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委大院》收視口碑齊飛,可一到這兩人的戲份觀眾就想快進


電視劇縣委大院絕對是今年年底的一張王牌,成績表現出彩的電視劇《風吹半夏》還未收官。 《縣委大院》就強勢來襲,並且在收視成績上直逼1.8,佔據了全國收視榜首的位置。

客觀的說,《縣委大院》的開播即爆離不開演員陣容配置班底的加持。但如今劇情播出6集,《縣委大院》的整體收視和口碑都在正向發酵,說明這部劇不僅陣容吸睛,在內容品質上同樣有保障。

《縣委大院》扛住了觀眾高期待的壓力,達到了觀眾心中的預期。而演員更是留住觀眾,增加劇情看點的關鍵。

胡歌領銜主演,實力派演員每一秒都是戲

在最新更新的內容裡光明縣窮的掉渣,不論是房子的拆遷、遷墳、棚戶區商業改造還得繼續花錢,沒辦法的梅曉歌只能去找大學校友化緣。

一進門的時候,氣氛還很和諧,幾人的對話過程從容輕鬆,梅曉歌打趣地說“我要是像你一樣也好了,兜里有錢腰也粗啊”,一下就拉近了老同學之間的關係。

但是緊接著,開始談錢,李光潔飾演的曹立新嘴上依舊是玩笑話,但是本金、利息都要談好。他了解光明縣的現狀,所以利息暫緩,但是本金他一點也不讓,最後提出用醫院做現金池按揭還款,梅曉歌除了答應也沒有別的辦法。

在這場戲裡,胡歌的演技就是精髓,他開玩笑的時候從容大方,笑容滿面,但是談及光明縣的問題,胡歌的臉上是尷尬和無奈。

身為縣長要去別的縣低頭借錢,是個人也會覺得面子上過不去,這一層收斂笑容的尷尬是點睛之筆。

而當銀行的人談到利息的時候,胡歌面色更難了,目前光明縣的現狀就是連本金能不能還上都成問題,即便是銀行的利息標準,對光明縣來說也是重擔。

此時,胡歌的滿面愁容,也演出了他作為縣長的壓力。

除了胡歌之外,演員尤勇智的戲也是一絕。劇中他飾演的老邱是個刺頭兒,拆遷的時候他渾身反骨,工廠的問題也是他一個舉報電話搞出來的。

延伸閱讀  看了張譯這20個細節,我才明白他為何這麼受歡迎

喬書記是日防夜防,守著他就怕他鬧事,結果還是沒守住。

在老邱和喬書記大早上下象棋的那場戲裡,兩人是一來一回的博弈。剛開始是喬書記佔優勢,但沒想到老邱換了套路,殺了喬書記一個措手不及。

在棋局上是如此,在工廠問題上也是如此。喬書記防住了老邱的今天和明天,但是沒防住老邱的昨天和前天。

早在喬書記下象棋之前,老邱的舉報電話就已經打到了市裡。這一通電話的結果就是很多工廠都要關門整改,很多人就業都會受到影響。

在這段戲裡,尤勇智可謂是每一秒都是戲,剛開始的他低調下棋,但是到了關鍵時刻,他則隔著眼鏡抬眼看這喬書記,就這個眼神一下就把老邱身上老頑童的形象詮釋到位了。

當喬書記得知老邱早就打過舉報電話的時候,整個人都頹了。

可再看尤勇智的表情,得意、自信,他不覺得自己的舉報是在惹麻煩,相反,他認為自己這是正義之舉,是在替廠房邊的居民考慮。

老邱的確是讓基層領導的工作更難做了,但不得不說尤勇智的塑造讓老邱這個有些難搞的角色也可愛了幾分。

男三配女二,再好的劇情也頂不住

《縣委大院》裡的優秀戲骨太多,觀眾根本應接不暇,但越是實力派演員的陣容,也容易產生對比。相比於胡歌、尤勇智等人的精彩表現,這部劇裡還真就有拖後腿的演員。

有網友直言“黃磊配劉濤,孔笙也求饒”,而正如網友所言,黃磊和劉濤作為劇中的男三、女二,在演技上的確沒有其他人從容真實。

劇中的劉濤永遠都不在劇情狀態裡,要不就是神情嚴肅,要不就是詭異地笑,對角色的處理和劇情有些明顯的割裂感。

比如在她飾演的李唐看到梅曉歌在動員大會上鞠躬的視頻時,劉濤就露出特別慈祥的笑容。

延伸閱讀  《狐妖小紅娘》路透:陳都靈麻花辮宛如精靈,郭曉婷藍衣可颯可甜

單看這場戲,觀眾甚至無法判斷兩人的關係,這種慈愛的表情不像是對新領導的認可、讚許,更像是來自老母親的關懷。但是從劇情來說,劉濤的這段表演不該有這種感覺。

同樣不在狀態的還有黃磊,劇中他飾演的呂青山書記是一個做事嚴謹認真的領導幹部。但是黃磊總是眼神飄忽,沒有任何區別的皺眉掉臉,給觀眾的感覺就是他在模仿一個基層幹部嚴肅正經的形象,而不是塑造一個角色。

在老邱鬧事的時候,呂書記跟著齊書記一起登門了解情況。一進門,王驍飾演的齊勝利已經和老邱眼神交匯,準備對手戲了。但黃磊在一旁眼神飄忽,目視前方,和劇中的其他人注意力都不在一個地方。

等到老邱和齊勝利你一言我一語的拉扯時,他在旁邊一直低頭看文件,咱就是說,你都上門拜訪了,你還看什麼文件啊?這傢伙在旁邊一副裝腔作勢的樣子,到底是了解情況、聽取訴求來的,還是辦公室坐累了換了個地方看文件?

黃磊的表演幾乎游離在戲外,而當他專注的時候,觀眾還是覺得齣戲。在工廠出問題之後,一大堆的領導幹部都出現在了工廠,這段情節的確需要小小的傷感一下,可胡歌、吳越的表情都拿捏地剛剛好。

可鏡頭對準黃磊,他吊著三角眼,緊緊皺著眉,癟著嘴臉拉了老長。其他人的戲是落寞、自責,黃磊的戲卻看不出角色的情緒。如果非要給他這個表情貼上形容詞,我覺得更像是視死如歸。

很顯然,不論是黃磊還是劉濤在表演上都出現了一個問題就是技巧套路太重。嚴肅就是皺眉,認可就是微笑,但是殊不知不同的劇情需要的是不同層次的表演。

就像胡歌飾演的梅曉歌,與老友交談時的笑是輕鬆打趣,面對老邱刁難的時候,他的笑是作為領導的格局,作為乾部的親和,而在應付自己的上級是他的笑又有著明顯的收斂和拘謹。

笑有很多層,嚴肅也很多層,但是黃磊和劉濤的戲永遠只有一層。戲對了,表演就對了,戲不對,兩人不是用力過猛,就是浮於表面。

如今看來,觀眾吐槽黃磊和劉濤的表演,孔笙也頂不住不是苛刻,而是兩人戲真的很勸退,要不是其他演員的戲足夠精彩,觀眾根本不會選擇快進跳過,會直接選擇棄劇。

《縣委大院》還在熱播,從質感來講這部劇的優勢突出。演員的塑造除了劉濤和黃磊的不在狀態之外,都會出彩。而作為觀眾還是希望國產劇在選角的時候不要一味追求演員身上的標籤。

黃磊、劉濤的確有很高的國名度,也在實力派演員行列裡,但是兩人這些年的戲都有同質化嚴重,演技刻板的問題。這些問題在和一種實力派演員放在一起的時候,只會更明顯地拖整部劇的後退。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