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快速通道之戰:價格戰愈演愈烈



今天,中通快遞已在香港證券交易所正式上市。 上市首日,中通快遞上漲11.93%,至244港元。 市值超過2,000億港元。 隨著中通快遞的第二次上市,快遞軌道將迎來新的征程。 值得注意的是,《 ZTO Express》的招股說明書顯示,《 ZTO Express》在2020年上半年的市場份額為20.6%,居行業第一。

原標題:Express之戰

資料來源:Lieyun.com

作者:陸新義

快速通道之戰:價格戰愈演愈烈 1

回顧幾年前,幾乎沒有區別的四個鏈接和一個鏈接,在Best Huitong更名為Best Express之後,名義上,模式變成了三個鏈接和一個鏈接。 根據Best Express發布的第二季度財務報告,Best Express當前的市場份額為10.7%,相當於SF Express的11%。 今年1月至8月,同時也是通達系統的云達,一拓和神通的市場份額分別為17.02%,14.74%和10.6%,佔據了一半以上的市場份額。

一家又一家的快遞公司正在敲響鈴鐺,以上市。 在這個過程中,無論是低成本的通達系統還是高端快遞公司,SF Express都在公開和秘密地進行戰鬥。

價格戰

儘管ZTO Express的市場份額已達到行業榜首,但其收入仍未排名第一。 云達和一拖的收入在上半年排在中通之前,中通快遞和順豐快遞的營業收入相差甚遠。 2020年上半年,中通快遞實現收入103.2億元,順豐速運實現營業收入711.3億元。

在這方面,ZTO Express在招股說明書中指出,為了保持有競爭力的價格並增加利潤,它必須繼續控製成本。 ZTO已採取各種成本控制措施。 中興通訊第二季度財務報告顯示,單票收入同比下降20.9%至人民幣1.29元,高於第一季度的19.4%。 單票成本為0.92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4.0%,第二季度單票淨利潤為0.32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8.6%。

可以看出,ZTO Express是按交易量交易的價格。 這在快車道上並不是什麼新鮮事。

從各家快遞公司發布的2020年上半年財務報告中可以看出,幾家物流公司的快遞服務單票價格下降了20%以上,順豐速運的單票價格下降了22.18%,中通下跌了21.86%,韻達下跌了28.48%。 圓通下跌了25.23%,而申通下跌了21.34%。

在2019年5月,SF Express推出了針對電子商務項目的低成本快遞服務“特殊遞送”。 不僅如此,購買3000張以上門票的顧客價格甚至跌至每張票4-5元。 定價曾經接近以低價佔領市場的“通達系列”的定價水平。

順豐速運推出特快專遞一個月後,嚴重依賴電子商務的快遞業在主要戰場義烏髮動了價格戰。 順豐速運的特價是3元,圓通是3元,2元是其他,7元左右。

因此,通達快遞不得不犧牲利潤來換取價格。 2020年第二季度,中通快遞的淨利潤率為22.7%。 與2019年第四季度的33.8%的淨利潤率相比,下降了10個百分點以上。 YTO Express的財務報告還顯示,2019年YTO Express的毛利率為12.06%,較2018年下降0.42個百分點。YTO Express表示,這主要是由於該公司在報告期內的適當降價所致市場競爭。 在云達發布的2019年年報中,營收為344.04億元,同比增長148.3%; 淨利潤26.47億元,同比下降1.88%。

跌幅最大的是神通快運,2019年實現淨利潤14.33億元,同比下降30.06%。 2020年1月,快遞業務收入13.25億元,同比下降23.23%。 快遞單票收入3.30元,比上年下降2.37%。 義烏小商品城一位商人的老闆曾透露,申通快遞一段時間內單價不足1元。

Express 100首席執行官雷忠曾公開表示,價格戰的根本原因是供過於求。 我國目前有更多的快遞公司,而且同質化很嚴重。 為了搶占市場,價格戰加劇了競爭。

根據國家郵政局的最新數據,2020年7月快遞行業的服務質量指數較6月下降超過31.5%。 這是快遞價格戰的直接結果,而高額的業務量可以換來降低成本,但是快遞結束時的特許經營網點和快遞公司卻慘遭屢屢打擊,用戶體驗也因此直線下降。

佈局之戰

經過幾年的行業發展和外部電子商務行業的快速發展,快遞行業的創始人不僅是桐廬縣的一個村民,而且還是市場上真正的競爭者。

通達部門獲得阿里的投資後,逐漸成為阿里部門。 快遞行業有兩種主要的商業模式。 除採用直接運營模式的SF Express以外,其他三個環節和一個環節都屬於基於特許經營的業務模式。

菜鳥的加入使比賽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菜鳥的戰略目標是實現全球網絡並成為全球基礎設施,並且該目標明確定義為橫向和縱向兩個策略。

其中之一是增加對技術和引擎的投資,以數字方式升級行業。 這也是進入新的物流技術+新零售+全球化的途徑。 這兩個垂直領域是開放在線和離線,B端和C端供應鏈,並基於新零售創建供應鏈解決方案。 通過快遞,幹線運輸,倉庫配送,碼頭等基礎設施,以及在城市和農村地區建立三維倉庫,它可以幫助商戶準確地下沉庫存並提前分發貨物。 另一個是全球佈局,包括全球運輸網絡,全球供應鍊網絡和全球終端網絡三個主要係統。

菜鳥的出現奠定了強大的供應鏈,這與快遞業的第三力量京東物流非常相似。 在過去的十年中,京東物流已經建立了非常成熟的倉庫,運輸和分銷供應鏈服務。 自今年年初以來,京東物流已開始建立第一個公里的生產區域供應鏈。 目前,京東物流的B2B和B2C供應鏈延伸到整個供應鏈,尤其是工業供應鏈。 隨著工業互聯網的發展,向工業端的數字化和智能供應鏈轉型變得越來越清晰。

另一方面,外界一直認為,被通達“包圍和鎮壓”的順豐速運不依賴阿里,而是憑藉其全面的直接運營和強大的市場份額贏得了市場份額。天網,地球網和信息網的佈局。

順豐速運整合了天網,地面網和信息網獨特的綜合物流網絡,搶占了機場的稀缺資源,增強了競爭優勢。 天網是一種以航空為代表的空中運輸系統,主要覆蓋距離大於1000公里的區域。 地面網絡以鐵路,公路和特快專遞櫃為代表,覆蓋800-1000公里,800公里以內,最後100米。

天網和地面網的整合為順豐速運的全球貨物流通構建了運輸網絡,這進一步增強了順豐速運在時間效率方面的優勢。 信息網絡是由SF Express獨立開發的智能網絡平台。 促進整個物流鏈的信息為公司的業務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海外戰場

快遞是一個非常同質的行業。 與時俱進,低廉的價格和服務已成為業界最大的競爭。 目前,國內快遞業的總體狀況已經確定,巨頭們把目光投向了海外市場。

當ZTO Express首次在納斯達克敲響時,其創始人兼董事長賴美松表示,上市並不是ZTO Express的最終目標,而是成為世界一流的綜合物流服務提供商。 與河南機場集團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共同建設航空快遞配送中心,並部署國際快遞和跨境電子商務市場。 一拖成立了國際業務部,並收購了在香港聯合交易所主板上市的現代達國際物流控股有限公司,以加快其國際市場佈局。

快速通道之戰:價格戰愈演愈烈 2

圓通選擇了收購,而順豐速運選擇了與巨人建立合資企業以拓展國際市場。 宣布成立合資公司Global Express Holdings Co.,Ltd.,UPS各出資500萬美元,主要從事國際快遞業務。 神通還與波蘭郵政簽署了“一帶一路”跨界合作協議,該協議將在東歐的波蘭建立物流轉運中心和多個海外倉庫。

近年來,該國並沒有在該國做很多事情的Best Express並沒有取得特別令人印象深刻的結果。 但是,當其他快遞公司專注於國內市場時,Best Express已經開始了其海外佈局並將其業務擴展到東南亞。

Best Express於2018年11月28日在泰國曼谷正式開始運營。 根據Best Group的計劃,並將其用作東南亞Best的模板。 選擇東南亞的原因是,近年來東南亞的電子商務市場發展迅速,為我國的國內快遞公司提供了巨大的機會。

與國內價格戰和業務佈局之戰相比,在國外市場,快遞公司選擇了“團結”。

順豐速運有限公司董事兼高級副總裁楊天平認為,中國快遞公司的國際化是唯一的方法,需要從業者共同努力。 他曾經說過,中國快遞走向國際的最佳途徑是成群出海。 中興快遞董事長賴美松表示,在開拓國際業務的同時,不僅要熟悉和遵守當地法律,而且要適應區域市場環境,這對快遞公司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中國快車公司沿著“一帶一路”相關國家邁向世界舞台是一個宏偉的目標。 單靠一家快遞公司是無法實現這一目標的。 它必須“聚在一起出海”並相互協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