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直面比特大陸被裁員工:後悔進來了



距離春節還剩一周時間,到處都是張燈結彩,恭賀新年。但對於比特大陸來說,這段時間,著實難過。自去年10月28日吳忌寒發動不流血“政變”開始,比特大陸的新聞就層出不窮。1月2日,比特大陸發生工商變更,吳忌寒卸任比特大陸法定代表人,比特大陸CFO劉路遙上任,成為總經理兼法定代表人,吳忌寒繼續擔任執行董事。

自吳忌寒回歸後,比特大陸高層大換血,此前詹克團任命的人事負責人王治被解職,原軟件研發總監王俊被升為AI業務線“算豐”CEO,頂替公司聯合創始人詹克團在AI業務線職位。

但無論是吳忌寒重新掌權比特大陸,還是高層職位的變動,這一些系列操作背後最大的受害者就是比特大陸的員工。

消失的年終獎和年底雙薪

春節前半個月被通知協議離職,比特大陸武漢AI部門的吳群對比特大陸徹底失望了。 “公司說的是協議離職,實際上就是變相裁員。”吳群感慨。

進入比特大陸時,比特大陸正處於最風光的時候。打車上下班、日常水果這些都成為吳群對公司最深的印象。那時候的比特大陸,里里外外給員工的感受就是壕。

去年年初,這一切的風光似乎開始消弭。早上不能打車,水果酸奶這些日常的零食也逐漸消失。相比於此前的豪氣沖天,比特大陸似乎一下子變窮了。

裁員是他沒有想到的情況。畢竟在吳忌寒剛回公司召開的那一次全體大會上,吳忌寒承諾員工,年底肯定不止雙薪,並且在裁員前一個月給80%的員工漲薪至少10%。

直面比特大陸被裁員工:後悔進來了 1

比特大陸2019年內部調薪郵件

可是還沒等到發年底雙薪的那一天,他就被印在了裁員的名單上。這對於已經在武漢安了家的吳群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

“比特大陸這次裁員真的是無恥至極,去年2月份的裁員都沒有這麼狠。”吳群十分憤慨。 “很多同事都是從比較穩定的工作跳槽過來的,現在公司裁員,搞得大家措手不及。”

據了解,去年2月份詹克團在任時期也有過一次規模的裁員,裁員賠償是N+2,並且被裁人員大部分是比特大陸此前擴招的新人,進公司時間並不長,所以也沒有年終獎和年底雙薪的糾紛。

但這一次卻是在過年前的半個月,裁員賠償也由N+2變成了N+1,今年的N也變成了當地社會平均工資的3倍,而大部分被裁的員工,工作已經滿一年,並且工資是高於3倍的社會平均工資。

這是已經在比特大陸工作滿兩年吳群最不能接受的地方,年前裁員沒有年終獎和年底雙薪,並且在裁員的過程中,HR對被裁員工態度十分強硬。

如果在規定時間不簽字,N+1的賠償就會變成N,並且取消期權。很多員工害怕比特大陸一直拖著這件事情,對他們後續談離職賠償和找工作都不利,所以草草地簽字離開。

直面比特大陸被裁員工:後悔進來了 2

直面比特大陸被裁員工:後悔進來了 3

比特大陸被裁員工滴滴權限、門禁權限被禁

“我覺得HR這樣的話就已經構成了威脅,”吳群憤怒地表示,“並且現在我們已經不能進辦公室了,所有的辦公設備已經停用,公司WiFi都上不去,公司這是逼著我們去簽字。”

相比於吳群的激憤,在比特大陸北京總部工作的張瀾顯得冷靜的多,在他看來,這次裁員也屬一個公司發展過程中必經的階段。

此前,他也是比特大陸AI部門的一名普通員工。在他們這個部門,22個人留下了4個人,軟件1個,硬件1個,其他非核心的留下了2個人。他表示,每個部門都有精簡,不是全部裁掉,留下來的人繼續做著相關項目。

“應屆生幾乎全部被裁,不滿試用期的新員工全部被裁,領導也有被裁的情況。”張瀾談及裁員構成道。

獵云網採訪到拿到比特大陸offer的應屆生,但他並沒有選擇比特大陸。“對於應屆生來說,比特大陸太不穩定了,不敢去,怕被裁。”

外界傳聞AI部門在吳忌寒回歸後近乎團滅,張瀾則表示,不是全部裁掉AI部門,AI部門只是裁掉了服務器的團隊,研發的還是留下了。並且,AI這邊是保留了一到兩個項目,只是其他的項目都被裁掉了。

雖然在裁員上沒有什麼異議,但談起比特大陸的裁員的手段,張瀾也是感慨十分。據他了解到的,深圳那邊的裁員是直接關了AI部門的辦公室。 “這種做法有點殺雞取卵,太強硬了,大家都不太能接受。”

提及裁員賠償,張瀾表示他自己已經簽了離職協議,這個對他來說已經蓋棺定論了。但據他了解,北京這邊截止目前仍然還有將近一半的人沒有簽字。

直面比特大陸被裁員工:後悔進來了 4

比特大陸員工手冊標明十三薪

據知情人透露,這些沒有簽字的人是因為在offer和員工手冊中寫明每年春節發放雙薪,並且在2019年五一期間在發放給員工的內部郵件中表明,年底會有13薪發放。

據估計,如果比特大陸這次發放年終獎(3薪)和13薪的話,一些員工可能會拿到近10萬塊錢,而現在裁員也就表示,這10萬塊錢不會發放。

比特大陸轉而將年終獎和年底雙薪變成了離職賠償,這對於在比特大陸工作滿一年的員工來說,是完全不可以接受的。

“希望這種情況儘早結束”

“AI那邊就留下了一兩個項目。”張瀾表示“雖然礦機那邊的項目比AI這邊的多,但是也是精簡了項目,砍掉一些其他項目。”

張瀾還做了一個比較,此前的比特大陸,在AI這一塊相當於寒武紀+服務器,而現在只是把服務器這邊的人裁掉,現在的比特大陸等於寒武紀,也就是做的項目和寒武紀差不多。

他透露:“AI這邊是把算力芯片的人放到產品上,把服務器關掉了,但是把做算力卡的人員留下了。”

比特大陸前董事長詹克團支持公司發展AI的態度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吳忌寒的態度則讓人捉摸不透。而這一次大規模的裁員,雖然AI佔比更大,但是AI方向的核心項目仍舊有所保留。

“其實這次裁員就是看你在公司有沒有可替代性。”張瀾告訴獵云網,“雖然吳忌寒對AI的態度令人捉摸不透,但是對於礦機為主業的比特大陸來說,發展一個全新並且處於前期階段的項目,的確有一定的困難。”

據多位內部人員透露, AI這邊大概裁掉了70%到80%的人,礦機那邊裁掉了40%-50%的人。

界面新聞此前曾有過報導,在2月份大規模裁員前,比特大陸大約3000名員工,其中市場、銷售、行政等有約1000多名員工,礦機部門和AI部門約2000人。 2月份裁員後,比特大陸的員工總數縮減至1000多人,其中AI業務被裁人員佔了多數。

據知情人士透露,這次裁員後,比特大陸員工包括外包崗位總人數或許不會過千人。 2017年中旬,比特大陸總員工數不過三五百人。似乎曾經的輝煌就在那一剎那,如今兜兜轉轉,回到最初的模樣。

當問及比特大陸在近期內是否有新員工入職,吳群和張瀾均表示,就比特大陸裁員的頻次來看,新人也不太願意在加入比特大陸。張瀾透露,比特大陸雖然在各大招聘平台都有招聘,但實際上HR並沒有繼續招人,只是將消息掛在上面。

雖然北京這邊AI部門有所保留,但武漢、成都、上海、深圳的AI團隊近乎團滅。

“兩年前進武漢的比特大陸時還有50多人,上一次裁員後就剩30多人,現在留下的就10個人左右。AI部門這邊裁員比較多,只保留了一些基本的部門員工和後期維護的人員。”吳群告訴獵云網,“我們手上的項目全部停掉了,留下來的也就只能維護後期,跟進此前的一些合作,但武漢這邊核心項目已經做不了了。”

獵云網採訪到比特大陸深圳的礦機部門員工,他表示,深圳的礦機團隊之前大概有五十多個人,現在裁的只剩下十幾個人,包括研發一個,文員兩個,結構設計三四個,測試部門全部裁掉,AI那邊直接關掉辦公室。

而在吳忌寒回歸不久,原軟件研發總監王俊被升為AI業務線“算豐”CEO。針對這件事,張瀾表示,“王俊生成AI部門的CEO就是為了穩定軍心,為了留下來的AI員工可以繼續正常工作。”

但就目前來看,比特大陸雖然在礦機業務上也有裁員,但是裁員規模、結構等各方面都不如AI業務,並且據了解成都、武漢、深圳、上海的AI業務幾乎全軍覆沒,留下來的AI主力軍也只剩北京,王俊升任CEO無疑是給北京這一塊的AI員工一劑定心丸。

但就比特大陸裁員人數、人員構成、上市計劃和AI業務進行調整這些情況,獵云網詢問到比特大陸官方,但官方始終表示,比特大陸視市場情況及業務發展,會持續進行正常的人員調整;比特大陸一如既往歡迎各界優秀人才的加入。

星球日報此前有過報導,自12月30日裁員消息傳開後,比特大陸負面聲討不斷。但也有員工對裁員行為表示理解,不少員工也視這次裁員為除冗餘人員,收縮業務的正常舉措,只是手段太強硬,賠償太難看。

除了裁員外,比特大陸IPO計劃同樣也受到影響。

據騰訊新聞《潛望》報導,在吳忌寒回歸前夕,比特大陸已向SEC秘密遞交了上市申請,保薦人為德意志銀行。但2018年9月比特大陸衝擊港股IPO時屢屢受挫,究其原因無論是此前吸金的礦機業務,還是想要轉型的AI業務,比特大陸無法滿足港交所總裁李小加所提出的“上市適應性”。

採訪到的比特大陸內部員工均表示,比特大陸現在上市還很困難,頻繁裁員,人心不穩,公司已經錯過了上市最佳時期。

吳群在談及公司狀態最好的時期回憶道,“剛來公司的時候,公司是盈利狀態,所以說不管你做AI還是做礦機,老闆都沒有意見,因為他有錢,大家都在盡力去做,公司的氛圍也比較自由。”

在吳群剛進公司的時候,週末會有加班,即使是休息也隨時得帶電腦,“大家都比較積極,公司各方面都呈現出蒸蒸向上的態勢。”吳群談到。

但就公司現在這樣內鬥不斷,高層動蕩的情況下,吳群和張瀾都不太看好比特大陸的上市計劃。

此外,現在沒有在離職協議上簽字的員工還在繼續等待著比特大陸最終的解決辦法,每天正常上下班,但工作權限已經被禁用,“只能這樣耗著,希望這種情況盡快結束,公司早日走上正軌。”一位被裁員工平靜地說到。

比特大陸繞了一圈,似乎又回到原點。吳群談及在比特大陸的這兩年感慨到:“後悔進來了。”

(應被採訪人要求,以上人名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