。

《新少林五祖》、《給爸爸的信》,這個會功夫的孩子當年讓人眼前一亮,可彼時,香港電影已經盛極而衰了。

延伸閱讀  理查德·威廉姆斯女兒:“應該剝奪威爾·史密斯的奧斯卡獎!”

直至《賭神2》之後,他終於接受了周潤發的建議,暫別了娛樂圈。

可港片,港產功夫片,再也沒有興盛起來。

空有一身功夫怎麼辦?

在網大里發光發熱。

誠然,網大的世界是九成爛片,避之不及,可謝苗偶爾也能抓住些機會,《東北警察故事》、《目中無人》……尤其是後者,豆瓣高達7.1的評分,可以說是傲視群雄了。

而謝苗在其中的表現也是,嗯,底子還在。

最後再多嘴說一句“正”吧。

其實,無非就是情懷。

當錢小豪出現的時候人們懷念殭屍片懷念英叔。

當林子聰出現,人們懷念港產喜劇惦念周星馳。

這裡面,情懷就出現了。

不然你猜為什麼芒果台的《披荊斬棘》要請一大批港台的“過氣”明星?

又便宜又有能力又能引發話題與回憶,夫復何求?

圖源微博

但問題在於,對於絕大多數觀眾而言,這樣的“撈金”姿態,實在是太難看了。

本來我們可以彼此留下些美好的回憶,可這一部部下來,回憶也便不那麼美好了。

就拿錢小豪來說。

他從藝生涯的前半段,功過暫且不論。

只憑一部《殭屍》,便把殭屍片以及個人演藝沉浮的唏噓感呈現了出來,就像肉叔曾經說的,是個完成了殭屍片興衰閉環的男人。

但,接下來,他一邊口口聲聲拒絕著殭屍片。

一邊在網大里“糟蹋”著殭屍片。

生生地把那份唏噓感消除殆盡了。

是這些港星光顧著賺錢,連那份臉面都不要了嗎?

要我說,有時候,臉面,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首先,對於這些過氣港星來說,往往面臨的選擇只有兩個。

低聲下氣賺不到錢,和低聲下氣賺那麼一點點錢。

或許你聽說過前年TVB600人失業的事。

這些沒工開的老藝人們,究竟該何以為生?

56歲的呂頌賢,《笑傲江湖》裡的令狐衝,直播帶貨,僅200人觀看。

圖源網絡

67歲的李國麟,《天龍八部》裡的鳩摩智,帶貨8小時賺200塊。

圖源網絡

57歲的溫兆倫,上《披荊斬棘》之前直播,賣的居然是女性用品。

圖源網絡

嗯……

不是他們不努力,而是無從努力。

主流電影市場早已拋棄了他們。

延伸閱讀  外國人詆毀中國空難,周星馳的一句話登上熱搜

其次,香港電影之所以能夠創造當日的輝煌,有時候,恰是因為這份不挑,因為“不要臉”。

你或許會聽過以下幾個戲稱:劉十三、鄭九組、王七組、張一打。

分別對應的是誰呢?

劉德華、鄭裕玲、王祖賢、張曼玉。

都是響噹噹的巨星。

傳說他們最紅的時候,一個人,同時能趕許多劇組的戲,所謂“十三”、“一打”,對應的就是他們軋戲的數目。

你說他們是不專業嗎?是為了“恰飯”不要臉嗎?或許是,你看他們的片單就會發現,大量的作品質素低下,即便今日看來也是慘不忍睹。

但,這恰是香港電影從業者的一個普遍態度——拍片只是一份工作而已,當然能賺就賺。

而正是這樣一種“打工”的態度,使得當年的香港一年可以盛產一兩百部電影,所謂大浪淘沙,有足夠的沙才可以稱得上淘。

圖源:香港電影歷史博物館

所以在這個基礎上,港星對拍爛片這樣的事從來看得很開,錢小豪自己也承認,一段時間拍爛片是因為時運有高低,得“養妻活兒”。

更有甚者,有人在陳浩民的微博上說他拍爛片,他不慌不忙地回應:

同意,雖然這個名字不好聽

圖源微博

相同的態度。

不同的是,早年那是大浪淘沙。

現在,當他們把這樣的態度帶到國產網大里,淘完了沙,就什麼也不剩了。

時代,終究是變了。

老實說,肉叔對於爛片深惡痛絕。

尤其是明知道是爛片,但因為有利可圖還一部部拍下去,更是忍無可忍。

但我也知道。

對於沒有太多左右能力的演員來說。

憑本事吃飯,不丟人。

我們都生活在一個搵食艱難的環境裡。

活下去,最重要。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