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楊凡他拍過的明星,都成了影帝影后


1988年電影版《流金歲月》上映,預告片中用了“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這句詩詞,作為電影宣導語,電影公司的人建議刪掉此句,因為年輕人看不懂。

他嚇了一跳“連杜甫《春望》都不知,難怪看不懂我的電影。”

如果說徐克是鬼才,那麼楊凡可以稱為妖才。

01

楊凡有一雙善於發現美的眼睛。

他曾為林青霞、張國榮等巨星拍攝照片。而與這些巨星的往事,也都被這些照片所記錄。

那時,紅遍兩岸三地的當紅台灣女歌手甄妮偶然間看到了楊凡的攝影作品,一眼相中。便自己打聽到楊凡,打電話去邀請他為自己拍照。

沒想到楊凡接到電話的第一句話便是:“誒,我很貴哦”。

拍這張照片時,楊凡嫌棄甄妮背後的肉太多。這樣的驕傲不遜,使人們對他的評價總有著複雜的情緒。

有人稱他為“妙人”,在恭維諂媚中,還夾帶些冷不丁的羨慕嫉妒,底下摻雜的是寵著玩般陪說些俏皮話。

1992年,張國榮開口,請楊凡為自己拍下一張黑白照片。

當時,楊凡和張國榮在半島酒店下午茶,順道送出自己的作品《美麗傳奇》,當時張國榮笑說,“沒有我,此書怎可稱為《美麗傳奇》?”

於是,兩人即興去了旭和道一間影樓,拍下了這張照片。

但可惜是,張國榮從未看過這張照片,直到2003年去世,《時代周刊》為悼念文章找到楊凡,楊凡將底片給了他們,這張照片才第一次被沖洗出來。

2011年,楊凡將這張照片沖印了4張,一張贈予張國榮家人,一張贈給釜山電影節,一張捐贈慈善拍賣,還有一張自留。

2016年,那張自留的張國榮黑白寫真“美麗傳奇”,被楊凡送上了藝術品拍場,當年5月在北京拍出,從3萬元網民幣起拍,最後以14萬元網民幣成交,

說起自己的藝術審美,楊凡從不謙虛。

多年後,楊凡回憶自己當年拍攝的張國榮等人照片,他表示:“我承認自己是有些攝影天份,其他攝影師未必捕捉到我鏡頭下的明星美態。”

02

這種“審美天份”,也延展到楊凡的電影裡。

在《美少年之戀》劇本之前,導演楊凡寫過一個大約三萬字的中篇小說《中南灣》,小說裡的男主角Sam被形容得很像劉德華。

延伸閱讀  五位“極醜”卻吃到“天鵝肉”的男星,王祖藍不算啥,看到他時已無語

楊凡覺得,Sam的形像不一定像劉德華,但必須有若即若離、撲朔迷離的氣質。他乾兒子告訴他,有個從美國回來的年輕人,最適合演Sam。

楊凡在雜誌上看到一則時裝廣告,覺得廣告中的男孩有他小說中Sam的氣質。後來,他在地鐵站的大廣告上又看到他,更加深信這個男孩屬於大銀幕。

“他陽剛氣質中的純真脆弱,足以令他周圍的每一個人眼睛破裂。”

1997年,吳彥祖趁著畢業旅行來到香港,準備觀看香港回歸,因為在第一站日本花光了旅費,做起了平面模特。

楊凡籌備拍《美少年之戀》的時候,在麻將桌上,拿了一張穿警察制服少年的照片給林青霞看。林青霞要楊凡馬上錄用,那位少年就是吳彥祖。

之前,楊凡已經試過很多演員,見了吳彥祖後,沒有讓他試鏡,直接開拍。

剛開始,吳彥祖沒有答應。楊凡不斷地打電話鼓勵他,“做得不好,也不怪你,試試看吧。”

當時的吳彥祖還不太會講中文,對白全是事先錄好,他再對著錄音機死記硬背。戲拍完,張艾嘉提議吳彥祖的聲音找人重新配,楊凡覺得吳彥祖聲音有種說不出的真摯,最終保留了下來。

“吳彥祖是一個很有感覺的青年,他為人胸無城府就是最可貴的資本。”楊凡說。

《美少年之戀》如今是經典,當年卻是票房毒藥。片中林青霞的旁白極美,但當時仍有觀眾質問他“需要那麼多旁白嗎”?

但片子被柏林電影節看中,成了電影節的寵兒,也成就了第一代國民老公吳彥祖。

有網友總結,如果《美少年之戀》是看吳彥祖怎麼把直男掰彎;那麼楊凡的這部《遊園驚夢》,就是看吳彥祖怎麼把彎女掰直的。

03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2001年,楊凡導演受到《牡丹亭》這個閨怨故事的啟發,自編自導了電影《遊園驚夢》。

這部《遊園驚夢》,成為了林青霞、王祖賢合作的最後一部電影作品。也讓事業低潮底的宮澤理惠打了個翻身仗,還拿到了一個國際影后。

大概是為了回報楊凡的賞識之恩,他在《遊園驚夢》裡奉上了古典範十足的沐浴動圖,令榮蘭血脈賁張,也讓觀眾心跳加速久久難忘。

但對於楊凡獨有的細膩含蓄的個人美學,買賬的觀眾好像並不多。

枉費了楊凡把紫檀家具、瓷器水晶、古玩擺設,從香港運了44箱到蘇州,片中的仇英名畫、蒂凡尼座燈,都是真身上陣,還從蘇富比借來翡翠鑽石首飾,“務求六朝金粉,頹廢華麗”。

每一部楊凡拍攝的電影,評論區中絕對會有“楊凡不會拍電影”的論調。

楊導的作品,喜歡的特別喜歡,不喜的尤為不喜。

延伸閱讀  美國女星失踪5日陳屍山區老公哀痛證實「心都碎了」

作為最多改編亦舒作品的導演,楊凡當年拍完《玫瑰的故事》,蔡瀾告訴楊凡,亦舒看完哭了,楊凡以為是感動得不得了,蔡瀾說:“不,她被你改編得體無完膚而氣哭了。”

但影評人的評價更刺耳一些,“作為專業攝影師出身的楊凡,以前拍出來的電影手法粗糙,技巧粗枝大葉。

對於這些指責,楊凡自己也是大方承認,“我的一生散漫不羈,零亂不堪,組織能力一如影評所批評的我的電影劇本。”

兩年之後電影改編版《流金歲月》公映,這是楊凡導為紀念自己創立的“花生映社”十五週年拍的電影。

28歲的鍾楚紅聯袂24歲的張曼玉,在楊凡導演的夢幻光影下重現亦舒《流金歲月》作品中的女主角:朱鎖鎖和蔣南孫。

2009年後,楊凡決定不再拍電影。他把這個決定告訴林青霞時,林青霞回答:“太好了!我以後不用替你擔心了。”

其實這並不是他的真情實感,在他的《楊凡時間》中寫道“我這麼愛電影,那電影有這麼愛我嗎,好像沒有誒。”

但今天看來,電影終究還是愛他的,也或者是他對電影的愛沒有白費。

04

《繼園台七號》之前,楊凡已十年沒有拍電影。

他說,怕辜負了那些畫。

放眼電影界,楊凡可能是唯一一位,靠賣畫來籌措資金拍戲的導演。

為了拍《玫瑰的故事》,楊凡出手了一幅文徵明山水手捲,那是一撫不可多得的珍品,1985年拿去蘇富比拍賣,破了中國畫的成交紀錄。

後來,為了籌集資金開拍《流金歲月》,把張大千的《桃源圖》送去拍賣,最終拍出187萬港幣,刷新了當時中國近現代書畫的拍賣紀錄。

楊凡說:“這些巨跡都化身成就了我某些不成氣候的電影。現在道出這些部分畫單,你就知道我不再拍戲的原因。”

年輕時當然也找過投資方,但對方不爽氣,楊凡就拂袖而去,“不想好像要飯一樣。”

《淚王子》之後,楊凡轉去寫小說。

《繼園台七號》就改編自他的三個短篇小說,裡面有這樣一句旁白:“那個年代,樸實中呈現著繁華,繁華中又帶著些真誠。實實在在,絕不炫耀,卻是一個永遠逝去的盛世。”

他一直很想拍一部關於異鄉人融入香港的電影,於是故事背景設定在1967年的香港,每一個畫面都是他對記憶中那個最華麗燦爛的香港的複原。

在這部獻給香港的情書中,除了精心雕琢過的畫面,更引人注意的是全明星的配音陣容。

動畫片裡的熟人聲音不少,都是楊凡導演的“親友團”:虞太太是張艾嘉,女兒是趙薇,路易伯爵是吳彥祖,妙玉是章小蕙,黑貓是曾美慧孜,沒有幾句台詞的梅太太管家是田壯壯,車上的扒手是許鞍華……

延伸閱讀  《慶餘年》戰豆豆:一介女流坐上皇位,為掩飾身份娶司理理為妻子

楊凡志於為舊香港這具木乃伊塗上香料,使其免於腐朽。就這樣,一封準備靜悄悄遞出的情書,變成了敘舊大合奏,送給舊香港,送給文學,送給電影的。

第76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楊凡自編自導的動畫電影《繼園台七號》獲得“最佳劇本獎”。

威尼斯頒獎典禮上,楊凡說,“有人批評我的電影很drama,但我現在拿獎了!”

楊凡說“我愛電影,但電影愛我嗎?不管電影愛不愛我,我愛電影。於是我勇敢的寫,把這一生的情信拿出來與眾分享,希望這段看似纏綿卻無可厚非的愛情,仍然真摯。對不起,別誤會,是與電影戀愛的一生。”

想來,楊凡導演的魔力正在於此,縱觀其驚鴻一瞥的創作生涯,瑰麗絢爛,雲波詭譎,彷彿一座巨大的夢境熔爐。

如今,在這個失去了造夢的時代,恐怕再難看到如夢如幻的世界觀景。

楊凡重拾舊夢,少年意氣,是他回不去的日子,是一代人熱忱的影像記憶,也是每個人不可避免要走向的宿命。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