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四年收入二連降 衣拉拉IPO太心急


相較於森馬服飾、安奈兒、金髮拉比、起步股份來說,衣拉拉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衣拉拉”)資本佈局明顯掉隊。作為童裝品牌的“新秀”,在成立不到四年的時間,衣拉拉就急切地遞交招股書謀求A股上市,近日衣拉拉已拿到證監會的首發反饋意見,IPO向前推進。然而,對於報告期內銷售收入逐步下滑、電商銷售被疑競爭力不足的衣拉拉而言,此次上市勝算幾何還是未知數。


銷售收入逐步下滑

成立不足四年,衣拉拉就著急在A股上市。而從披露的資訊來看,衣拉拉上市前夕面臨銷售收入下滑的尷尬。

招股書顯示,衣拉拉成立於2017年11月9日,是一家自主品牌棉質童裝服裝企業,旗下擁有“衣拉拉”“瑁恩·瑁愛”“安卡米”及“Hello.Dr”四大棉質童裝品牌。

財務資料顯示,2018-2020年衣拉拉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75573.8萬元、74915.19萬元、67383.45萬元,其中各報告期的主營業務收入分別為75755.44萬元、74896.97萬元、67324.71萬元。

從上述資料可以看出,衣拉拉2019年、2020年主營業務收入均出現明顯下滑。上述情形也被證監會關注到。首發反饋意見中,證監會要求衣拉拉結合產品結構、平均單價、數量等,分析說明銷售收入持續下降的原因、相關風險是否充分披露。

對此,衣拉拉證券部在回覆採訪函中表示,2020主營業務收入較2019年有所下降,主要系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

據招股書披露,衣拉拉的主營業務收入來自嬰童MINI服、兒童家居服、內衣內褲、外出服、其他兒童服飾。從收入結構看,衣拉拉嬰童MINI服、兒童家居服的銷售佔比較高,其中嬰童MINI服佔比約50%。

作為公司主打產品之一,衣拉拉嬰童MINI服報告期內收入明顯縮水。資料顯示,衣拉拉嬰童MINI服2018-2020年實現的銷售收入分別為39256.4萬元、35637.45萬元、33559.43萬元,佔各期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為51.82%、47.58%、49.85%。

從招股書來看,衣拉拉嬰童MINI服2019年收入下滑主要系當期該產品銷量下滑以及銷售價格下降所致。衣拉拉具體談到,2019年公司嬰童MINI服銷售量較2018年有所下降主要系受冬季平均溫度較上年有所上升影響,秋冬款產品銷售量有所下降;同時,由於秋冬款嬰童MINI服的平均銷售單價高於春夏款,秋冬款產品銷量佔比降低拉低了整體嬰童MINI服的平均銷售單價。2020年衣拉拉嬰童MINI服收入下滑主要系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銷售量減少所致。

衣拉拉兒童家居服2018-2020年的銷售收入分別為18615.26萬元、16929.39萬元、11912.55萬元,佔各期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為24.57%、22.6%、17.69%,收入亦呈現下滑趨勢。

延伸閱讀  2050年1.2人養一個老人?個人養老制度呼之欲出:擬採取個人賬戶制

相比之下,衣拉拉的內衣內褲2018-2020年銷售收入則明顯增加,各期對應的收入分別為6123.9萬元、8951.75萬元、9686.32萬元。

“隨著國內疫情防控形勢不斷好轉,服裝市場內銷明顯改善,公司的採購、生產及銷售已恢復正常。”衣拉拉證券部如是表示。

電商銷售被疑缺乏競爭力

一位服裝行業人士認為,銷售渠道建設對服裝企業發展至關重要,擁有的終端渠道數量是品牌商的核心競爭力之一。

從披露的招股書來看,衣拉拉的主要銷售渠道為經銷渠道,報告期內80%以上收入來自經銷模式。

在投融資專家許小恆看來,隨著電子商務的發展,消費者購物的渠道、習慣發生了明顯的變化,加之傳統線下渠道受疫情影響出現萎縮,童裝消費向線上渠道轉移趨勢明顯,童裝電商品牌也在不斷湧現。近年來,各大線下品牌童裝紛紛加碼佈局電商渠道。而提升市場競爭力的關鍵在於提升品牌影響力。

獨立經濟學家王赤坤亦表示,隨著電子商務的快速發展,一些發展於電商平臺的童裝品牌也取得了較快的增長。這些品牌以各類電子商務平臺為主要營銷渠道,通過線上方式進行產品推廣與銷售,成為童裝市場新的競爭主體。

衣拉拉證券部表示,近年來,電子商務得到了快速發展,線上渠道成為推動眾多企業發展的新動力和新趨勢,因此公司除了依託線下經銷模式之外,也開始逐步豐富線上業態體系,目前主要通過在淘寶、天貓、京東及唯品會等知名綜合電商平臺以直營、經銷及代銷模式向終端消費者銷售產品,其中以在淘寶、天貓平臺銷售為主,公司旗下品牌已經在天貓、拼多多、京東、抖音、阿里巴巴等電商平臺開設店鋪。

不過,衣拉拉在電商渠道的收入出現滑坡。資料顯示,2018-2020年,衣拉拉在電商渠道的銷售收入分別為10326.15萬元、7746.05萬元、7182.55萬元,佔各期主營業務收入比例分別為13.63%、10.34%和10.67%。

對此,證監會要求衣拉拉分析報告期內電商收入持續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說明公司產品電商銷售缺乏競爭力,相關風險是否充分披露。

衣拉拉證券部在回覆採訪函中則表示,當前公司的產品營銷推廣主要還是依託線下經銷模式來實現,因此線上下渠道上公司已經建立了管理制度完善的高效分銷渠道體系,營銷網路實現密集化,渠道深度也正在持續下沉當中,有效保障公司營收向好發展。

延伸閱讀  海底撈法定代表人變更為謝英

衣拉拉證券部進而表示,對於後續在電商銷售渠道上的佈局,公司的線上渠道銷售存在較大的發展空間,公司計劃在現有電商業務發展的基礎上,加大對移動網際網路應用領域的探索,大力開發抖音、快手、淘寶直播等帶貨平臺,進一步提升公司線上業務規模和品牌全渠道影響力,並在“六一”、元旦和春節前夕等童裝節日性消費時段,打造類似於天貓“雙11”“6·18”的網路嬰幼童產品購物狂歡日,對品牌進行重點營銷,縮小在該類新興電商業態的佈局和投入與同行業可比公司的差距,進一步提高經營水平。

存貨週轉率走低

存貨高企也是服裝行業的一個通病,衣拉拉的存貨情況也同樣受到關注。

據招股書,2018-2020年各報告期末,衣拉拉的存貨賬面淨額分別為20761.7萬元、18795.48萬元和20968.47萬元,佔公司總資產的比例分別為39.32%、38.22%和25.31%,佔流動資產的比重分別為45.82%、51.4%和31.58%。

而據招股書,衣拉拉報告期各期計提的存貨跌價準備分別為886.8萬元、939.92萬元和1000.45萬元,佔公司存貨賬面餘額的比例分別為4.1%、4.76%和4.55%。

衣拉拉證券部在回覆採訪函中稱,目前公司的存貨餘額主要為庫存商品,為進一步強化公司的存貨管理水平,降低跌價風險,公司還將持續加強各季產品設計、原材料採購和生產的計劃性,並積極採取市場促銷等措施,將存貨控制在合理水平。同時,公司擁有的高效供應鏈管理保證了供應鏈各個環節連結融洽,商品的銷售資訊會及時反映給企業,共同減少商品的損耗和庫存壓力。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衣拉拉的存貨週轉率出現下滑。資料顯示,衣拉拉2018-2020年存貨週轉率分別為2.5次、2.24次、1.92次。衣拉拉證券部則回覆稱,服裝消費具有適銷週期短、市場潮流變化快以及需求難以預測的特點,相較於其他行業,服裝行業的公司普遍存在著存貨問題。報告期內,公司產品銷售情況較好,供應鏈體系完善供貨及時,不存在庫存滯壓情況,公司存貨週轉率與同行業可比公司相近。

北京商報記者 劉鳳茹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