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網絡磁盤資源被其他人清空,用戶起訴操作員以恢復數據,但被拒絕



由於手機號碼的更改和其他原因,李先生的在線磁盤數據被其他人清空。 為此,他起訴法院,要求操作員恢復其在線磁盤帳戶中的原始數據並賠償500元的損失。 聽完後,海淀法院駁回了李先生的所有主張。

簡單的介紹

李先生於2011年申請了一個在線磁盤帳戶,並綁定了138個手機號碼,該電話號碼於2016年被取消。多年來,它一直使用帳戶和密碼登錄到網絡磁盤。 如果您忘記了密碼而需要找回密碼,可以通過電子郵件找回。 因此,綁定到網絡磁盤的手機號碼尚未修改。 李先生說,去年,他的舊電話號碼被通訊公司重新啟用。 當前所有者通過SMS驗證登錄到其網絡磁盤,並清空了該網絡磁盤上的所有文件,從而導致個人信息(例如其身份證照片,學習文件和工作信息)洩漏。 李先生還說,經詢問,另一方承認他已操作了該帳戶,清空了所有數據,並下載並保存了他的個人隱私信息。 事件發生後,李先生通過在線磁盤應用程序報告了此問題,但沒有解決,因此他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在線磁盤運營商恢復在線磁盤數據並賠償損失。

運營商表示,雙方處於網絡服務合同關係中。 該公司僅向用戶提供信息存儲空間。 公司不會修改或刪除用戶在存儲空間中傳輸的數據。 李先生的網絡磁盤被外部人刪除並清空,沒有證據證明李先生的隱私權受到侵犯,因此他要求法院駁回李先生的所有主張。

法院審理

庭審後,法院認為李先生在其在線磁盤帳戶中的隱私權,雙方在法院聽證後同意,帳戶信息和存儲的數據均屬於李先生的隱私,法院對此不反對。這個。 李先生以該網絡磁盤運營商侵犯其隱私權為由提起訴訟,他需要提供證據證明該運營商的侵權具有四個要素,即侵權,過錯,損害後果和因果關係。

一方面,儘管李先生聲稱在線磁盤操作員的系統和系統中存在漏洞,導致第三人未經授權登錄到他的帳戶,但得知他的帳戶信息,保存和刪除了所存儲的數據,侵犯了他的隱私權,但審判只能確認最初綁定到李先生的手機號碼確實在2019年12月登錄。李先生未能提供足夠的證據證明登錄者對李先生的帳戶信息進行了哪些操作和存儲的數據。

另一方面,網絡磁盤運營商聲稱138號最初與李先生的手機號碼綁定。 在2019年12月登錄時,系統無法將其識別為非法登錄,這符合常識。

此外,在2016年至2019年的三年期間,李先生沒有申請修改綁定的手機號碼,也沒有在賬戶保管方面履行審慎的職責。 總而言之,李先生聲稱網絡磁盤運營商有侵權行為是沒有道理的,並且網絡磁盤運營商聲稱恢復原始數據在技術上是不可能的。 李先生要求網絡磁盤運營商承擔侵權責任。 沒有法律依據,他也不支持。 最後,法院駁回了李先生的所有主張。

判決宣告成立後,雙方均未提出上訴,該判決已生效。

法官解釋

《民法典》首次界定了隱私權,並明確了隱私權的保護概念和範圍,表明國家十分重視隱私權的保護。 自然人的私人生活的寧靜以及不願為他人所知的私人空間,私人活動和私人信息屬於隱私類別。 其中,私有空間是指私有控制的空間,不僅包括有形的物理空間,還包括虛擬空間,例如個人郵箱,個人日記和各種社交網絡軟件。 自然人不希望披露對社會利益無害且不違反法律的所有信息。 它屬於個人隱私。 自然人有權侵犯其隱私。

結合這種情況,網絡運營商有義務監督和保護用戶的隱私。 網絡運營商應建立用戶信息安全壁壘,不斷升級和維護系統,並在技術上加大對用戶隱私的保護; 此外,網絡運營商還需要加強網絡監控,以有效防止他人從源頭上侵犯網絡用戶的隱私。

隱私權受到侵犯時,權利人可以先要求公證人進行公證,也可以自己拍攝照片或錄像來確定相應的證據,並由他人保存侵權事實和程序。 接下來,權利人可以直接要求侵權人請求停止侵權,清除障礙物等,要求其不非法收集和使用權利人的個人隱私事務,或起訴法院要求對其進行保護。自己的合法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