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2019年度最差美國公司:波音和WeWork



今年標普500指數漲近30%,太多公司漲勢喜人,年度最佳美股公司很難評判。但2019年年度最差公司的頭銜,這兩家公司當之無愧:波音和WeWork。

2019年度最差美國公司:波音和WeWork 1

最差上市公司:波音

2018年10月29日,獅航610航班在印度尼西亞墜毀,隨後引發監管問題和航空公司停飛等一系列後果,就此開始了波音公司艱難的一年。

年初之時,該公司原本預計軟件更新將在1月份公佈,但2月份的一篇報導稱,有關更多培訓和駕駛艙警報的討論導致修復工作陷入停滯。

無論出於何種原因,監管機構和波音公司都低估了危險。 3月10日,另一架來自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的波音737 MAX客機墜毀,事故造成157人死亡。最終,這款飛機在全球範圍內停飛。

從那以後,陸續流出了管理不善和監管不足的傳言。黑匣子數據顯示,防失速系統MCAS出現了故障。飛行員大多不知道,也不熟悉這個新的防失速系統。

墜機事件動搖了國際航空界對波音和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的信任,有關偷工減料的報導進一步加劇了負面影響。

在多次減產之後,波音公司於12月16日宣布停產737 Max。波音公司原以為這架飛機會在今年年底前飛上天空,但如今看來復飛似乎仍遙遙無期。對波音公司來說,到目前為止這導致了大約80億美元成本,而且這個數字可能還會繼續攀升。另一方面,在標準普爾500指數上漲超過25%的一年裡,波音公司的股票卻停滯不前。

如今,伴隨著737 Max停產和被標準普爾下調信用評級,它即將在困境中結束這一年。目前的停飛可能會對波音的盈利能力和聲譽產生長期影響。

摩根大通的一份報告稱,到2020年,波音737 MAX的無限期停產也將產生更大的宏觀經濟影響。一位分析師寫道,“我們估計,波音最近宣布從明年1月開始無限期停止737 MAX的生產,其影響將使2020年第二季度實際GDP增長減去0.5%左右。”

2019年度最差美國公司:波音和WeWork 2

最差私人公司:WeWork

儘管波音公司今年曆經坎坷,但另一家公司更不光彩,它講述了一個“皇帝的新裝”式的故事。

WeWork今年開局不利,孫正義的軟銀的投資規模低於計劃。該公司很快就以其古怪的副業、遠大的抱負和其他項目引起了人們的關注,這些項目似乎分散了人們對主要問題的注意力,即該公司正入不敷出。

WeWork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亞當-諾伊曼(Adam Neumann)的種種行為,包括各種明顯的自我交易,引發了一大堆問題。諾伊曼在公司董事會的絕對控制地位使其之前得以實施一系列非標準金融操作,許多人認為這實際上和公司利益相衝突。

該公司在2019年初的估值約為360億美元,但在今年9月初將估值削減至200億美元,之後又取消了IPO。從首次提交招股書的一個月以來,WeWork經歷了從明星創企到估值腰斬、創始人下台等過山車般的變化。

9月17日,諾伊曼被解職,在大規模裁員的陰影下,公司的形象受到了更大的打擊。最終軟銀用一攬子救助計劃拯救了WeWork,但這也使WeWork的估值降至80億美元,僅僅是曾經輝煌時期的零頭。

雖然在軟銀的主導下WeWork換掉了首席執行官,但其面臨的財務問題依然嚴峻,如何融資並生存下去仍是最大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