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暴風影音官網宕機數日 輝煌不再的暴風已千瘡百孔



最近半年,暴風集團一直風波不斷,繼實控人馮鑫被批捕、公司高管全部離職且面臨退市風險後,11月23日,又有網友反應,暴風旗下的王牌產品暴風影音無法正常使用,更為嚴峻的是,該部門還存在人員流失嚴重的情況。

據記者調查,兩個月前暴風影音App進行了一次更新,但自從蘋果升級IOS13後,類似“軟件經常出現閃退的情況,本地視頻播放卡頓,用戶體驗差”的言論便充斥在App store評論中,暴風影音的整體評分也跌至3.9。截至發稿,暴風影音移動端與PC端仍無法正常使用。

這意味著,曾紅極一時的暴風影音至少宕機四日,正在下坡路上疾馳。而暴風集團的風光也早已不再,正如經濟學家宋清輝所言,如它的名字一樣,作為一代人的“青春記憶”,暴風集團在暴風中迅速崛起,又在暴風中逐漸衰敗。

暴風影音宕機數日,官方微博近五個月未更新

近日有網友反映,暴風影音移動端和PC端均無法正常使用。藍鯨TMT記者測試發現,其App端顯示“數據異常,請稍候重試”,PC端則在打開後出現亂碼,均無法正常觀看視頻。截至發稿,暴風影音雙端仍未恢復正常。

1.jpg

(暴風影音網頁及App顯示頁面)

此前,網上流傳著某職場社交App的截圖,自稱是暴風開發部門的員工求助同事,稱開發部門僅剩一人,自己是否要離職。記者就此事向暴風相關人士求證,截至發稿,對方尚未回應。

據記者調查,兩個月前暴風影音App進行了一次更新,主要調整為增加青少年模式,未成年用戶需在監護人確認下使用軟件。但自從蘋果升級IOS13後,類似“軟件經常出現閃退的情況,本地視頻播放卡頓,用戶體驗差”的言論充斥在App store評論中,暴風影音評分也跌至3.9。

而暴風旗下所有關聯微博,在6月發布”暴16”播放器後均停止更新,暴風影音官方微博為慶祝新播放器上線進行抽獎,中獎用戶對藍鯨TMT記者表示,截至目前仍未收到獎品。

回顧暴風影音上線之初,其因其可兼容大部分音視頻格式備受追捧,當文件不能播放時,點擊屏幕右上角的“播”,可以切換視頻解碼器和音頻解碼器,會切換視頻的最佳三種解碼方式。有網友評論稱,在PC時代,暴風影音是裝機必備軟件,是很多80後、90後的青春記憶。

“那時候優愛騰、搜狐視頻都沒有創立,暴風影音的隕落,真是感慨萬千”。一位網友向記者嘆息,當時大家通過迅雷、電驢下載電源,然後用暴風影音來播放。最高時暴風影音曾擁有國內70%的視頻軟件市場份額。

彼時,以PC播放器“暴風影音”為核心業務的暴風科技於2015年在深交所創業板掛牌交易,發行價7.14元/股;僅用時40天,暴風共摘得36個漲停板,股價暴漲至327元/股,被業界稱為“創業板妖股”,這一記錄至今未被打破。

據當時媒體報導,2015年暴風集團登陸創業板時,上市兩個月,內部就誕生10個億萬富翁、31個千萬富翁和66個百萬富翁。

此後,暴風也高舉“生態”大旗,將業務拓展至影視、電視、秀場、VR、遊戲等領域,但暴風生態的各個環節發展大多不如預期,加上“生態”概念因樂視而遭資本摒棄,暴風也隨之陷入泥潭。

截止11月26日收盤,暴風的股價為3.67元/股,市值僅有12.09億元,與巔峰時期的400億市值相比,縮水高達97%。

2.jpg

實控人被捕、高管悉數辭職、存退市風險,暴風早已千瘡百孔

最近半年,歷經公司實控人被批捕、高管全部辭職、淨資產為負面臨退市風險的暴風,無疑已千瘡百孔。

今年7月28日,暴風集團實控人馮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採取強制措施相關事項尚待進一步調查。兩個月後,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發佈公告,上海市靜安區檢察院以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職務侵占罪對公司法定代表人馮鑫批准逮捕。

業內普遍認為,隨著集公司董事長、總經理、董事會秘書、最大股東於一身的馮鑫被批捕,其一手締造的暴風集團或將“大廈將傾”。

10月30日晚,暴風集團發佈公告,公司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9360.05萬元,同比下滑90.95%,淨利潤為-6.49億元,去年同期為-2.28億元,其中三季度虧損3.86億元。

暴風回應虧損原因稱:為資產減值做準備、訴訟賠償費用暴增、由於互聯網視頻、電視業務競爭加劇導致毛利率持續下降等。

財報同時顯示,暴風集團當期淨資產為-6.3億元,其賬上資金僅剩331.71萬元,總資產下滑至3.6億元,較上年末減少71.05%。該公司預測2019年淨利潤為負,主要原因係根據被投資公司、債權人經營情況計提商譽減值準備、長期股權投資減值準備、壞賬準備等,同時公司廣告業務收入不及預期。

若暴風集團2019年全年淨資產為負,其股票將被暫停上市。根據《創業板股票上市規則》,“最近一個年度的財務會計報告顯示,當年年末經審計淨資產為負,將觸發暫停上市機制”。按照退市規則,若此後一年仍不能扭轉淨資產為負的局面,將直接觸及退市。

相比這份財報,更吸引眼球的是暴風同時發布的另一公告:自2018年以來,暴風集團高管陸續流失,除已被批准逮捕在獄中履職的總經理馮鑫外,公司高級管理人員已全部辭職。辭職的高管包括公司副總經理張鵬宇、首席財務官張麗娜、證券事務代表於兆輝,以及協助信披事務的證券事務代表。

深交所隨即於10月31日下發關注函,要求暴風集團盡快聘任相關高管,確保公司經營穩定,能夠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事實上,早在2018年,暴風集團出現業績下滑、股東減持問題時,公司高管就已相繼離職。

從暴風集團近期發布的公告來看,該公司主營業務收入急劇下滑,應收賬款回收困難。業內認為,當前暴風集團資金緊張、債務重,暴風正常運轉難以維持,“逆風翻盤”的可能性很小。

據了解,暴風高額虧損的背後,是公司股東的股權質押危機,實控人馮鑫幾乎將自己所持公司股票全部質押。據東財公司提供的數據,馮鑫累計質押6705.11萬股,占公司總股份的20.35%。

天眼查公佈的信息顯示,暴風集團十大股東中,前六大股東都存在股權質押風險,大股東馮鑫、二股東天津瑞豐利永企業管理合夥企業、四股東天津眾翔宏泰企業管理合夥企業都有被執行風險。從風險等級方面看,公司在失信被執行人、被執行人方面都處於高風險。

對於暴風集團面臨的危機,華訊投資相關人士對記者表示;“二級市場股價,漲不言頂,跌不言底;對於上市公司而言,一念天堂,一念地獄,長期來看,不肯腳踏實地,只會講故事的公司終將被淘汰。”

華訊投資相關人士認為,對於上市公司而言,公司董事長出事會引發連帶的經營危機,公司股價跌停並不為過。昔日,公司經營不佳還可以通過併購重組實現重生,而再註冊制推行後,像暴風一樣的問題公司只會被資本市場唾棄。

借用經濟學家宋清輝的評價,如它的名字一樣,暴風集團在暴風中迅速崛起,又在暴風中逐漸衰敗。