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專家分析:大腦植入設備可以實現心靈的遙感嗎?



北京時間10月30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導,隨著科學技術的飛速發展,腦植入裝置已被賦予了更大的想像空間。 在某些科幻電影中,大腦植入設備可以實現遙感和遠程控制。 任務是讓人們“從空中得到東西”。在不久的將來,大腦植入設備能否實現心靈感應? 讓我們看一下以下專家的意見:

專家分析:大腦植入設備可以實現心靈的遙感嗎? 1

Bradley Voytek,加利福尼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認知科學副教授,神經科學研究生課程

“技術人員可能沒有考慮太多,因為人類生物系統(包括神經組織)在計算機識別過程中非常嘈雜,因此我們無法讀取太多真實信號。噪聲越大,對大腦植入設備的控制就越大。更加糟糕。”

腦植入設備能否實現對心靈的遙感? 一個超級學術的答案是:幾乎是可能的。 腦植入物的目標是讀取腦信號並將這些信號轉換為世界上的某些行為。 我們可以讀取的信號越多(低噪聲),我們可以應用的操縱就越多。 但是當前的技術有一個很大的瓶頸,也就是說,我們不能同時注意很多事情,例如:我們不能同時用手拍手摸腹部。 如果我們認為在使用大腦植入設備在廚房切菜時可以同時倒飲料和寫筆記,那將是非常錯誤的。

同時,技術人員可能沒有考慮到人類生物系統(包括神經組織)在計算機識別過程中會產生很大的噪聲,因此我們無法讀取太多的真實信號。 噪音越大,對大腦植入設備的控制就越大。 程度越差。 我們想要的最後一件事是植入機,它可以讀取大腦中的每個混亂信號,並且大腦植入機可以隨意移動。 但是,如果我們願意接受遠程運動的概念,即在不觸摸人體的情況下移動物體,那麼人們將希望立即將這種特殊的設備植入大腦。

已經有一些高科技玩具,使人們無需大腦植入就可以進行遠程控制。 例如,使用一個小的EEG帽讀取大腦的860億個神經元的所有電信號,從而遠程控制機器人前進或後退。

但這不符合問題的實質。 我們真正想要的是能夠看到某些東西,就像科幻電影《 X戰警》中的“鳳凰女孩”一樣,用我們的思想控制自己的身體並在空中自由飛行。 ,而不是戴著笨拙的EEG帽子並控制遙控車向前滾動。 因此,我們應該有一個更大膽,更具創新精神的思維方式,而且我們還可以從科幻作品中獲得一些啟發,例如:科幻電影《鋼鐵俠》中的終極盔甲,可以直接通過托尼·斯塔克的《腦神經》來傳遞界面控制。

目前,腦植入裝置只是一個理論上的推測,但是從理論上講,如果植入足夠小的腦植入裝置,我們應該同時讀取許多信號。 我們讀得越多,我們就能控制的越多。 想像一下,控制無人駕駛飛機或一組無人駕駛飛機通過意識在空中飛來飛去。 這更像是“心理遙感”,但是它仍然容易受到噪聲的影響。 因此,我們不僅需要高科技的大腦植入物,還需要智能控制無人機和其他設備。

Andrea Stocco,學習和腦科學研究所(I-LABS)的心理學副教授,認知與皮層動力學實驗室的副主任。

“如果您對遠程運動的定義感到滿意,那就是通過無線電或有線信號對機器人手臂進行遠程控制,或者對軟件對象(屏幕上的光標,手機應用程序)進行控制,那麼所有這些都可以通過植入大腦來實現。 。”

通過大腦植入物實現遙感取決於人們對“電話”的定義。 如果您認為心靈感應的卡通版本是通過大腦施加力量,則可以在沒有任何已知干預類型的機械力或電磁力的情況下隨時操縱任何對象。 這種心靈感應不僅不需要植入大腦,還超越了物理領域。

但是,如果您喜歡普通版的心靈運動,可以通過已知的物理力對任何物體施加力,那麼答案就不同了;反之亦然。 如果您對遠程運動的定義感到滿意,那就是通過無線電或有線信號或控制軟件Objects(屏幕上的光標,移動電話應用程序)對機器人手臂進行遙控,那麼所有這些都可以通過植入大腦來實現。

腦植入設備能否實現對心靈的遙感? 我的回答是:當然可以。 因為上述示例已經實現。 安迪·施瓦茨(Andy Schwarz)開發了一種可植入電極,該電極可控制人體和靈長類動物的關節臂。 Rajesh Rao基於EEG的基本界面,開發了可操縱的機器人手臂和小型自主機器人; Miguel Nicholelis基於基於EEG的界面開發了一種操縱性外骨骼。 已經證實癱瘓的患者可以手術和使用外骨骼。 骨骼結構行走甚至踢足球。 當然,這些設備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是技術仍然不完美,笨重,笨重且不易攜帶,但是它們可以清楚地表明我們可以實現的目標。

因此,遠程運動聽起來可能像魔術,但正如亞瑟·克拉克(Arthur Clarke)曾經說過的那樣:“每一項足夠先進的技術都與魔術無異。” 雖然卡通版的遠程運動是基於物理學原理的。 以上是不可能實現的,但是通過無線信號和大腦植入物以遠程控制對象的“技術”心靈感應遙感已成為現實。

華盛頓大學自然科學,工程與電子和計算機工程副教授,神經技術中心副主任拉傑什·拉奧(Rajesh Rao)。

“將來,人類意識可以無線連接和控制任何物聯網設備。”

只要有一個腦機接口和帶有執行器的執行目標,以及與接口或Internet的無線連接,就可以進行遠程運動。 實際上,早在2006年,科學家就在實驗室中演示了一種簡單的非侵入性腦機接口遠程控制機器人模型,其他實驗室最近也演示了使用腦植入設備來控制機器人手臂模型。

隨著世界越來越多地使用無線連接的對象和設備來形成“物聯網”,人腦-計算機界面可能會在不久的將來出現,從而使人類意識能夠無線連接和控制任何物聯網設備。

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研究員斯蒂芬·赫爾姆斯·蒂勒里(Stephen Helms Tillery)主要從事研究和分析大腦如何使用感覺信息來熟練地操縱運動任務。

“心靈遙感的核心是結合腦機接口來實現交互式操作,從而使人們的意識可以在任何計算機上充分顯示出自己的個人意願。”

如果說“心靈感應遙感”是指能夠移動物體而沒有肌肉的能力,那麼20年前,我們已經超越了這一技術里程碑,科學家們對猴子進行了實驗,而猴子可以用其意識來控制機械臂。 許多類似的科學實驗。

如果“電離遙感”的概念是要實現對物體運動的更大距離控制,那麼就可以實施我們當前的技術,例如:飛行員使用腦機接口來控制四軸飛行器的機載飛行。

心靈遙感的核心是結合腦機接口實現交互操作,使人們的意識可以在任何計算機上充分發揮自己的個人願望。 考慮到神經工程的本質是實現機器人手臂,外骨骼以及諸如汽車和輪椅之類的車輛的“人機集成”,這是自然的,因為該領域的中心是複制現有的人類能力。

腦機接口(BCI)不允許我們打破物理定律,但可以讓我們更直接地訪問可能產生遠距離影響的技術。 目前,我們的技術瓶頸在於腦機接口的本質(這正是埃隆·馬斯克研發投入的關鍵領域)以及如何提取大腦釋放的電信號並利用這些電信號來控制各種設備。 這些設備的未來操作和應用仍有很大的想像空間。 (葉慶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