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攤大姐年入200萬,外賣佔8成,真正的幕後推手是它


餓了麼1

圖片版權所屬:TechRoomage

聲明:本文來自於微信公眾號 天下網商(ID:txws_txws),作者:  陳晨,授權TechRoomage轉載發布。

生鮮電商的死亡名單越來越長,藉著“買菜”這件原本離互聯網最遠的事,它有機會重生嗎?

互聯網買菜這件事不是近兩年才有的。

2012 年被稱為生鮮電商元年,巨頭紛紛湧入這片“最後的藍海”,“菜籃子”已被人盯上,最高調的是富二代史杰。他不僅宣布開 100 家社區店的計劃,還開著一輛噴塗著“翠籃子”的法拉利賽車征戰“法拉利亞太挑戰賽”。只是其母親的公司在 2014 年遭遇因資金鍊危機,“翠籃子”隨之停擺。

2016 年夏天,故事的主角換成了人大畢業的三個北漂白領,地鐵口賣淨菜的模式踩中了風口,卻沒有踩准融資的節奏。

青年菜君這個短短一年內獲得三輪上千萬投資的明星創業公司,說倒下就倒下了。

故事到了現在,創業者依然在為錢發愁。叮咚買菜在半年多時間,連拿包括高榕資本、紅杉中國、今日資本和老虎基金等一線基金在內的 5 輪融資。一方面,說明資本市場對於生鮮電商的看好,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叮咚對於資金的渴求程度。

獲客難、存儲難、損耗大,沒有資本的支持,本身沒有造血能力的生鮮電商的生存率可想而知。

一組流傳很廣的數據,全國 4000 多家生鮮電商企業中,只有1%實現了盈利,其中,7%巨虧、88%略虧、4%持平。生鮮電商因此被貼上了標籤—— “天下最難做的生意”。

可是,空白市場、高頻需求的誘惑沒能阻止資本的撒幣,據統計 2018 年共有 120 億元資本砸向生鮮電商。

到了2019 年,情況越演愈烈,巨頭們開始“圍剿”菜市場,盒馬、蘇寧開出了自己的菜場,美團對標叮咚買菜,上線了直營買菜外賣業務,餓了麼則宣布堅決做平台,通過數字化、供應鏈、配送、流量、金融等五大方式賦能平台商戶,將買菜業務快速推進500 個城市。

馬雲說,阿里巴巴的使命是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生鮮電商這個“最難做的生意”,在“買菜”更接地氣的語境下能好做起來嗎?

前置倉的可能性

受不了地推員的圍追堵截,張大媽下載了一個買菜app。

第一次,用完優惠券花一塊錢就買了8 個雞蛋,大喜過望的她有了第二次嘗試,買了一盒豆腐送了一把蔥,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沒有優惠,張大媽卸載了app。

生鮮電商近十年,燒錢補貼的模式還在繼續。跟所有燒錢培養用戶習慣的操作一樣,生鮮電商也在使勁用錢砸出規模、砸出市場份額。只是相比進口水果的高毛利,普通蔬菜的利潤要低得多,燒錢虧損有增無減。

這時,以規模化攤薄成本,保障服務和質量的前置倉成了熱門選擇。

叮咚買菜是最近的竄出的黑馬,盒馬生鮮的CEO侯毅也承認,叮咚買菜對盒馬造成的壓力。叮咚買菜副總裁俞樂透露, 2018 年 3 月份上線至今,叮咚買菜的月營收是2. 6 億元, 2018 年的營收 8 億元,整體毛利率是30%。

餓了麼app界面與叮咚買菜界面

在外界看來叮咚買菜“ 0 元起送0 配送費,買一根蔥都送”的燒錢模式撐不了多久,但前置倉帶來的強執行力是叮咚買菜被超一線風投看好,並被提起最多的商業亮點。

叮咚買菜的物流流轉是這樣的:蔬菜從採購地出發,到城市分轉中心,然後通過城市內的干線物流到達城市倉,再由城市倉運往社區周邊的前置倉,最後由100 米的末端配送到達用戶的家裡。

前置倉的定位比起社區店有幾個好處:第一,傳統商業模式當中最重要地理位置因素顯得沒有那麼重要,租金各方面的成本降低;第二,倉比起店的運營要求低得多,人員開支降低了成本;第三,靠近社區,縮短了配送路徑和配送成本,能實現整個社區的全滲透,保障履約時間的確定性。

但有人為叮咚買菜算過一筆賬:“蔬菜作為低客單品類,以客單40 元,毛利25 個點算,叮咚買菜如果履約需要虧損8 元/單,每日虧損120 餘萬。”如果按照毛利30%計算,虧損依然存在。

想要獲得區域壟斷必定是個燒錢的過程,但對於高頻的買菜需求來說,這樣的營收比例同樣帶來巨大的資金壓力。

俞樂也坦言,訂單的密度是決定商業模式生死的關鍵。高密度訂單既能攤薄成本,提高配送效率,又可以把配送小哥當成行走中的廣告,成為流量來源。

叮咚買菜與口碑餓了麼簽署戰略合作協議也是出於這個考慮。接入餓了麼之後,叮咚買菜過去一年在平台單量增長 20 倍,月交易額超千萬元。

叮咚買菜通過高密度前置倉佈局,進行單點門店庫存精準預測,使用口碑餓了麼提供的海量周邊用戶畫像數據,進行更精準的數字化營銷,使用大數據預測備貨,降低損耗率。

“基於餓了麼這麼一個線上對線下的賦能,我們是有機會把前置倉的一個點擴展成一個面。在這個面的過程中,我們就會實現一個飛輪效應,比如說原來它是覆蓋3- 5 公里的前置倉,它的訂單密度越來越高的情況下,其實我們最後完成一個前置倉的裂變。”俞樂表示。

而從另外一個角度看,生鮮的電商和其他的電商不一樣,場景化的體驗尤其重要。就像盒馬菜市為提升消費者買菜的效率和體驗,大數據在其中發揮關鍵作用。

餓了麼副總裁熊斌描述了未來互聯網買菜的理想場景,“你需要的東西是能挑、能選、能退、能換的,跟逛菜場一樣,平台了解你的喜好,給你提供千人千面的服務,比如片魚這樣的個性化服務”。這些服務能力的實現跟外賣餐飲有很大區別,餓了麼正在藉助阿里生態系統的力量去接近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