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雙減”衝擊波:美國大量打工人失業了


有人估計,中國大約有100家在北美招聘英語教師的線上教育公司,線上家教現在已經是美國最常見的遠端工作。在美國,中國線上英語輔導平臺令許多全職媽媽獲得了寶貴的額外收入,許多公立學校的老師習慣於在各個假期上網課貼補家用。這可能是中國的教育巨頭們事先未曾料到的——他們給美國的就業市場,也帶來了新的變化。只是,這種影響不能再持續了。


中國的培訓班市場扇了扇翅膀,美國的薩拉·基恩(Sarah Keane)就失業了。

基恩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住在康涅狄格州的奧克維爾。2018年10月,她開始從事線上少兒英語教育頭部企業VIPKid的兼職工作,她的學生幾乎都住在中國。

談到自己的工作時,她說自己最大的驚喜是,很多學生邀請她進入了自己的生活,她也由此見到了一個更廣闊的世界。有一次,她的學生在北京的一家餐館裡上課,對方將鏡頭推向了室外,基恩看到了林立的高樓大廈和閃爍的霓虹燈。“這太讓人驚歎了”,基恩說。

身在家中就能工作,對於基恩來說則是另一個好處。基恩持有心理學碩士學位,擔任教師已經超過15個年頭,在獲得VIPKid這份工作後,她辭去了原本在幼兒園的全職工作,開始將重點放在線上輔導上。


她從早上6點工作到10點,週五和週六從晚上8點半工作到午夜,月薪不比原本的全職工作低,同時還能讓她留在家裡照顧孩子。她說,她認為自己已經找到了“夢想的工作”。

8月8日,基恩像往常一樣上完了4小時的課,開啟手機時發現自己常去的VIPKid臉書群組裡已經炸鍋了。很多人在討論一條新聞:VIPKid釋出官方宣告稱,該公司支援“雙減”政策,不再在中國境外聘用外籍教師,即日起不再出售涉及境外外教的新課包;8月9日起,不再對老使用者開放涉境外外教的課程續費。而在兩天前,另一家英語教育平臺GoGoKid已經通知外籍老師該專案的所有課程都被取消,該專案即將結束。

美國線上教學招聘網站ESL Authority創始人昆西·史密斯(Quincy Smith)估計,中國大約有100家在北美招聘英語教師的線上教育公司。根據遠端兼職求職網站FlexJobs的說法,線上家教現在已經是美國最常見的遠端工作。據不完全統計,VIPKid在北美僱用了7萬名外教,噠噠英語和鯨魚外教培優分別有1萬名以歐美為主的外教。GoGoKid在美國有約4000名合作教師,平安好學和魔力耳朵也分別有數千名北美外教。

算起來,接近十萬人。

現在,所有大型教育平臺都已經表示,將不再聘請境外人員開展培訓活動。受此影響,基恩與其他北美教師,處於失業邊緣。

曾經:獲得了時間和財務自由

每天早上5點,奧特恩·弗萊徹(Autmn Fletcher)走進她在伊利諾伊州蒙茅斯的書房,開啟膝上型電腦,正好趕上教放學回家的中國孩子們英語。

弗萊徹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她已經做了快三年線上英語家教,教的中國學生大多是5到11歲的孩子。她用家用膝上型電腦、耳機和網路攝像頭搭出了一個基本的教學平臺,輔以白板和閃卡等各種教具,教基本的英語語法、日常會話、英語習語和歌曲。

聘請弗萊徹的VIPKid在2013年成立時只有10名教師和少數學生。它現在是中國最大的線上英語輔導平臺之一,線上學生達到80萬名,遍佈63個國家和地區,但其中大部分還是在中國。

VIPKid。圖源:網路

據VIPKid官方介紹,其教師必須以英語為母語,持有學士學位,並可以在美國和加拿大合法工作。求職網站FlexJobs創始人兼執行長薩拉·薩頓(Sara Sutton)說:“線上輔導工作特別適合那些想找低門檻工作且受過大學教育的美國人。對於生活在農村、通勤時間長或經濟機會少的地區的人來說,這也是一個非常有吸引力的選擇。”

延伸閱讀  華爾街見聞早餐FM-Radio|2021年10月16日

開始做家教之前,弗萊徹在銷售和市場部門工作,由於她所在的小鎮就業機會非常少,她要開一個多小時車去鄰市工作。“我天天都得早出晚歸,兒子在託兒所裡也常常生病。”

2018年,弗萊徹出了一場嚴重的車禍,全身有13塊骨頭撞碎。當她躺在醫院病床上,不知道自己是否還能走路時,她想:要靠什麼謀生呢?

一個偶然的機會,弗萊徹注意到臉書上一個朋友通過網路教中國孩子英語,這引起了她的興趣。她申請了這份工作,2018年12月,弗萊徹拄著柺杖去芝加哥參加了面試和培訓。

線上授課頁面。圖源:Thomas Rowe

弗萊徹說,這份工作給了他們一家巨大的緩衝,令她從車禍中慢慢恢復過來時不需要擔心家庭收入銳減,每天上午9點結束工作後就可以陪孩子們玩兒。同時工作也賦予了她自信,“我雖然在家裡,但並沒有失業,孩子們都知道每天有一段時間不能打擾我,‘因為媽媽在工作’。”

在美國,中國線上英語輔導平臺令許多全職媽媽像弗萊徹和基恩那樣獲得了寶貴的額外收入,許多公立學校的老師習慣於在各個假期上網課貼補家用。除此以外,這也讓一些人得以探索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

GoGoKid宣傳廣告。圖源:Technode

每天只需要50美元你就可以揹包旅行,這是洛基·特里法裡(Rocky Trifari)盤算出來的數字。特里法裡從美國名校畢業,從高中起他就想周遊世界,在2017年面試成功後,他終於獲得了VIPKid的教師工作,他的夢想立刻成真了,他在沒攢一分錢的情況下開始去各國旅行,第一站就設在了中國,他還給自己取了箇中文名,叫泰山。

畢竟,這份工作不需要到固定地點坐班,只要有網路就行。他每週工作7天,每天賺125-200美元,這種經濟和時間自由令他能在工作之餘去了世界上15個國家,與此同時,他還學會了說中文和西班牙文。

特里法裡算了算,這些年來,他教過1000多名中國學生,他在自己的部落格中寫道,“家長們會告訴我們,他們的孩子有多麼期待課後的英文課。我的學生是如此的可愛和勤奮。我欽佩他們對學習的專注。”

可愛而疲憊的學生們

在VIPKid和GoGoKid等平臺的社交媒體群裡,很多老師們熱情地談論他們的學生。他們顯然喜歡自己的中國學生,跟特里法裡一樣,許多老師表示中國孩子們聰明、勤奮、尊重老師,很多孩子的英文能力超前,甚至還會說第二門外語。

這不但是中國孩子學習外語的機會,也是北美普通人認識、瞭解中國年輕群體的一個通道。

很多人和孩子們的家長也建立起了友誼,一位名叫伊麗莎白·D的老師說,她跟很多家長成為好朋友,一些學生假期來美國遊學時,會專程跟她見面,這樣的聯絡讓他們彼此間在文化上相互理解。

但這些老師們也表示,他們確實理解中國的“雙減”政策,幾乎每個老師都說,他們看到孩子們非常疲憊,有時候,也能看出學生並不願意上英文課,因此旁邊始終會坐著一位虎視眈眈的家長。

圖源:studyabroad

克里斯蒂·亨特(Kristie Hunter)在GoGoKid工作了三年,她說,老師們都知道中國的新年、中秋和五一、十一黃金週是公認的教學淡季,那時候訂課量會減少。

延伸閱讀  滬農商行公告穩定股價方案 五家大股東增持

但這並不是絕對的,“有孩子在一大家人圍坐在圓桌前吃飯慶祝的時候上我的課”。亨特說,自己也曾發現一些學生很難在課堂上集中注意力,“他們跟我說,自己已經上了好幾個課外班,還有一大堆作業沒完成,也不知道會做到幾點。”

但一些老師辯解說,自己並不是罪魁禍首,亨特說,“事實上我的學生們說,上我的課對於他們來說是最放鬆的時候。”

最後一課

最近,許多外籍老師甚至比平時更忙碌。

VIPKid和魔力耳朵等機構都表示,學生已經購買的課程不會取消,而家長們基本上也表示,與其獲得退款,他們還是更希望孩子上課。弗萊徹說,她已經向剩下的學生開放了所有的預訂時段,有些人還剩了30節課,有些人有數百節課——這可能需要一到兩年的時間才能完成。

一旦現有的預訂課程全部完成,老師們在這些平臺上的使命也將結束,這可能意味著他們需要儘快找到新工作。美國線上教學招聘網站ESL Authority的史密斯說,韓國、日本和俄羅斯等國家對線上英語輔導也有很強的需求,他的公司每個月有100到300個輔導空缺,但“最大的市場仍然是中國”。

ESL AUTHORITY官網。圖源:ESL AUTHORITY HP

一些老師表示,儘管他們的線上授課會被監控,但家長還是成功地與他們在社交媒體上接上了頭,一些家長和孩子只是想跟老師鄭重地道謝和道別,另一些則已經開始討論請老師繼續給孩子或自己教英語。

這個變化,無疑會對很多老師的財務帶來巨大打擊,但幾年來他們已經對轉換工作有所準備,而此前的兼職英語輔導工作也確實為他們的職業發展奠定了基礎。

自2019年以來,中國已經發布了一系列政策,以應對不合格外籍教師在市場上肆虐的問題。2020年,中國要求英語輔導平臺不能滿足於僅僅能說英語就行,而是要求老師必須提供可信的資格證書,接受更嚴格的背景調查。這已經將一部分教師擠出了這個市場。

教育部舉行釋出會介紹“雙減”政策。

與此同時,疫情給美國的職業領域帶來了很多變化,如今,“遠端”受僱於一家大公司或常年在家工作的情況已經不再像幾年前那麼少見,老師們意外地發現,他們這幾年為中國公司所提供的服務也讓他們學習了寶貴的技能。

弗萊徹說,在VIPKid的工作令她對英語教育的熱情大增,2019年起,她開始在當地的教育倡導組織任英文教師。她說,也是因為這段時間為她提供了緩衝,令她同時開始了一份資產管理經理的工作。

圖源:網路

克里斯蒂·亨特說,幾年的遠端教學敦促她開發新的教學方法,更多地思考如何激發學生的興趣和參與度,和以前在實體教室不同,她大量減少了對附帶語言的使用,並增加對道具和其他視覺輔助工具的使用。這樣的經驗和技能令她成為了一名教師輔導員,教老師們如何適應網路教學模式。

延伸閱讀  北京市通訊管理局通報火花思維課堂等16款侵害使用者權益行為App

這可能是中國的教育巨頭們事先未曾料到的——他們給美國的就業市場,也帶來了新的變化。只是,這種影響不能再持續了。

目前居住在中國的外籍教師未受影響,但英語培訓業人士表示,這個市場充斥著不受監管的玩家和不合格的教師。

根據國家外國專家局的一份報告,新冠疫情爆發之前,有40多萬外國人在中國從事外教工作,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具備資格,當中為數不少的人母語並不是英語,憑著一張未認證的教師證書和一張外國人的臉暢行無阻。

線上外教社群中的“網紅”帝姆·加斯科因。圖源:Tim Gascoigne

國際學校、一線城市的公立學校和大公司往往會嚴格審查外教資質,進行徹底背景調查,以確保老師沒有犯罪史,尤其是性犯罪史。但小型私營機構對此並不在意——不合格的教師和非母語人士的工資比有資質的人低得多。

亨特說,有一名學生通過社交媒體與她重新取得了聯絡,她住在農村地區,當地英語教學水平不佳。“我真的很同情這個學生。”她說,“她的父母今天早上告訴我這件事時差點哭了,但我想,有這麼高的英語學習熱情,她總歸會成功的。”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