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打小报告的人,我从小打到大



在我的学生时代,总会有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神奇现象。那就是老师总能莫名其妙知道一些班里的秘闻、了解学生之间的暗语。比如他们能知道班里学习委员小王和班长小李正陷入蜜恋,到了拉手环节;知道你同桌又带了黄色文学与同学品鉴;知道你骗家长补课,拿了钱下学不回家,冲进黑网吧就一顿傻玩;甚至知道班里所有同学的绰号,以及班里各种小团体的势力分布。

打小报告的人,我从小打到大 1

图片来源:Flickr

当时的自己怎么也想不明白,这老师又不是FBI,怎么能对我们的生活和行踪了如指掌呢?

直到有一年过年,我问了上大学的哥哥才知道,原来是他妈同学之中出现“内鬼”打小报告了。

多年以后,当公司里一个小群成员,被老板发现、打压、扑杀的时候;我回想起了当时哥哥手舞足蹈地对我说的话,意识到小时候的“内鬼”果真和我一起长大了。

打小报告的人,我从小打到大 2

小报告不等同于举报,特指出于不当动机,背地里向上级反映别人所谓缺点或错误的书信以及口头汇报。而它的具体操作形式,也分为告密与释义举报两种。

告密,就是将他人的私人事务不正当地变成公共信息;而所谓释义举报,指的就是从他人的言论和文字中揣测对方的用意,自我解读为阴谋用意,并添油加醋地向上级汇报,造成信息差异,以此达到自己的目的。

在学生时代的小报告,可能是你不好好听讲、带违禁物品来学校,顶多挨顿臭骂;而在职场,小报告的存在事关利益,每一个思想动态都关乎成本,因此,人们在职场中对小报告态度变得激烈。

打小报告的人,我从小打到大 3

在赛博领域,随便打开一个App或是登录一个社区,搜索“打小报告”这四个字,就能进入职场世界的下水道,感受到人民群众对这件事的厌恶。

比如,职人树洞脉脉里一位字节跳动的员工吐槽小报告的帖子,就吸引了不少人注意。但有趣的是:绝大多数留言者都建议帖主殴打打小报告的。

打小报告的人,我从小打到大 4

图片来源:脉脉App

在豆瓣“上班这件事”小组,你可以更加清晰而准确地从里面260则劳动者血泪故事贴中,理解打小报告这件事在职场中的广度与深度,理解劳动者对打小报告的仇恨。

在一个故事中,某位职场可怜虫讲述了自己遭遇职场KGB窥伺的怪诞经历:她说在办公室总有一位似猫似狗又似人的工友有事无事就会漫步在每一位同事的身后,常会冷不丁地故作亲密地凑过来、贴近你,用他狡黠的小眼偷瞄着自己的屏幕;问一些“干嘛呢”“吃了吗”之类的废话,并默默地把人们微信界面的各种细节记录下来,汇报老板。

甚至这种方式连贴上防偷窥膜之后,也不能阻挡“职场KGB”的偷看——在一次快乐午餐之后,她曾经亲眼目睹了这位员工翻看自己电脑的画面。

打小报告的人,我从小打到大 5

图片来源:豆瓣App

而对于更多年轻职场人来说,小报告不但成为了一种落后的象征,更成为了在言语中被解构的制度。

因此,过去领导试图利用互相监督、检举这种鼓励小报告的方式施行的低成本管理,如今已经变得不太灵光。至少,这在我们能看得见的地方是如此。

打小报告的人,我从小打到大 6

图片来源:微博

现在,甭管是大厂还是小企基层们在打小报告这件事上跨越了年龄、身份和地域,达成了战略共识,形成了显学——打小报告的都该死。

网络上公开攻击打小报告者的言语创新,从诅咒对方命运到抽象话辱骂层出不穷。但这种愤怒有时并不仅仅是说说而已,甚至会酿成惨剧。在中国台湾地区,就有一位35岁的纪姓男子因有嫌疑打小报告,被同事用水果刀连刺数刀死亡。

打小报告的人,我从小打到大 7

图片来源:华视新闻

劳动者对打小报告叫苦不迭,但一些领导却乐在其中。

在脉脉里,一位身居高位的职场人把打小报告当作自己的耳朵,是掌握基层舆情的法宝,是对下属忠诚度考验的试金石。

这套逻辑简单来说,就是好人不怕小报告。如果不能为革命事业受屈,那就一定是心里有鬼。因此,职场人要相信公司至高尊严的神圣、相信他明察秋毫、相信他是智者、相信领导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当然,至于小报告会给自己的职员造成多少困扰,是否会造成伤害,这位领导是没有说的。

打小报告的人,我从小打到大 8

图片来源:脉脉App

这种看法,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在中国早熟的中央集权制度中,打小报告本来就是从帝王监察举报机制的赘生物,是他们的好帮手。

比如宋朝那个写《梦溪笔谈》的沈括在游长安古宫的时候,看见了一块红色的大石头。作为一个什么都懂的人,他马上意识到这就是《周礼》记载的肺石。它是周朝举报制度的证明,是上访的雏形,其目的在于“使百姓冤屈达于上”。

但随着时间推移,肺石的作用被商鞅写进了国法,从此不但被历朝历代的统治者变成了工具,更被加持上了忠心、正义和道德的光环;而这种认知也被转化到当下职场中,更变成了一些领导们掌控全局的战术。

比如,他们会像古代帝王政治斗争时利用的那些技巧,把自己讨厌的人赶出公司。会将那些道听途说、真伪难辨甚至是私密的信息进行加工、修饰,再公之于众,并不断渲染强化群体印象。

在这些人的话术里,和你身边朝夕相处、天天一起拼单买奶茶的倒霉蛋,就批倒批臭了,变成一个从品行到能力都不太灵光的坏人。

打小报告的人,我从小打到大 9

图片来源:Zdic

在网络田野调查过程里读过数百则告密贴之后,你会明确感知到越缺乏完善制度的小公司,在鼓励小报告或是安插职场特工的现象就越盛行、越怪异。

他们会把安插的眼线视为亲信,把这种行为视为投名状。这种病态式的窥探欲,即源自想通过“读心术”对员工进行低管理成本的渴求,也出于对掌控一切权力的欲望。

尽管不少打小报告的人会将自己的行为美其名曰“职场吹哨人”,但事实上他们的窥屏并把私人谈话上报的行为,与吹哨人的定义半点儿关系,而是几乎等同于告密的习惯。

道德发展理论中指出,打小报告的行为在13岁以下的儿童里最为常见。这个时期的儿童对个体原则的认知并不明确,因此会用这种行为来证明自己的好,进而讨好权威并拉近关系。从这个角度来看,每一个热衷打小报告的人的心智发展都停留在了儿童时代。

老板的欲望和打小报告者的投机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闭环,打造了职场小报告风景线;它们与群众的愤懑一起充实了无数专精于职场新媒体账号的选题库。

因此,无论是文章还是短视频,那些教你如何识破职场小报告者或是如何对小报告进行接化发的内容,流量指数都很OK。

打小报告的人,我从小打到大 10

图片来源:抖音

更黑色幽默的是,在互联网的防范与抱怨之外,还有人把打小报告视作晋升的手段。

他们在各大信息洋流汇聚的论坛,提出问题,希望有人答疑解惑,好给自己的职场大招点上点。

打小报告的人,我从小打到大 11

图片来源:知乎

人类对小报告这种告密行为有着天然的恐惧,因为这种攻击像是走夜路时的背后一刀,充满着不可知的诡异。因此在传统道德观念里,它等同于恶毒的背叛,是最被唾弃的恶行。

尽管从生物学来说,鼓励打小报告的领导与热衷交流邻里八卦的大爷大妈吃瓜群众没什么区别,都是一种满足自己社会性大脑的本能行为。但当一个职场环境充满着小报告气息之后,同事关系也就从不说话开始走向崩溃了。

打小报告的人,我从小打到大 12

在但丁《神曲》中,地狱最深的第九层关着犯有背叛之罪(出卖家人、客人、恩人、祖国)的人,这些罪恶深重的人被冰封、被恶魔撕咬。

图片来源:Google

对于大部分劳动者来说,打小报告是对隐私的侵犯,是不道德的工贼行为,就该死。而对那些小部分人来说,打小报告则是一种职场战术,没什么大不了。

你嘲笑它的不堪与卑劣,他嘲笑你的迂腐和极端。双方谁也不肯相让,都觉得自己是架海金梁,终能改变潮头的方向。但却不知道,真正能做决定的人永远游离于争论之外。

如果你细心翻看新闻就会发现,现在的小报告早已被科技赋能,从员工的简历更新表现出的离职意向到电脑工作状态监控。每一个领导可以轻松、准确而冷静地全方位观测每个在工位里的人。

而在这一刻,那些热衷打小报告的人,或许会因即将被替代而感到一丝寒意。

打小报告的人,我从小打到大 13

打小报告的人,我从小打到大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